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子平缘何害怕写作?

黄子平出版的书书名定为《害怕写作》,翻阅其中却发现了一篇文章的名字叫做《喜欢阅读》,真是相映成趣。在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9年31期
名作欣赏

子平不平凡:我所认识的“香港黄子平”

黄子平的名字早已在香港20世纪80年代一本重要文艺刊物《八方》上见过。对其人其说有比较具体的认识,还是从阅读陈平原送我的一册小书《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开始。这本1988年出版的小册子,也是我个人与大陆现当代文学学人接触的标记之一。另一个有"个人史"意义的标记是20世纪90年代初北京和香港两地合编的《文学史》集刊,由北京大学出版社以书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边疆文学》2018年09期
边疆文学

邵骞的诗

20世纪80年代,黄子平说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文学被创新这条狗追得满街跑,连撤尿的时间都没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2005年05期
当代作家评论

从“前缘”到“边缘”——黄子平的批评踪迹

上篇一、远置的神像:文学观念返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学批评,黄子平始终是一道让人心动的风景。在文学批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1987年04期
文学评论

批评:在通往成熟的道路上——评黄子平的文学批评

近几年来,我国文学批评界产生了一场深刻的变革,在这场变革当中逐渐形成了一支以一批中、青年批评家为骨干的新的文学批评群体,他们以开拓性、创造性、建设性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戏剧文学》1988年09期
戏剧文学

批评需要规范

黄子平在“文学编辑谈当前创作”座谈会上强调批评的规范化问题。他认为,新时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