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前志怪小说史》的修订与中国古典文言小说研究

1984年5月,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李剑国先生的《唐前志怪小说史》。对于作者来说,这是当时作为“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硕士生”之一的剑国先生奠定其学术地位的重要之作;对于学术来说,这是中国文言小说研究获得突破性进展的一个标志。多年来,此著在海内外学界颇得好评,广见征引。仅在台湾,就有著名学者王国良、康咏梅先后著文评介。 $$  二十年时光过去,《唐前志怪小说史》早已坊间无觅,中国文言小说的研究也已向前迈进了很多,而作者在文言小说研究中更有不少新的开拓和建树。多年以来,剑国先生的《唐五代志怪传奇叙录》和《宋代志怪传奇叙录》已完成了对从唐至元历代志怪传奇作品全面系统的清理工作,唯唐前志怪作品却相对复杂,作品时代久远,真伪掺杂,佐证材料有限,有很多问题难以一时究明。因此初版《唐前志怪小说史》自然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偏偏作者是个勤奋扎实、精益求精的学者,他既要填补空白,也要填得实、补得牢。所以随着作者研究的深入,经过多年的努力,有了新的材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间传奇故事(A卷)》2019年09期
民间传奇故事(A卷)

科举风尚与晚唐文言小说题材创作的转型

笔者认为,文言小说创作的根本动力,实则在于征异话奇,只是随着唐朝不同朝代的变化,征异话奇的标准也有所转变,而征异话奇的对象也慢慢在发生着变化,这一变化正是科举制度及其风尚直接作用的结果。所以笔者认为,唐代文言小说创作的根本动力自始至终都应该是征异话奇。但科举制度参与者的情况和科举制度相关的风尚确实影响了征异话奇的标准、内容和对象的改变。可以说,科举制度带来的流动性促进了中唐到晚唐文言小说的转型和转变。在中唐,科举制度影响下的征异话奇掀起了爱情题材的勃兴。在晚唐,科举制度虽未对文言小说发展起到正面的促进作用,但却从另一个角度刺激了文言小说发展的转型。该转型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作家队伍的流动变化,另一方面是作品题材走向的变化。在中唐时,由于科举制度的发展和科举风尚的流行,使得士大夫之间产生了通过逞才延誉来帮助科举中第的需要,导致该时期士大夫群体结撰诗题并作文言小说的情形。由于该时期所作的文言小说大都是为了在士大夫群体中获取认可和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9年05期
文艺争鸣

对林纾保守主义文言观的辨析与反思

五四时期,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对立面,林纾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林纾的保守主要表现在文化上,集中在对传统文化和文言的看法上。林纾的文言观学界探讨较多,多有批判。但深入的研究似乎还不够。这不利于学界对于林纾和五四时期“文白之争”全面正确地认识与了解。因此,有必要对林纾的文言观进行认真的辨析与反思。一白话的“白”是说的意思,“话”指所说的话,白话即民众的口头语言。文言的意思则是只见于文而在民众口头不通行的语言。从根源上说,文言也是在先秦口语的基础之上形成、发展的。只是发展过于缓慢,而口语的变化则迅速得多。魏晋时期,二者就拉开了很长的距离,到了明清特别是近代,口语与文言几乎成了两个不同的表达系统。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普通民众,不仅无法使用文言表达,甚至连听懂都存在一定的困难。言文的长期分离阻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知识与文化难以进入下层民众,社会的文明与进步也就会受到影响。这种现象引起了一部分有识之士的不满,他们要求进行文字改革,走言文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4年06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文言小说肖像描写浅议

我国的文言小说在其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积累了多方面的创作经验,在肖像描写方面,就有不少东西值得我们发掘和借鉴。 文学艺术的各个部门,总是互相渗透、互相影响的。当文言小说还处于汉魏六朝雏型阶段,我国诗文、绘画等已出现了不少成熟的作品,并有人从理论上对它们的创作经验加以总结。这样,文言小说的创作,就有可能从它们那里获得丰富的营养;同时,它又以自己的创作实践去充实文艺宝库,并反过来给其它样式的文艺以这样或那样的影响。其肖像描写的基本特色和手法,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 从神似中求形似,是文言小说肖像描写的基本特色。这特色,与‘以形写神”①、.象物必先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②的绘画理论关系密切。但它并不强调外形的工细描写,而是比较侧重于以神衬形,往往用极为经济的笔墨,在轮廊式的勾勒中,表现人物的风采神韵,完成肖像描写。如唐代李朝威《柳毅传》中写龙女:‘……见有妇人,牧羊于道旁。毅怪视之,乃殊色也。然而蛾脸不舒,巾袖无光,凝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9年04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文言小说高峰的回归及其成因

我国的文言小说虽然不象诗文那样起步很早,作品众多,重湖叠撇,美不胜收。但从汉魏六朝以迄清末,也是绵亘不断,洋洋大观,构成了一个丘峦起伏而又双峰前后对峙的发展过程。宋以前,除唐代有某些用接近口语的文字写成的话本如《妒山远公话》、《韩擒虎话本》等外,小说的发展史实际上就是文言小说的发展历史。经过长时间的积累,至唐代形成了文言小说的高峰。从宋代开始,小说发展便由文言单轨转向文言与白话双轨并行的格局。但是,这双轨的发展很不平衡。白话一轨,从民间而来,生机勃勃,大步流星,颇有兼并文言而一统天下之势。文言一轨,继唐传奇盛兴局面之后,便难乎为继,开始出现了一个较长的滑坡阶段。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文言小说的创作活动虽然从未间断,也产生过一些优秀作品,但总的来说则是神情疲惫,气力不佳,并一度滑向了谷底。但是,它并没有自甘失落,安于谷底的寂寞生涯,而是不断摸索,试图爬出低谷,回复到以往的高峰位置。在历经宋元明三代数百牛的艰难曲折和披沙拣金的不断积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04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文言小说人物性格刻画的历史进程

(一) 文学既然是人学,就离不了写人和事,离不了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从小说的角度来看,也就必然提出塑造人物形象的要求。这一要求的实现,并非一嗽而成,而是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从文言小说的性格刻画和人物形象塑造来看,它基本上是与整个文言小说的发生发展和成熟过程同步的。 在文言小说处于孕育阶段的神话传说中,虽然有拎黄土造人、炼五色石补天的女蜗,有为治水而三过家门不入的夏禹,有弯弓射日的后奔,有衔木以填沧海—由少帝之女所化的精卫等令人景仰的男女英雄人物,但他们的衣著服饰如何,声音笑貌如何,性情脾气如何,在这些方面所留给我们的几乎是一片空白。后来的人们虽然可以凭借自己的向往和想象,把这些遥远年代的英雄描绘得有声有色,但那不过是他们在此时此地的再创造,而与彼时彼地的有关记载所显示出来的客观效果相去甚远。在历史文献中,这些记载虽可具有作为原始时代人们想象力的象征和力量象征的意义,但从文艺学的角度来看,他们作为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显然是极...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