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乡土教材给乡村教育多一种选择

编者按 本文对我国当下乡土教材的编写、推广和使用情况作了点描,从中可以看出“乡土教育”和“乡村教育”在中国的现状。本报将对此保持关注,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到乡土教材的讨论乃至实际推动中,欢迎您将自己的想法发至本版邮箱dushuhxd@sina.com。$$  1  “我爱拉市海” $$    沿着丽江古城向东北方向行走,在翻越重山之前,远远就能看见山脚下一泓清澈的湖水,那就是拉市海。你可能早就对这个地名有所耳闻,拉市海是国际重要湿地,鸟儿的天堂。如今,当你走近拉市海时,除了清泠的湖水,翔舞的飞鸟,也许还会注意到湖边有老师领着一群孩子,正在做着什么游戏。老师告诉孩子们,中间的空地就代表拉市海,周边站一些同学扮演群山,其他人扮演溪流,绕过一座座山流入拉市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拉市海属于金沙江水系,流域汇水面积有265.6平方公里,这么多水,是由40多条大小河流和很多小溪水汇集而成的。”老师说,“如果没有山区人民对水源地的保...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01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试论乡土教材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意义与价值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中共中央,2017)。而振兴乡村,扶志扶智,传承与提升农耕文明,兴盛乡土文化,都离不开振兴乡村教育,尤其是离不开乡村教育的核心乡村元素——乡土教材。一、乡土教材的时代命运:从历史发展到现实困境乡土教材是展示局部地理与生态空间的自然、人文、社会、科技、经济的历史与现状的学校教学用书,它系统反映特定的地理与生态空间的建置沿革、地理环境、重大事件、经济建设、文化教育、民族风情、名胜古迹等(石鸥,吴小鸥,2009)。乡土教材与其他教材的最典型的区别在于它所反映与传播的是本乡本土的文化精神。我国现代意义的乡土教材肇始于20世纪初。在百年曲折的发展历程中,乡土教材映照出了中国社会特别是乡村社会的变迁,也记录了它自己在乡土文化拯救以及爱乡爱国的民族精神发扬上的独特担当。(一)乡土教材的历史发展我国最初正式的乡土教材是在清末救亡图...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材.教法》2018年11期
课程.教材.教法

守正创新:改革开放40年乡土教材发展与展望

3.长沙市岳麓区第一小学,长沙410205)一、乡土教材的恢复与提高(1978—1985年)“文革”结束后,教育工作急需恢复与重整。1978年1月教育部颁发了《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草案)》,规定小学设课8门,即政治、语文、数学、外语、自然常识、体育、音乐、美术,并进科目5~8门。中学设课14门,即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历史、地理、生物、农基、体育、生理卫生、音乐、美术,并进科目一般为8~9门。暂不开设外语的学校,可以适当增加语文、数学的教学时间,农村中学还可以适当增加生物、农基的教学时间,高年级可以开设适合农村需要的专业课。[1]3281978年秋,各科教学大纲编出,教授乡土教材内容的要求在分科教学大纲中就有规定,如1978年教育部颁发的《全日制十年制学校中学历史教学大纲(试行草案)》中规定“各省、市、自治区可以自编地方乡土教材,补充教学。地方教材的教学时间,各地根据情况自行安排”[1]329,1980年教...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学教学参考》2019年16期
中学教学参考

基于公众史学的历史乡土教材应用探讨

历史乡土教材是指“由学校或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组织人员编写”[1],主要选取本乡本土的文物史料、历史遗迹等内容的教材,但当前中学历史乡土教材的使用却受到多方桎梏,难有活力。值得一提的是,近来兴起的公众史学是一种以口述、编写通俗文章等独特方式记录公共社区人员的新形式,它有更广泛的受众人群,且针对的是身边的人或事,因而蓬勃发展起来。美国公众史学委员曾定义公众史学是一场推动历史协作研究和实践的、使专业成果更容易为公众所理解并从中受益的运动。对此,也有人持开放的态度,“认为保持公众史学概念上的开放性,有利于保持公众史学发展的自由度和活力”[2],这样不断扩大“公众”的范围,从而形成了“人人都是自己的史学家”“人民创造自己的历史”等口号。而在我国,“公众史学的研究对象是公众历史,具体地说就是研究公众历史的参与、生产与消费三大活动”,“这是一个全方位与公众相关联的史学体系”[3]。我国就有学者提出以村镇为单位,修村史、村志,让人们了解自己的家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齐鲁师范学院学报

近代山东乡土教材撰修探析

所谓乡土教材,是指“在学科课程标准(或教学大纲)的范围内,结合学校所在地方的实际和特点而编写的教材。如乡土文学、乡土历史、乡土地理等。通常由学校或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组织人员编写,内容主要是本乡本土的地理环境、文物史料、生产状况、文化设施、物产交通、内外贸易以及工农业发展的新成就等。有利于教学紧密联系本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状况,树立学生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爱国主义思想”。[1](284)中国乡土教材的大量编纂始于清末,20世纪初,在中央的大力倡导下,各省皆掀起了编修乡土教材的热潮。据统计,山东是清末民国年间编修乡土教材数量最多的省份,可谓这一时期乡土教材编撰的极好缩影。目前学界已有不少关于近代乡土教材的研究成果,但对山东乡土教材的专门论析尚属鲜见。鉴于此,本文拟对清末及民国年间山东乡土教材的编写背景、成书数量、编纂群体、撰修体例及内容特征进行探讨。一、清末教育改革与乡土教材的编修清末以降,随着对外战争的节节失利,国势日衰。危难之时,众...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教育学术月刊》2018年01期
教育学术月刊

百年中国乡土教材发展的基本走向

我国乡土教材有着百余年跌宕发展的历史。乡土教材于1905年后开始在新式学堂广泛使用,清政府颁布的《奏定初等小学堂章程》和《乡土志例目》成为清末乡土教材编写的直接依据。[1]民国时期乡土教材经历了一个曲折发展的过程,从民初沿袭清末乡土教材的编写到全国教育会议的推动,将民国乡土教材的发展推向高潮,后因内战爆发,乡土教材的发展步入低谷。新中国成立后,乡土教材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短暂的过渡时期,“文革”开始后,教材编写权力下放,为突出教材的“地方性”,各地开始自编教材,乡土教材的发展遭遇了严重的挫折。改革开放以后,乡土教材逐渐复苏,并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迎来了一波高潮。新课程改革以后,乡土教材纳入到地方教材的框架之中,开始了艰难的转型之旅。在这百余年的发展历程中,乡土教材的发展变迁有其自身的特征,总结这些特征对今后乡土教材的编撰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一、目标定位:从突出“由乡及国”到强调适应地区差异通过借鉴日本、德国等乡土教育的经验,结合我国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