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叶圣陶“读”出来的沈从文

今年12月28日,是沈从文先生诞生100周年纪念日。沈从文被视为自从新文学运动开始以来所出现的最好的作家之一,是自学成才的典范。读者朋友也许都会以为沈从文那些风格独特、自然、轻灵、隽永的作品是他发奋“写”出来的,可沈从文却说他的创作常常是被编辑“逼”出来的。他在1947年9月致定一的信中说: $$  弟二十年来多数作品,也多半是徐志摩,叶圣陶,徐调孚,施蛰存诸先生主持杂志编辑时,用“鸡毛文书”方式逼出。(《新废邮存底·二十二》) $$  信上说的是客气话,但也是实情。沈从文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作品大多发表在徐志摩主编的《晨报副刊》、《新月》杂志、施蛰存主编的《现代》杂志和叶圣陶主编的《小说月报》上。徐志摩和施蛰存怎样“逼”沈从文为《晨报副刊》、《新月》杂志、《现代》杂志写稿,我知之甚少。因为研究过叶圣陶,对圣陶先生“逼”从文先生为《小说月报》写稿的事,倒是知道一些的。不过与其说“逼”,不如说“读”。从某种意义上说,沈从文在《小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19年01期
小康

沈从文: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不折不逆,亦慈亦让”的沈从文,实则外柔内刚。他有一个强大的“自我”,不被时代裹挟。因为“不愿意有价值的生命白白耗费于人为的风雨中”,忧惧感几乎伴随了他的一生。他对人生怀有极大热情,却注定承受“20世纪最后一个浪漫主义者命定的悲剧性”。1979年10月的一天,北京大凌宇打开沈从文塞进他手里的那张纸关于沈从文转行,好友汪曾祺在学读现代文学的一个研条,只见自己所提的每个问题的后面,《沈从文转业之谜》一文中提到,“从一究生,跟着老作家萧离,来到北京小羊宜都有沈从文的亲笔回答,密密麻麻塞个方面说,沈先生的改行,是‘逼上梁宾胡同5号,见沈从文。萧离介绍说:“这满了几乎所有空白处。山’,是他多年挨骂的结果,‘左’、‘右’是凌宇,里耶人。”凌宇记得,沈从文送自己出门时,都骂他。沈先生在写给我的信上说:“我去过里耶,那地方真美。那次我一直拉住他的手,久久不肯放下,仿‘我希望有些人不要骂我,不相信,还乘船从龙潭去保靖,过里耶时,见一头佛生怕他不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9年01期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沈从文研究》第一辑出版

2018年10月12日,由吉首大学沈从文研究所编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学术集刊《沈从文研究》第一辑在北京正式“面世”。集刊刊名由沈从文表侄、当代著名艺术家黄永玉先生题写。《沈从文研究》第一辑共发表20篇文章,主要围绕沈从文的《边城》思想情感内涵和语言艺术特色、沈从文的人类本体论艺术思想、沈从文的书法和画论的诗性构建、以及1949年后沈从文与中国物质文化研究等方面展开了论述。《沈从文研究》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9年03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沈从文佚文三则

笔者在翻阅民国旧刊物时发现了几篇沈从文的佚文。它们虽简短零碎,却记录了沈从文特定时期的心境和思想,对于更加全面了解沈从文亦有一定的价值。现将其刊录如下,以供沈从文研究者参考。因笔者认知有限,或为人先发现也未可知,若然,则以先发者为准。一《“关于哀悼志摩的通讯”》 1冰森我兄:在济车站路上见赓虞一面,因未知彼特为志摩事来济者,故当时乃错过分手。十日来新习惯使人常若有所失,向各方远处熟人通信,告其一切过去,亦多有头无尾。六日纪念刊,恐赶不及安置弟之文章,因照此情形看来,欲用文字纪念志摩,实不知如何着手,糊糊涂涂,亦大可怜也。.....................................................................弟从文十二月,一日二《我所希望于〈中国青年〉者》 2编者先生:贵刊内容如能选择世界青年学者艺术家新发现、发明,创作加以介绍,似更好,因现代数学、物理似多三十内人特别成就,即现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牡丹江大学学报》2019年02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论沈从文对湘西人物命运的观照——以《一个多情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为例

《一个多情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选自沈从文一、湘西的人情美、人性美散文集《湘行散记》。1934年,因母亲病危,沈从《一个多情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还原了湘西文匆匆赶回湘西。行前,他与夫人张兆和约定,每的生活方式。湘西闭塞,多年来一条水路沟通外界,天给她写一封信,报告沿途所见所闻。《湘行散记》于是水手作为一种职业在沅水和辰河上长期存在,便是根据这些书信积累的素材写成的。《一个多情并且成为多数湘西男子的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水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记录了他在归家途中的部分手们随水而来,随水而去,并且这条沅水、这条辰见闻,构成了沈从文湘西系列之一面。《一个多情河也决定着水手们的生和死。勇敢而自由的水手们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展现了湘西迷人的自然风光在湘西的河流里漂泊一生,他们不去计较生命的旦和独特的风土人情,同时沈从文以一个已融入城市夕祸福,像成百上千年的湘西人一样,在急滩大河生活的他者的视角去解读和建构故乡人物,用一种间,手握浆和舵,运输着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书城》2019年03期
书城

李辉笔下的沈从文——读《平和与不安分:我眼中的沈从文》

李辉说:“一个人的历史,以这样一种方式在这样一些泛黄的纸页上具体呈现出来,每次翻阅都让我感到一阵震撼,苍凉是挥之难去的感觉。”(《留在纸上的苍凉》,收人《一纸苍凉》,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当作者将一大批文艺大师呈现在他笔下的时候,我们何曾没有这种“挥之难去”的感觉?这也是李辉的作品能吸引我们的重要原因。款款走来的时候,在文字的镜像中,我们看到了这些家喻户晓的文化老人们被他们的文学作品定格的形象的另一面。《平和与不安分:我眼中的沈从文》就是这样一部书写一代文学大师——沈从文先生鲜为人知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的作品。关于沈从文先生,李辉“听”了六年,“写”了三十年,沈从文的音容笑貌跃然纸上的时候,沈从文的精神、灵魂也会随着这些虔诚的阅读李辉的人物传记,我们在羡慕他书写而持续地发光散热。与巴金、冰心、沈从文、萧乾、汪曾祺、臧克家、黄永玉、胡风、贾植芳等一大批已经蔚然成为文坛风景的老人能有机会“聊天”|的同时,也感谢李辉用文字和照片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城》2019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