分享到:

关注文学理论的自觉性

《文学原理》,董学文、张永刚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强调理论的自觉性,是伴随八十年代以来文学理论建设始终的理论追求。二十多年来,文学理论的建设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成就之一体现在二十多年来大量文学理论、文学原理著作的撰述、出版方面。所有这些文学理论上的建设都带有强烈的理论自觉性,也就是在建设理论的同时,注意审视理论建构过程中方法和依据,也都丰富了我们的理论视野。$$这本《文学原理》同样是这样一部因为注重理论建设的自觉性而丰富了我们的理论视野的著作。这部著作的导言和专列出来的第六章《文学的理论和方法》,都显示出著者对于理论自身的关注,或者说,是对于理论的反思。这种反思、审视的眼光贯彻在著作的始终。这种理论的自觉既是二十多年来文学理论发展脉络的延续,同时也是对我们当下的时代问题的新的回应。它既是对往昔理论建设中的成果的包容,也正视了既往的弱点和盲区。正如著者在著作中指出的那样,这部著作希望“让文学理论成为文学理论”,因此它注重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高教探索》2019年10期
高教探索

全球化视野下高校文学理论教学研究——评《文学理论教程》

文学理论是研究文学本质特征、发展规律和社会价值的重要学科,高校文学理论教学重在对文学理论的学科建设、基础概念、现象分析、规律应用以及文学实践等方面内容的教育教学,揭示文学不同形态的特征和价值,并在社会历史和文化语境中实现文学价值的最大化。从整体上看,文学理论教学是高校汉语言文学专业教学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童庆炳主编的《文学理论教程》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教学中的基础性课程教材,系统化地整合了文学理论研究中的重点难点问题,对文学理论的演变、结构、内容、发展和最新动态都有较为详备的介绍和论述,能够有效帮助学生架构起专业的文学理论知识框架,让文学理论课程的“教”与“学”能够更加系统化和专业化,《文学理论教程》一书共分为五编十六章,完整地论述了文学理论的性质形态、理论建设发展、文学活动、文学创造、文学作品、文学接受等重要问题e在每个章节的论述中,编者从教学的角度综合了文学理论发展中的经典论题和最新研究动态,帮助学生构建一个动态的、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学术动态》2001年04期
国际学术动态

文学理论的未来:中国与世界

早在”世纪,面对当时西方文学理论批评界的繁荣局面,曾有学者断言那是一个“批评的世纪”。实际上,就流派纷争、新的理论层出不穷、文学研究的疆界日益扩大和模糊等现象而言,20世纪才是真正的“批评的世纪”。到了20世纪最后的10年,全球化的浪潮席卷全世界,不少人甚至认为在当今这个高技术占统治地位的时代,文学已经死亡,理论就更加无人问津。而2000年7月29一31日在北京举行的“文学理论的未来:中国与世界”国际研讨会却又使文学理论再显辉煌。来自亚洲、北美、南美、欧洲和澳洲等地区的100余名文学理论家和文学研究者相聚北京,共同探讨全球化浪潮冲击下文学批评理论的未来前景,中国文学理论批评话语的建构以及中国的文学研究者与国际学术界的平等对话,20世纪中西方文论的历史回顾,文化研究与文化批评在中西方的不同形态,马克思主义与全球化理论,中西方比较文学的新进展,文学理论与文化研究的冲突与共融等理论课题。这是建国50多年来中国文学理论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术研究》2019年05期
学术研究

中国特色文学理论建构的历史经验

“中国特色文学理论建构的历史经验研究”这一课题名称本身,就意味着中国特色文学理论还没建构成功,有必要在新时代继续努力。要建构就要回顾历史,总结经验。因此,本课题内含的总体问题实际有两个:一是如何研究、总结中国特色文学理论建构的历史经验,二是如何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文学理论。前者是主要的研究对象,后者是延伸的研究对象。以下试从几个方面进行阐述。一、中国特色文学理论建构经验研究的总体问题和历史分期现代意义上的“文学理论”这个中文术语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风东渐后的产物。但这并不意味中国古代没有自己的文学理论或文学思想。从先秦开始,中国古代文学思想便在中国古代社会、文化、文学实践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形成了自己的思想和话语体系,完整、自足,符合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学创作的实际和需要。古代中国人按照自己的文学思想、话语体系,创作、评判文学作品和文学现象,也能得心应手,解决问题。如果让其自然发展,它也可能产生出现代意义上的文学理论。但晚清时...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英美大学文学理论课的兴起与发展

一、“纯真阅读”:文学理论课兴起之前的西方文学教育最初的西方文学教育脱胎于哲学教育中的经典阅读,其核心教学目标是正确理解原文含义。今天的西方哲学和西方文学课堂上,都会讲授《柏拉图》这类经典文本。而《柏拉图》这类文本,最初是作为哲学经典来讲授的,而当时哲学教育的重点在于理解字句的含义,乃至要考察每个词的词义和词源,[1]64以确保对经典文本理解无误。这种惯例,也延续到文学教育中。早期的文学教育,一直以理解词句的含义为教学重点。当时像《柏拉图》这类经典著作,大多用希腊语和拉丁语撰写,因此在英国大学中,文学教育主要是由翻译构成:教师讲解内容,学生则被要求能够将希腊语和拉丁语的原文准确无误地翻译为本地方言英语。后来,文学教育中逐渐出现了用英语撰写的文学作品,讲授此类作品无需翻译,翻译过程则变为解释原文含义。17世纪纯文学(Belles Lettres)在法国兴起,给西方文学教育带来了重大改变:此时的文学教育不仅要求学生能理解文学作品的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9年09期
文艺争鸣

文学理论:已有的和应有的

而今的文学理论,从中国到西方,充满上下求索之心,弥漫多方困惑之态。仅从新近出的中国学人和西方学人论著之名称,就可感受到这一求索和困惑。在西方译著可以看到:安德鲁·本尼特《文学的无知:理论后的文学理论》(2014)、莱斯利·菲德勒《文学是什么?》(2011),希利斯·米勒《文学死了吗》(2007)(1)……在中国论文中呈现出的:朱立元《当代中国文艺理论演进的研究与思考》(2018)、南帆《文学理论能够关注什么》(2017)、李春青《文学理论亟待突破的三个问题》(2018)……这一从东到西的求索之情和困惑之心由何而来?远近思来,无不与两大相互关联的转变有关:一是文学理论与文化整体的关系。在西方自20世纪50—60年代和在中国自20世纪80—90年代电视普及并与电影、大众图像、大众音乐结盟以来,电子文化进入文化主导地位;从90年代到新世纪网络、手机在世界普及,使电子文化在主导地位上跃向更高层级。从电视带动的电影和图像入主文化主位之后,...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