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平淡是福

记得好几年前就有中国的外国的名人大腕预言,21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当时便有不少人因此激动不已,也有不少人疾呼保持平常心。不过这21世纪的第1年一过,倒让许多人觉得这预言似乎成真,因为申奥成功、加入WTO、足球队世界杯出线等等,这些多少人多少年经过多少努力和期盼的东西,全凑在一起联袂而来,一举击破了中国那句“福无双至”的老话。$$相形之下,2001年的中国史学界却显得平淡无奇,好像对世纪更迭这样如此伟大的事件缺乏反应。其实,如果它不是如此平淡,而是接二连三地大爆冷门,引起全社会的关注,那或许成为大难临头的征兆(譬如批判《海瑞罢官》或评法批儒什么的)。不过平淡无奇倒并不一定意味着乏善可陈,就像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上个世纪20年代末法国《经济社会史年鉴》创刊之时,并没有多少人能预先估计到因它而起的年鉴派史学会对国际历史学术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反过来说,由于历史学家习惯于像观赏油画那样多退后几步才看得清楚,所以如果再过个几十上百年,他们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8年08期
长江丛刊

浅析历史人类学与文化整体观的整合路径

人类学和民族学我们都知道,它实际上是一门外来的学科,在中国,如果按最开始的时间算起的话,也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从短的角度讲,也有80多年的历史了。那么,在这期间,中国人类学界其实一直在寻找中国式的学术道路,从蔡元培到吴文藻再到我们现在很多从西方留学回来的学者,都在探讨这样的问题,从功能主义到结构主义,再到现在的符号象征体系,都有人在做,但是在这些理论背后,从中国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国度的一个国家出发,后来大家寻找了一条道路,即历史要和人类学结合起来。一、历史人类学与文化整体观结合的路径如何将历史人类学与文化整体观相结合,笔者提出了以下三条路径。第一个路径族际关系的引入。过去在谈整体观的时候,实际上都是空泛的,就如我们现在谈什么是整体,却无法解读什么是整体一样。当然,在历史学里面,都无法找到什么是整体一样。这样现象在人类学界也是如此,我们人类学界在谈整体的时候,从马林诺夫斯基算起,他倡导的田野调查和他倡导的结构功能主义,到现在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散文百家》2018年02期
散文百家

历史人类学及其在中国的发展

一、历史人类学的学科发展历史人类学的学科地位则是经美国年鉴学派确定的,其宗旨是利用文化人类学的理论体系,能够为历史学研究完善验证依据,在1930年的时候,吕·费福尔与马·布洛克则一同创建了《经济和社会史年鉴》,正式创建了一个和传统史学完全不一样的新史学流派——年鉴学派。随着时代的发展,历史人类学也逐渐完善,其最初的酝酿期是在公元1960年,这一年,社会人类学会议在爱丁堡举办,其讨论的主题是“历史与人类学”,在那个年代中,个别社会人类学者建议,将民族志的方法与历史学相结合。1970年,路易斯为应该社会人类组委会编撰了《历史学与社会人类学》专栏,把历史与人类学研究相统一,提出在地缘性社区研究的过程中,需要对地方政治权力的变化进行探讨与关注。笔者指出,根据学科性质进行分析,历史人类学属于人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也属于人类学和历史学的一个重要交叉学科。二、历史人类学在中国的研究及意义在中国,历史学家与人类学家对历史人类学科的界定存在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与自然》2016年12期
人与自然

翡翠的社会生命

人类学对克钦人的研究诞生了利奇(E.R.Leach)的“钟摆”模式以及斯科特(J.C.Scott)“拒绝文明”的理论,我想以我的研究来对上述观点做出回应。从人类学物的研究视角,我试图对明中期以来中缅之间克钦人的翡翠贸易做历史人类学考察,主要探讨基于一种特殊商品的贸易将产生一种怎样的社会关系。我从一个基本问题出发:出产于上缅甸克钦邦原本一种不起眼的石头在成为具有“文明”象征的贸易对象之后,当地人对此会怎样的认知,这种认知又怎样融入进当地人的“整体生活”。我以克钦邦的克钦人为主要考察对象,观察他们是如何以翡翠贸易为基础,构建出他们自己的生活世界。我把上缅甸克钦邦放入帝国向民族国家转换的历史进程中来考量,力图勾勒出克钦人通过翡翠贸易怎样型塑了区域—国家—世界的社会关系。具体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书文摘》2016年22期
读书文摘

《屠猫记》的历史人类学思考

的是:明明来的时候,是一马平川,怎么突然出现了石山?于是只好往回走了。由于青牛跑得太快,牛娃也从牛背上摔了下来……凌晨天麻亮,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元妙观旁边呢。而青牛正用耳朵贴着那块仙石,好像和它说话一样。牛娃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昨晚仙石化作一座石山档住了鬼子们的去路,到了白天又回归原位了。于是青牛又趴下身子让牛娃骑上,一路狂奔逃到河源。后来鬼子被赶出惠州。牛娃便再到元妙观附近放牛,每次放牛,青牛都要和仙石在一起说说话。再后来,鬼子第二次攻破惠州时,想起前一次的事,自然是起了疑心,经过他们推算:出现了石山的地方,就在元妙观附近。上次是神仙庇佑的结果。于是这一次他们偏偏先不进城,而是直接冲进元妙观杀了所有道士。见到元妙观里的墙上写有抗日标语,恼羞成怒,一怒之下便放火烧元妙观的房屋,于是熊熊大火像向天空泼洒了鲜血一般地吞噬着古城的夜……而在这时,城里的乡亲们正逃的逃,死的死。牛娃还是舍不得青牛,他没有马上逃,而是去看关在牛栏里的青牛,结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2016年11期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

从文化人类学到历史人类学

时间在流逝,历史是不能重复,历史文化却是随朝代更替、社会变迁不断发展着的,历史不仅仅属于古人,它也以遗迹、思想等各种形态方式影响着当今社会,影响着生活在新时代的每一个人。为了打破时域对人们了解历史和认识历史的限制,在史学研究中有必要借助文化人类学的研究理念及方法,这也是一个从文化人类学到历史人类学迁移、发展、变化的过程。一、文化人类学与历史人类学的区别联系从研究的对象及方法、理念来看,文化人类学与史学大不相同。但是在文化人类学的研究过程中包含着对人类民族文化研究的内容,而这些民族文化不是人为刻板规定,是在历史长河中积淀中产生,在民族在探索生存发展之道的过程中形成,就这一点而言,文化人类学从诞生开始就在关注着历史,所以文化人类学和历史人类学都注重对历史的探索,只是因为在不同的时代和学者对历史的解读侧重点有所差异,其实质都是运用各自的理念方法去解密那些过去的时代。在文化人类学中,其经典进化论者研究的历史是整体的人类文化史,并且认为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