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本书的诞生

徐庄是一个读者还不熟悉的名字,但是我认识他已经有十六年了,而且,这十六年来他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写作这本叫《废黄河》的书,这是当代作家中相当罕见的了。十六年以前,我还在新疆的一个小城市上高中,就和徐庄等几个朋友,一起阅读和学习写作现代派的小说,那个时候徐庄就已经显示了他卓越的文学判断能力和写作功底。现在,我可以丝毫不夸张地说,他的这本《废黄河》,是一部完全可以和拉丁美洲的文学巨匠胡安·鲁尔福,还有俄罗斯作家巴别尔相媲美的杰作。 $$  进入九十年代,他这本书的出版相当的艰难,我自己的手头,就有三个版本,其中两个版本是他自印的:一个是银色封面的插图,手工装订,是徐庄为了叫出版社排版省心而专门制作的。这个版本中的插图相当的繁芜精美,徐庄只印了几本,我有幸拥有一本。这个时候这本书的名字还叫做《二十四气》。我和李敬泽为了他这本书的出版,想了很多的办法,也找不到一些机会,但是徐庄总是运气不好,没有出成。去年,因为出版社担心他这本书出版之后赔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课外生活》2015年09期
课外生活

亲眼见证一本书的诞生

参观前,印刷厂的老师给我们上课,大家一边认真聆听一边记笔记。“我终于知道书是怎么印出来的啦!”“原来我们用的课本、寒假作业都是在这里印出来的呀!”“现在的印刷技术真的很高超!”“印刷车间里的空气真不好,印刷工人很辛苦!”……2月3日,我们小记者走进安徽新华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进行采访,现场见证了一本书诞生的全过程。“一本书的诞生原来这么复杂啊!”大家纷纷感叹,并用镜头记录下了制版、印刷、装订等过程的精彩瞬间。人工拼版。印刷工人很认真,也很辛苦。印刷车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营者(汽车商业评论)》2015年12期
经营者(汽车商业评论)

一本书的庆典或反思

《拓荒》,历经九年,终于出版。新老汽车人庆祝它的诞生,并研究今后的路该如何走这是中国汽车界一本绝无仅有的书,它的名字叫中国汽车人口述历史丛书之一《拓荒》。车步汽车商业评论2015.1何光远、原第一汽车制造厂厂长李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张兴业、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会长董扬共同为《拓荒》揭幕。《拓荒》首发仪式暨2015老汽车人联谊会在北京汽车...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8年10期
电影评介

如何制作“最美读本”——纪录片《一本书的诞生》对编辑工作的启示

2018年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播出一档以书为主题的纪录片《书迷》,分别以《一本书的诞生》《书店风景》《淘书迷的地图》和《贩书记》为主题进行展示,本文从《一本书的诞生》看“最美读本”的诞生,它是作者、编辑、设计师之间的匠心互动。朱赢椿是著名的设计师,他设计的图书屡获“世界最美的书”和“中国最美的书”,他不仅设计图书,还独立创作图书,这让我们看到一本“最美读本”是怎样诞生的,它给编辑在选择稿件、设计书报刊时,给予极大的启示。一、“美”来源于生活《虫子旁》是朱赢椿第一本自己写作和设计的图书。朱赢椿从2009年到2014年,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书坊——书衣坊中,对虫子的世界进行观察,观察蜗牛、金龟子等昆虫的生活,记录《随园虫事》进入虫子的世界。从生活的点滴中获得灵感,滋养图书的设计,给读者以最美的阅读体验。《虫子旁》是朱赢椿第一本有文字的书,他说,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进行修改,“第一,害怕有错误,从虫子的角度,虽然我说不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红豆》2009年10期
红豆

胡安·鲁尔福:平原烈火与人鬼之间(1918—1986)

一在20世纪的小说史上,凭借很少的作品获得不可撼动的文学地位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巴别尔是一个,胡安·鲁尔福是另一个。在中文版《胡安·鲁尔福全集》里收录了包括了17个短篇的系列小说《烈火平原》、8万多字的中篇《佩德罗·巴拉莫》,还有一部电影剧本《金鸡》,这些就是他留下来的全部作品了。算下来,凭借20多万字的作品就可以彪炳20世纪小说史,只有胡安·鲁尔福做到了这一点。这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因为,连巴别尔的英文版全集也厚达一千多页。那么,胡安·鲁尔福到底对小说做了什么样的贡献,以至于凭借区区一个短篇小说集、一部中篇小说,就可以在整个拉丁美洲傲视群雄,还反过来影响了欧洲、非洲和亚洲的很多作家,并成为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小说流派的开山者?胡安·鲁尔福,1918年出生在墨西哥圣卡布列尔市的一个没落的种植园主家庭,6岁的时候,他父亲去世了,紧接着就是母亲的去世,于是,胡安·鲁尔福基本上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并由叔叔出钱抚养成人。15岁的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红豆》2009年10期
《雨花》2017年23期
雨花

鲁尔福的世界

很多年后才知道,作家鲁尔福先生还是个卓越的摄影师,他在半个多世纪前拍摄的那些黑白照片——荒芜的村落、枝干遒劲的老树、身穿黑大氅的牧师、手提篮子行走的村妇、骑于马背的男人、一望无际的田野庄稼、破落的石雕建筑、沙漠、仙人掌——在今天看来不管构图还是表现手法都堪称一流。他当年几乎走遍了墨西哥的乡村,除了收获那些美妙的影像作品外,还将沿途所见付诸笔端,写出一篇篇故事,作为另一种记录世态的方式。就是这两本薄薄的书:《燃烧的原野》和《佩德罗·巴拉莫》。阅读鲁尔福是一趟神秘的旅程,相比马尔克斯坦言《佩德罗·巴拉莫》让他重温了当年读到《变形记》的激动,我很难想起哪位作家、哪个文本给我带来这样的感受,谁能把乡村写成鲁尔福这样?不是沈从文笔触轻盈的田园牧歌;不是福克纳深恶痛绝的种族歧视;而是火与血的熔炉,犹如在人的神经上垂一块铅,清脆地直接崩断,不留一丝余地。是什么导致乡村的一片狼藉?评论家和历史学家给出的答案是千篇一律的墨西哥资产阶级革命。《燃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雨花》2017年23期
《故事家》2017年08期
故事家

你轻装上阵的样子很美

12月的冷风一吹,带走了垂盆草的色彩,枯黄的枝条垂在花盆上。风雪肆虐后,某日一推开门竟发现它颓败的枝叶间冒出了一簇簇形如花朵般的嫩叶,色绿如翡翠,生活中总不缺乏关于植物的奇迹。看过石缝里的小花,零下16度环境下生长的仙人掌,深秋里的红色爬山虎,愈发庆幸自己也曾像株植物一般坚韧。鲁尔福在《佩德罗·巴拉莫》中写:“那时世间有硕大的月亮,我看着你,看坏了眼睛。”于佳就曾是那灼眼的光,樱花般的脸颊,有着未施粉黛的好气色;傲人的成绩,是我不可企及的梦。她是我同桌,所以我回答不上问题的时候,老师总是得意地说:“于佳,你来说一下。”仿佛于佳就是老师派来羞辱我的。我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年少的心敏感又自负。我不是于佳,但是我向往那种从容,向往那种自信,向往那种举手投足间就能收获满怀的鲜花的荣耀。我的双语不错,差在数学,为了提高数学成绩,我采取了一种急功近利的方式,企图站在别人不可企及的高度。我找出所有试卷、习题册上的错题,抄在本子上,然后把答案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