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苏公步青先生周年祭

我的先生张爱和是个言语不多、蔼和温厚的人。他是苏老步青先生“文革”前的研究生,爱和毕业前,辅导老师胡和生先生曾把一个别人做不下去的课题交给了他。不料,他居然不声不响地很快就解出来了。论文答辩时,白正国等先生均参加了评审,大家一致评价很好,赞其不愧是名师高徒。作为妻子我自然也为他高兴。1978年长期分居后,我由湖北奉调回京,也来到高等教育出版社,改行当了编辑,与先生成了同事。拨乱反正后的中国,也迎来了中国科技的春天,但当时我国的各级科研机构的人才,大多青黄不接。20多年前,爱和还是一头黑发,我眼见中科院几次派人来要他,便极力催他抓紧前去。当编辑、教书我一直以为是个好汉子不干,懒汉子又干不了的营生。在出版社你干到头,也不过还是个编辑而已。高教社怎么就非离不开他呢 我一直以为他更适合去做数学研究。可老实巴交的他,虽说也是个数学研究生,似乎怎么也算不过账来,劝来劝去他竟然老是一句话:“高教社不会放我,我看这里也很好……。”哎呀!眼睁睁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18年12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登黄楼怀苏公

雄峙黄河誉九州,登临尽览阡陌秋。飞檐仰日情长系,高阁吟诗梦久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坡赤壁诗词》2017年04期
东坡赤壁诗词

“信手拈来”说苏诗

今天于诗碑上读了苏公三首诗,首首其内涵之丰富,熔铸了全部的人生经历和都好,今且择一首试说之。这一首便是《陈感慨,也是庸常之辈所望尘莫及的。而苏季常见过三首》之一:公此诗,自然潇洒,不事雕琢,也是郁结挂送君四十里,只使一帆风。碍之人所道不来的。李白的诗快,杜甫的江边千树柳,落我酒杯中。诗沉郁,苏公的诗“随便”。但苏公的这个此行非远别,此乐固无穷。“随便”,却不是真的随便,用汪曾祺的说但愿长如此,来往一生同。法是“精心结构的随便”。但汪曾祺的所谓陈季常即陈慥,别号方山子,北宋时“精心结构”,不过是应付朋友的婉转之的一位隐士。与苏公同乡,也是朋友,著名辞,汪曾祺的真正意思就是“随便”。这是的“河东狮吼”就是他的故事。这首诗的汪曾祺对小说的看法,人问小说结构如好,好在自然,丝毫没有勉强用力之处。对何,他说:“随便。”老友林斤澜反问:“小说比李白、杜甫,李白的好在脱口而出,杜甫结构焉能随便?”汪只好答曰:“精心结构的好在字斟句酌,苏公的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教育》2018年19期
中国农村教育

传苏公精神 建美丽曹甸——记宝应曹甸社区“苏公社区大讲堂”

宝应县曹甸镇,坐落于大运河畔,著名的曹甸战役、苏中公学(以下简称“苏公”)积淀了曹甸厚重的红色底蕴。曹甸社区教育中心践行“学苏公精神,做苏公传人”的理念,自2014年创办“苏公社区大讲堂”以来,精心打造社区教育特色品牌,3年多来共开设讲座30多场次,各类培训100多场次,每年都吸引了近万人次参与,市民们在这里寻找曹甸记忆,感知苏中公学,了解国家政策,学习生活知识,增长创业技艺……适应需求,创办“苏公社区大讲堂”作为江苏省标准化社区教育中心,曹甸镇将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创建学习型乡镇,全面提升市民素质作为社区教育的重点,积极探索社区教育新模式。2014年,为解决市民教育松散、居民参与不广以及教育难以持久、效率低下等诸多问题,曹甸镇社区教育中心从满足居民实际学习需要出发,结合社区教育的使命职责,在反复研究和多方论证的基础上,充分挖掘地域红色资源优势,整合辖区各类教育资源,创办了“苏公社区大讲堂”。即面向镇域社区居民,以开设讲座和举办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家》2018年20期
教育家

忆苏公辛洁先生

一唐宋八大家之欧阳修夜读方浓,“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写下千古名篇《秋声赋》。自己四十又四之年,在一个秋风渐紧、秋雨透凉的夜晚,孤坐阳台,凝望天空,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苏公辛洁先生,与先生相处的点点滴滴萦绕心头,整夜挥之不去。清晨起床,仍沉浸其间。二大学时,喜欢上一个女生,其人如名,很文静,很安静,但其内心的热烈、为人的大方,更让我着迷。为了表达爱意,我胡刍了几句自以为是的诗。怎么送给她,用什么方式送给她,怎么让她开心地接受?不知咋的,灵光一闪,请苏公为我写一条幅送给她。于是,我不知深浅地向苏公说出了这个想法。在场的黄老、王老很生气——让一个七十多岁的格律名诗人、书法家写现代诗,成何体统,合何规矩?尤其王老,认为这很荒唐,追女孩子,自己没本事,走歪道,不可取。人称“美髯公”的苏老,一捋银白长须,嘿嘿而笑,“春勤小徒,这可如何是好?”一边笑,一边望着我,一边清理书桌,转身对黄老、王老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逑之不得,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台声》2016年04期
台声

苏公祠:心安之处

我向来喜欢游览当地的历史文化古迹,站立在沧桑雕琢、历史洗涮的古迹前,犹如与古人对话,能触摸千年的智慧,身处在斑驳院墙、雕龙刻凤的古建筑院落里,仿佛能聆听到穿越历史的教诲,令人心生顿悟。前些年,出差到海口,忙完杂务公事,便问及友人,有何好去处?友人知我颇喜文学,便带我到位于海口琼山区的苏公祠游览了一番。果然是北宋文学家苏轼曾生活过的地方,园林式庭院,祠堂、绿树、鲜花错落有致,溪涧曲径,泉水叮咚,多了几分诗情画意。行走其间,苏轼洒脱、豪迈的身影在脑海里翻滚,不由得使人感叹:他一生曲折坎坷,官至礼部尚书,从36岁起开始过着颠簸流离的贬谪生活,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而心不哀,仍能挥毫泼墨,作诗吟词,怡情山水,孜孜不倦地将中原文化的种子播撒在被贬的南蛮之地。他生性放达、为人率真,真可谓深得道家风范。从史料中得知,此地并非苏轼长居之所,而是短住过二十几日。就这短短的二十多日,南宋后人便在此地题名为“东坡读书处”。元代贤生们又在开设“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台声》2016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