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文人和科学家的对垒

写下这句话的赖辛巴赫是一位科班出身的哲学家而不是科学家。在爱因斯坦的《对批判的回答》这篇著名的文章里,他把赖辛巴赫和主张采用什么样的几何学仅仅是一种约定的庞加莱两人作为假想的一对论敌,写下了一串精彩的对话。爱因斯坦明白地表示不同意庞加莱的约定主义观点,而赞成赖辛巴赫和亥姆霍兹应当由物理学来检验几何学的适用性的观点。$$  应该说,科学理论里的确含有约定的成分,但科学理论不仅仅是一些约定。例如,初学者往往会以为,电学里的欧姆定律无非是把电压U与电流I的比例定义为电阻R的一种约定。我们说,是的,欧姆定律里确实包含了R=U/I的约定。但这一物理学定义是建筑在对一段导体两端的电压U同通过这段导体的电流I呈线性关系这一实验结果之上的。有了这个实验结果,才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把保持恒定的比例常数R定义为这段导体的电阻。欧姆定律的实质内容,正体现了这一并非来自约定,而是反映了某种物质性质的实验规律。进一步还可以思考:为什么要约定电阻R=U/I...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少儿国学》2019年07期
少儿国学

文人的“酸”气

酸甜苦辣咸等五味,本指人的味觉所感受到的不同味道,常引申指对事物的某种感觉。如“甜”是一种让人愉悦的味道,人们便用以指一些令人愉悦的感觉,像“甜言蜜语”“睡得香甜”“甜蜜生活”。“酸”也是如此。“酒酸”“醋酸”是味道,而“酸文假醋”“酸心”“酸风”则用的是引申义。这其中,“酸”有时用于文人身上,形容读书人的迂腐,寒酸。“酸”与文人挂上钩,大概是因为文人将多年训练习得的吟诵习惯带进生活中,显得与周围人有些不一样。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似乎就是这样典型的代表。穷困潦倒的孔乙己面对看热闹的孩子,便分给孩子们每人一颗茴香豆,不曾想孩子们吃完豆子还是不走,便伸开五指罩住碟子,摇着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那浓浓的酸气扑面而来,就更不用说他手指头蘸了酒教人茴字的四种写法了。除去这种语言和行为习惯上的酸,对于很多文人来说,穷几乎也是如影随形的。于是,穷酸也就成了文人的另一个标签。在旧社会,科举出仕是文人们将十年寒窗转化为经济效益的主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杭州(周刊)》2018年18期
杭州(周刊)

做文人还是做报人

记得有一次是在晓风书屋的分享会上,分享王燕的一本新书《丑丑的尘事》,王燕是当时杭州日报的副刊编辑。那天晚上,杭报副刊同仁几乎全部出动,这其中有退休的编辑、有已经换了工作岗位的编辑,也有已经离开杭报的编辑,等于是几代副刊人的一个小聚会。于是我在会上说了大概比较文人气的一段话,大意是:好朋友不一定能成为好同事,好同事也不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由此引出一个话题:做文人还是做报人呢?做报人是一种职业,而做文人是一种状态,一种生活和思想的状态。那一天莫小米老师说,她在采访做稿子的时候,全心全意地投入,一旦稿子做好,她跟采访者的关系基本也就嘎然而止了,而她说王燕就不一样,她即使稿子做好发掉之后,还会跟相关的当事人保持联系,比如有一位年过八旬的上海老奶奶,上过《倾听》版,现在王燕还会抽出时间去上海看望这位老奶奶,跟她聊最强调新闻属性的报纸,它为聊家常……对于这一点我是认同什么要有不太强调新闻的副刊的,我觉得一个编辑一定是功夫呢?了解过一点新闻史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音乐》2016年12期
北方音乐

评古琴曲《欸乃》中的文人情怀

一、古琴曲《堉乃》的曲义古琴曲《欸乃》,最早见于明代汪芝辑《西麓堂琴统》(1549年),亦有人称其为《渔歌》或《北渔歌》。古琴曲《欸乃》其曲义解释大多数都是依据唐人柳宗元的七言古诗《渔翁》,因此,也曾有人认为这首曲子是柳宗元所创作的。“欸乃”指的是摇橹之声亦或是船渔劳作之时的号子声,乐曲音调悠扬,清新隽永,以山水为意象抒发感情,乃是托迹渔樵,寄情山水烟霞,颐养至静的一首名曲。诗写“渔翁”,他放舟中流,一声“欸乃”,其悠闲自得的神态跃然纸上,而放眼一看,山水青绿,悦目怡神,心物交感,融合无间,达到了《使得西山宴游记》所说的“与万华冥合”的境界[1]。因为年代的久远,在众多的文章中叙述的关于欸乃的音义有着众多的区别。唐代大诗人柳宗元生活在那个是个相对重要的时代,押韵的七字句诗词成为了文人们创作的主要题材。这部《渔翁》七字古诗讲述的是唐代大诗人柳宗元被贬去永州司马时的作品。在这部七字古诗中蕴藏文人们所要表达的一种心中的寄托,正是这种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8年26期
青年记者

媒介变迁语境下晚清文人书写观念的转型

报刊媒介的兴起,对中国文人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它为文人书写引进了一种“新的尺度”,逐渐改变了晚清文人的传统书写方式,进而推动了整个士林书写观念的转型。正如麦克卢汉所言:“任何媒介对个人和社会的任何影响,都是由于新的尺度产生的;我们的任何一种延伸,都要在我们的事务中引进一种新的尺度。”准此而言,从书籍到报刊的媒介转型为文人书写引进了何种新的评判尺度,这一“新的尺度”又如何影响了晚清文人书写方式和书写观念的转型,本文将对此进行深入探讨。走向报刊:书写观念的现代转型传统中国是书籍占主导地位的媒介场域,但报刊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场域的寂静、稳定的状态。不管接受与否,报刊媒介日益侵入晚清文人的日常生活,即使那些抨击报刊书写的保守文人也不得不通过阅读报刊获取新知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频年坐拥书城”的孙宝瑄如是描述报刊文化的强势来袭:“报纸为今日一种大学问,无论何人皆当寓目。”从书籍占主导的传统媒介场域,到报刊占主导的新型媒介场域,中国文人维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海峡影艺》2018年03期
海峡影艺

《文人的孤独》

~~《文人的孤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