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构画20世纪出版学的体系结构

出版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但对出版所谓的研究大都是出版界从业人员的自唱自娱,很少有人把出版作为学问来研究的。张志强也许是一个特殊的学人,从第一本有关出版的《江苏图书印刷史》开始,到创立南京大学出版科学研究所,他步入出版研究领域至今已有十多年了,要么沉醉“逝去的过去,挖掘历史的经验,为当今出版工作提供借鉴”,要么涉猎出版的鲜活题材,“试图使中国出版更快地与世界接轨”,志向远大,成果显著,《20世纪中国的出版研究》就是其中之一。 $$    对于出版工作者来说,中国出版是值得骄傲的。中国出版源远流长,煌煌璀璨,她记载着中国漫漫的历史,传承着祖国灿烂辉煌的文明,表达着中国人对世界的贡献;而中国人引以自豪的四大发明中就有两项与出版密切相关。如果从孔夫子编定六书开始,中国的出版也有了2000多年的历史了,只不过这种出版只相当现在的编辑,编辑和写书二者是合一的。雕版印刷的出现,使得规模复制成为可能,但这种出版只是小作坊式的,与现代意义上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发行研究》2010年02期
出版发行研究

出版学学科属性之辨

分类体系颁布单位颁布时间出版学归口及代码级别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技术监督局1992年人新闻文学与与社传会播科学学其(他E)学新科闻(8学60与.9传9)播学(860)——2项目申报数据代码表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09年哲学科学社(X会W科G学)——新闻学——新闻学与传播学其他2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国务院学位办、国家教委1997年文学学(0门50类301)(05—)——传—播新学闻(传05播03学02)(0503)——新闻3中国档案分类法科学研究档案分类表科学出版社1995年文化(政治、文化、经济)——文教卫生(19类)中国图书馆分类法国家图书馆中图法编委会1999年第四版文化、科学、教育、体育(G)——(G2)信息与知识传播——(G23)出版事业2出版学在几种主要学科分类体系中的学科归口及级别出版学拥有自己特定的研究领域,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但是在国家有关学科目录和一些传统学科的视野中,出版学作为“专门之学”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发行研究》2017年01期
出版发行研究

面向融合发展的“出版学基础”课程改革原因及路径

作为专业基础课程,各类院校的编辑出版专业几乎都开设了“出版学基础”及其类似课程,其宗旨在于阐释出版学科的基础知识和理论,全面细致地阐释出版业研究对象、组成要素、基本矛盾及发展规律,“出版学基础”在出版学课程体系中占据核心地位,是入门级必修课程大部分,要求低年级(如本科一、二年级)学生必修。分析当前高校开设的“出版学基础”课程设置和使用的教材内容不难发现,“出版学基础”课程主要包含出版基础知识、出版工作流程、出版业发展规律三大模块。出版学基础类教材往往被冠以“原理”“基础”“概论”等不同名称。“原理”注重理论阐述,“基础”关注核心内容,“概论”则着眼于知识与理论的全面系统性。一、当前“出版学基础”课程建设存在的问题作为编辑出版及相关专业核心课的“出版学基础”经过多年的发展建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尤其面对出版融合发展的大环境,在目标设置、内容、教材、师资等方面表现出了诸多不足。1.课程建设目标与出版融合发展需要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出版》2017年04期
现代出版

出版学视角下的“抄经列位”——中国最早的“版权页”

中国国家典籍博物馆存有一部敦煌写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编号为0690。该经末尾详细记载了写经时间、书写者、用纸量、装潢、初校、二校、三校、详阅(四名)、监督官员等,其功能与时下通行的“版权页”颇为类似。依据《图书书名页》(GB/T12450-2001)相关规定,当代图书版本记录页须列载的项目包括出版人、印刷者全称、发行者全称、第一版及时间(版次)、印刷次数及时间(印次)、印张数、字数、定价、开本、幅面尺寸等10余项内容。中国古代图书出版版权项目则格式不一,多为“题记”或“书牌”,注明施刻人、版本、书坊名称、书坊地址、刻工、校对等。牌记也形状各异,比如琴形、钟形、碑刻形、方框形、葫芦形,等等。一、抄经列位的缘起“抄经列位”的出现与佛教东传关联密切。佛教自东汉由印度传入中国,而佛经为梵文,须经过翻译才便于流传。早期佛经翻译多属私人行为,往往错误较多,影响佛教的发展。后来政府成立官方译经组织,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编辑研究》2014年00期
中国编辑研究

关于我国出版学发展定位的思考

我国出版学的发展,自1984年胡乔木致信教育部,倡议在高等学校设立编辑出版学专业以来,至今已走过了20多年的历史,经过曲折的道路,取得了不少成就。但从目前来看,出版学发展严重受到制约,不能很好地为出版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因为在数字化时代,出版业的发展内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传统意义上的出版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出版学发展要很好地服务于出版业发展,须做到以下几点。一、提高学科定位学科定位,是学科建设的核心问题,高校专业教育承担着为业界培养高层次人才的任务,因而专业定位一定要在对行业历史、现状有充分把握,对行业未来发展有趋向性分析的基础上,确定学科定位、专业定位。我国出版学学科定位一直存在很大争议:一部分人认为,出版学属于新闻传播下的二级学科;另一部分人认为,出版学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一级学科。目前的出版学定位,是1998年教育部调整高校本科专业目录,将编辑学专业和图书发行管理学专业进行合并,统称编辑出版学,列在一级学科新闻传播学之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2014年05期
中国出版

我国出版学理论研究述评(上)

与悠久的出版起源相比,我国正规的出版教育历史还不足30年,出版学研究也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才有了较快的发展,这期间,不仅出版界而且教育界、史学界等都对出版学做了多方面的调查和科学研究,作为出版学知识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出版学基础理论研究已经形成了大量的理论成果。然而,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出版学的理论构造还未能像传统经典学科那样成熟、完善,研究者们因此普遍希望对已有的学术观点和成果进行系统梳理,以便看到其中的成就和不足,使其后的研究更具针对性和方向性。笔者对迄今为止的出版学基础理论中出版学的研究对象、出版学与编辑学的关系、出版学的学科归属等几个关键问题的研究成果进行了梳理,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对这几个问题的看法。一、关于出版学研究对象的探讨研究对象是指人们从事科学研究时作为认识目标的事物与客体,它是学科的基本要素之一,也是一门学科得以建立和存在的基本前提。因此,出版学研究对象的问题一直是出版学界一个重点的研究方向。目前学界大致存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