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史蒂文斯和无所不在的混沌

而相互关系在显现,$$像沙滩上的云影,$$像远山边的地形,$$小小的关系在展开。$$──《混沌鉴赏家》$$上面这首诗的作者美国诗人华莱士·史蒂文斯逝世于1955年,享年76岁。这位毕生忠于职守的开业律师,一直担任康涅狄克州哈特福德市一家保险公司的副董事长,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才接连获得美国三种主要诗歌奖:波林根奖(1950),全国图书奖(1951,1955)和普利策奖(1955)。而在他死后,其声望越来越高,被誉为“诗人的诗人”,“批评家的诗人”,并最终与艾兹拉·庞德、T·S·艾略特并驾齐驱,成为美国现代最重要的诗人。更有意思的是,他生前密切关注过的“混沌”研究的进展也成了20世纪后半叶数理科学方面所取得的最引人注目的成就之一。$$什么是混沌(Chaos)呢?它既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无知无识,也不是古人想象中的世界开辟前的状态。而是举世瞩目的一门新科学。其涵盖面广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几乎所有分支。混沌揭示了有序和无序的统一,确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外国语言文学研究》2008年01期
外国语言文学研究

《内心情人的最后独白》——史蒂文斯最终“情人”的一曲情歌

华莱士·史蒂文斯可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一。这是因为现代读者试图在文学中寻求一种对生活的诠释,或是一些可以指引他们生活的理念。这些理念在史蒂文斯的诗作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内心情人的最后独白》(以下简称《独白》)是史蒂文斯晚年的一首诗作。作者一生都思考着在一个没有神的世界生存的意义,而这首看似情歌的诗正是这种思考的积淀。“内心情人”是谁首先,“内心”二字(“interior”)暗示了这位情人是“自我”的一部分。要解释标题的这个隐喻,必须先了解史蒂文斯对“自我”的追求。沃尔顿·利兹(Walton Litz)在他关于史蒂文斯的书《内省的航行者》(Introspective Voyager)中,把史蒂文斯的诗歌生涯描述成一段寻找“自我”的航行——这种“自我”是孤独而内化的。这是一种依赖于纯诗的“自我”,这种“自我”因极度缺乏信仰而得到了自由。史蒂文斯十分关注自我与世界、自我与内心活动的关系,他认为这种自我可以给予世界秩序,并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文学》2019年01期
世界文学

华莱士·史蒂文斯书信选

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美国20世纪最主要的诗人之一,一生致力于探索“客观现实”与诗人心灵中的“想象现实”之间的融合。他的诗歌意象奇特,语言脱俗,逻辑时常跳跃或断裂,有时颇似诗人的“呓语”。史蒂文斯是性格相对内敛沉静、交游不广的诗人。他一生较少远行,除古巴之外,从未踏上国门之外的其他地方,出于对妻子意愿的尊重,他也很少敞开大门,邀请朋友到家中做客或小住;通信成为他保持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想象异域生活的重要方式。在史蒂文斯的创作生涯中,书信写作还起到阐发旧作的内涵,激发新诗灵感的作用。他的诗学、哲学和美学观念都曾在自己的信件里留下演变的轨迹。这些都保留在了史蒂文斯的女儿霍莉编选的《华莱士·史蒂文斯书信集》(1966年纽约克诺普夫出版社出版)中。这部书信集收录了史蒂文斯从少年时代一直到病逝前夕所写的日记和书信(以书信为主,大都不属于公务信函)。其中有数十封是他追求艾尔西·莫尔(Elsie...  (本文共33页) 阅读全文>>

《诗林》2019年03期
诗林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歌新译

华莱士·史蒂文斯,美国诗人,有“诗人中的诗人”或“批评家的诗人”之称,其诗富于形而上的思考,力求以审美代替信仰缺失留下的巨大空白。史蒂文斯也是一位重要的诗学家,其文论犀利深刻,且充满诗人天然的敏感性,往往于不经意处透出智慧的洞见。他的思考始终围绕真实与想象的关系这一诗学命题,认为一种官能的想象力反射着创造原则,因此能够赋予万物以秩序,诗歌的功用就在于调和两者,使人性获得圆满。这大瀑布的孤独他对这斑驳的河从来没有两次同样的感觉,河一直在流,从来没有两次同样的方式,流过许多地方,仿佛它始终静止在一处,像湖一样固定,有野鸭们拍翅,弄皱它通常的倒影,思想一样的蒙纳德诺克山。那里似乎有一个没有说出的省略号。有如此多的真实根本不是真实。他想要一遍遍感觉同样的方式。他想要河继续以同样的方式流动,保持流动。他想在河边散步,在悬铃树下,在一轮牢牢钉住的月亮下面。他想要自己的心跳停止,让自己的心灵安歇在一个永恒的领悟中,没有野鸭也没有不是山的山,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林》2019年03期
《文教资料》2013年02期
文教资料

秩序的建构——华莱士·史蒂文斯诗歌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论解读

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常被人们誉为“诗人的诗人”或“批评家的诗人”,他的诗歌探索艺术想象与现实的关系,意象瑰丽怪异而富于形而上的思考,被称为哲学家诗人。史蒂文斯生活在混乱无序、信念丧失、道德沦丧的现代社会,深感艺术家创作的艰辛和使命的重大,他指出诗人的职责在于“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肩负起自己的使命,并努力为他们和他本人创作出他们在这种生活中所需要的诗歌”。在一个传统信仰几近崩溃的时代,史蒂文斯可以称得上那个时代创造新的信仰的人。史蒂文斯的许多诗歌所关注的主题是艺术(想象或诗歌)与现实的关系,他认为艺术应扎根于目前的现实生活,艺术作为一种创造,只有以现实为基础才具有客观的真实价值,“当想象不再忠于现实时就失去了活力”。在《论现代诗》(of modern poetry)中,史蒂文斯指出诗歌“必须是生活的,必须用当地的言谈,必须面对当时的男男女女”,这是马克思主义存在决定意识的体现。唯物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3年03期
文教资料

论华莱士·史蒂文斯诗歌中的“无”所体现的禅宗思想

华莱士·史蒂文斯的诗歌常常通过奇异瑰丽的意象探索想象与现实、混乱与秩序、在场与不在场等形而上的问题,被称为“哲学家诗人”。史蒂文斯在哈佛上大学的时候接触到了不少东方哲学和文化,他的许多诗体现了中国的禅宗思想。一、“无”的超越禅宗思想的核心是超越精神,超越是禅宗思想的本质,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又是从自然中分离出来的独立实体,人类向往与自然有同样的永恒性和无限性,向往与自然同一,然而生命现实与美好愿望并非一致,生命的短暂与时间的永恒、生命个体与宇宙整体的空间之间的矛盾是禅宗超越的目标,禅宗试图通过超越人与自然和宇宙的二元对立来消除人们内心的紧张、担忧和痛苦。J·希利斯·米勒指出史蒂文斯的诗歌表现了存在的无,“存在是一种弥散的力量,它本身不可见,而存在显现于所有事物中,存在并不是一个事物,它对人类表现为无,史蒂文斯晚期的诗歌的目标是表现作为事物根本的稍纵即逝的无,存在以无的形式出现导致了史蒂文斯诗歌的歧义性。”史蒂文斯晚期的诗歌取消了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