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腾堡《圣经》网上读

本报记者康慨综合报道 古腾堡(Johann Gutenberg)是西方活字印刷的第一人,他印出的第一批书便是拉丁文的《圣经》,时间约在1452年至1455年间。保留到现在的古腾堡《圣经》无疑已是稀世珍宝,大多数人难得一睹芳容,更谈不上翻开来细读,因为它们不是锁在深不见底的保险库里,便是放在恒温的玻璃箱中,由保安人员24小时看守。 $$  所幸,这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技术的进步改变了空间和时间的概念,令不可能的成为可能。日前,美国的国会图书馆和得克萨斯大学先后将各自珍藏的古腾堡《圣经》进行了数字化处理,通过光盘或互联网公开展示给学者和普通读者。 $$  “正像约翰·古腾堡通过发明印刷术使人们更容易得到知识一样,此项数字化工程也令其遗产发扬光大,”得州大学兰塞姆中心(Harry Ransom Center)图书馆的馆长理查德·奥拉姆(Richard Oram)7月27日对美联社说。 $$  兰塞姆中心是世界顶尖的文化典籍收藏机构,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金陵神学志》2017年04期
金陵神学志

以辩证的思维模式来思考《圣经》

引言在教会圏子里的文章中,“辩证”一词吸引我注意的,是在丁主教论述西方神学家怀德海的“过程神学”的文章中。⑴这使我不由得想到,在我们基督教的群体中,是否常能用辩证思维模式来思考问题,甚至思考《圣经》?生活中充满着辨证,没有人能否定我们有“辨证思维”的存在。当人们说“要实事求是'“要全面地、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时,已经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辩证法来处理和指导我们的生活。恩格斯说:“人们远在知道什么是辩证法以前,就已经辩证地思考了,正像人们远在散文这一名词出现以前,就已经在用散文讲话一样”。【2]辩证法当然不是无神论者的专利,纵使辩证;^中所涉及到的一些命题,与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有东西格格不入之处,而基督徒信仰的《圣经》所确立的世界观基本上是形而上的。然而“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约1:18);“没有看见”,却又有那么多人执着地相信、追求,是否可以这么说,这一现象不是用唯物论的认识论可以去解释得了的——这本身就有辨证...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天风》2019年01期
天风

圣经和我的趣忆

这本一直出现在我成长视野中的《和合本》圣经,是我生命成长“路上的光”和信仰认知“脚前的灯”(参诗119:105)。在其出版100周年之际,我用记忆的片段来表达对这本圣经的诚挚之爱。一、圣经和我的糖果对于在基督徒家庭长大的我来说,圣经好像是家里唯——样从来没有缺过的东西。记得小时候,每逢礼拜天随大人去教堂聚会,父母总是要携带一个手提包,里面装着《和合本》圣经和《赞美诗(新编)》歌本。我对此印象深刻,是因为每次跟随父母去聚会时,在我哭闹的时候,父母总是会从那个装着圣经和歌本的包里拿出一颗糖果给我说这是上帝奖励给乖孩子的,然后我就不闹了。于是在我的印象中,圣经、歌本和糖果总是形影不离的,这三样东西都跟上帝有关系。有时候,我在家里也会经常去翻翻那个手提包,但只有圣经和歌本,没有糖果。原来糖果只有在礼拜天,在教堂聚会时,在我哭闹时,那个装着圣经和歌本的手提包里才会有。同时,我也对手提包里的那本圣经充满好奇,如同对这位上帝充满好奇一样,因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9年01期
《天风》2019年02期
天风

用中国思维解读圣经——重读汪维藩《圣言的诠释》

对圣经如何解释、如何研究,这是一门学问,可以称之为释经学,也可以称之为圣经诠释学。基督教是普世宗教,圣经是世界性经典。西方人读圣经、研究圣经,有西方人的思维,有西方人的方法;东方人读圣经,自有东方人的方法,而基督教从地缘上说,是出自东方的,而不是西方的。所以用东方人的思维来解释圣经,是有一定优势的,我们中国人对圣经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和一种特别的领悟能力。作为东方人的我们,大可使用中国思维来解释圣经,从中国文化的角度对圣经的丰富性有一些独特的思考。当然,除神学之外还需要多一个基本功,就是中国文化的学养或功底。或者说,中国文化底子越好,圣经解释学方面就越能出成果。我国有这方面的人才。汪维藩教授就是其中的一位大家。他是我国著名的神学家、神学教育家,他的神学与国学学养俱佳。汪教授多年致力于中国神学的建构以及基督教与中国文化方面的思考,笔耕不綴。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圣言的诠释》是他圣经诠释学方面的研究成果汇集,此书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9年02期
《天风》2019年02期
天风

我的第一本圣经

^从十三岁开始信主,到今年五十七岁,从一开始信主就讲道,一直讲到现在,讲台侍奉四十多年,使用了多少本圣经,我已经记不清了。其中版本也各有不同,有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串珠圣经,也有后来出版的《启导本》圣经,但是我所读过的第一本圣经,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下面我就讲一讲我和这第一本圣经的故事。1974年,我正在上初中,有一次,上山参加劳动,天气太热,也不知是中暑了,还是什么原因,回到家后我就生病了,到医院看也看不好,有人告诉我母亲,我的病请信耶稣的人祷告,就可以疾愈。我母亲趁着夜色,到县城里找一位信耶稣的老太太祷告,我的病竞然奇迹般的好了,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信主的。当时我们村已经有不少人信主,都是农村妇女,年龄大的比较多,都不识字,我是一名初中生,能认得字,就由我给他们讲道。那时还没有粉碎“四人帮”,极“左”路线盛行,信耶稣的遭受逼迫,一般情况下聚会都在晚上,而且都在信徒的家里,基督教全国两会尚未恢复工作,圣经奇缺,我们村有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9年02期
《天风》2018年05期
天风

圣经推荐

英文标准版中英文圣经(ESV)开本(25K)简体字圣经赞美诗合订本开本(64K)当代译本圣经开本(32开,PU带拉链)圣经简释本(新旧约)开本(25K)现代中文译本(修订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8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