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内圣”如何通向“外王”

在世人眼里,现代新儒家牟宗三是“接着”宋明理学讲的,以提倡“内圣之学”著称。其实,有两个牟宗三:前期牟宗三与后期牟宗三。这两个牟宗三在学术关怀上有重大不同:在他思想的前期,儒家思想是不折不扣的“内圣外王之学”;而到了后期,他对儒家“内圣”方面的学问情有独钟。这两个牟宗三都值得研究,他们留下的著作都有其独立存世之价值。但是,前期的牟宗三为什么会走向后期的牟宗三?这内在的思想机缘如何?读完《政道与治道》,似乎获得了一些信息。 $$    《政道与治道》与《历史哲学》、《道德的理想主义》一块儿被合称为牟宗三的“新外王三书”。此书开宗明旨提出:儒家的当前使命是要开出“新外王”的问题。新外王是什么?就是以民主与科学为核心的事功之学。因此也可以说,牟宗三前期思想的一个中心话语,就是如何将西方的科学与民主价值与中国传统思想,尤其是儒家思想相互接通的问题。而《政道与治道》,就是他尝试从中国传统儒家的政治哲学中开出现代民主政治的政治哲学理论的尝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6年19期
北方文学

尊颜回,抑子贡——论孔子思想的“内圣”倾向

“内圣外王”是后世儒家对儒学精神内核的概括。“内圣”指的是“圣人,人伦之至也”(《孟子·离娄上》),即将完善自身的道德追求作为最高理想;“外王”则指努力追求外在事功。“内圣外王”不但要求实现个人生命的完美,还要求将“内圣”转化为对社会、民族的贡献上来。“中国传统哲学本质内核可谓人伦哲学或道德哲学,而‘内圣外王’哲学理念可谓核中之核,是中国传统哲学精神实质之所在。”[1]本文从孔子对待弟子颜回、子贡的态度上,来探求“内圣外王”思想源头的特征,以及孔子的思想倾向。一、孔子“内圣外王”思想的表述首先,孔子思想中最核心的部分是“仁”,“仁”是一切伦理思想、政治思想、道德追求的起点,因此,“仁”也成为“内圣外王”思想的根本起点。其次,孔子以远古时期的圣王为思想原型,构想“内圣外王”的美好蓝图。再次,“修己安人”、“老安少怀”是“内圣外王”思想的相近表达。(一)“仁”为“内圣外王”思想根本起点据杨伯峻《论语译注》统计,“仁”被提及的次数达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6年22期
意林文汇

儒学是学问,更是一种文明体系

儒学不是某一门具体的学科,既不是一门传统的仁学、礼学、内圣之学或外王之学,也不是一门现代的哲学、伦理学、政治学、宗教学、教育学、历史学等学科。儒学是全面涉及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文化价值、生活方式的文明体系,它广泛而深入地渗透到全体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信仰、道德、审美、政治、法律、经济、教育、习俗、心理、性格等各个方面。如果要给儒学下—个定义,似乎只能说儒学是·门涉及中国和东亚地区人民和民族的全体大用之学,是集中代表中华文明、东?文麵雜縣与娜体細综合性学科。既然儒学是全体大用之学,现代学者以不同学科的多维视域,对儒学的某-方翻内涵、思想展开研究,应该是一个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事情。因为任何一门现代学科的形成和发展,都是人类认识世界、建构知识体系的;+/,;:要,足人努的认Ui水f进·少深入化、系统化的结果3学科的分门别类,有利于人类知則本系的深入发展和进步完善。当代学者研究丰富多彩的客观世界,必须借助于不同学科的多维视域。同样,现代学者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2016年03期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

深造自得与内圣境界:孙奇逢晚年思想之取向

孙奇逢为清初“北学重镇”,顺治六年(1649),66岁的孙奇逢携家南迁,隐居辉县苏门之后,讲学终生,成一代大儒。全祖望将其与李颙、黄宗羲并尊为明末清初三大儒。其学术广大精微,学者已多有论述,然而有关其为学之旨趣,仍有发端之必要。孙奇逢认为:“以孝悌仁让为教,则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身过。圣贤学问,帝王政治,俱凭此为根本。”[1]522孔孟思想的核心是孝、悌、仁、让,而其中仁又为四者之核心,孙奇逢论学将道德意义上的“仁”实现的可能性,与儒家天理观的宇宙结构论的一致性进行结合,将完善的人格为代表的内圣境界作为毕生追求目标。宋儒所谓内圣外王,内圣是根本,外王是显现,内圣为体,外王为用。那么,孙奇逢在对儒家内圣境界的探索中有哪些独到的认识?考察这一认识是理解以孙奇逢为代表的理学家思想的关键。一、内圣境界之表现:学问之事,只是要求自得孙奇逢为学讲究自得,认为自得方能体会到孔孟的真意。孙奇逢所讲的自得,往往和深造联系起来,出自《孟子》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1988年06期
中国社会科学

心本体与天本体——论儒家内圣之学的基本矛盾

从宋明儒学谈起 气合.与.关”两个遭德本体的矛盾,是儒家内圣之学的基本矛盾。这一基本矛盾在内圣之学的顶峰—宋明孺学(理学或道学)那里发展到极致,获得了最鲜明、最尖锐、最成熟的表现。故先从宋明儒学谈起。 哲学史家论及宋明孺学程朱①、陆王二系,常泛言为“理学”和“心学”。其实,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理学亦心学,心学亦理学。易为此说? 心学亦理学较好理解。陆九渊说: 塞宇宙一理耳,学者之所以学,欲明此理耳。② 夭下有不易之理,是理有不穷之变。诚得其理,则变之刁补匆者,皆理之不易 者也。.所病于吾友者;正谓此理不明,内无所主,……迷而不返,惑而不解。①王守仁说: 伙,.夫心之本体,即天理也。天理之昭明灵觉,所谓良知也。② 夭理在人心,亘古亘今,无有终始。⑧ 圣人无所不知,只是知个天理;无所不能,只是能个天理。④林‘本体论”看,陆王仍尊奉一个“理”(王守仁谓“天理即是良知”⑥,因此他薄奉“良知”,也就是球奉“天理”);从“工夫论”看,陆王仍...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1988年04期
东岳论丛

内圣与外王之间的困局

“儒学”和“现代化’‘之间,如不能绝对地说横亘着不可途越的屏障,至少得承认其间缺乏一些转换的中间环节.笔者无意将现代化等同于西方化,或将现代化化约为科学与民主:笔者深信由于民族传统、民族个性不同,现代化的道路和模式是多样、多元的:科学与民主无论如何是涵盖不了包含人的文化存在、人的全面发展在内的“现代化”的。但是,就连现代新儒家都认为,具体的、西方各民族文化形态中的民主、科学精神和工业文明是世界文化普遍性的要素,是现代化的初步或必经环节. 第二代现代新儒家的重镇牟宗三先生提出了“儒家的现代化”的构想一一“保内圣,开外王”,企望以民主政治作为“新外王”的第一要务,以科学知识系统作为“新外王”的材质条件,充实中华文化生命的内容。牟先生观照中西文化,认为“综合的尽理精神’.的中国又化过分重视道德理性(即“仁心”)的“运用表现’‘和“内容表现”,缺少了“分解的尽理精神”的西方又化的“架构表现”的环节,“外延表现”不足,只有道统而无学统(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