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清知识分子的形象谱系

有扎实丰富的史料文献,但不是历史研究;有精妙的细节与情景,但不是小说;有节制的想象,但不是虚构;有人物形象,但不是传记……人物、场景、事件、历史、文化、精神、传统、学理等等,都纳入到一种沉思之中;在现代汉语的内部,以老祖母般的耐心,拾掇那些散乱的资料线头,编织出一种对象素材都无法预设的文体。我们只能说出这样的文体不是什么,却难以说出它是什么,这就是赵柏田先生的近作《岩中花树——十六至十八世纪的江南文人》。 $$称之为“形象谱系”,理由是:作者试图淡化宋明新儒学以来的学理逻辑,在概念的背后,去辨识两百年间,王阳明、袁中道、张岱、黄宗羲等个体生命的标记。他们的游历、讲学、授业、交友、从政、带兵、婚姻、疾病、感官享乐乃至性生活,以及其中那些微小的胜利、病理性的激情、荒野中的孤独感、感悟生死的肉体证词、那些令我们惊诧的儒学传承之中的异教徒气质,让历史面具的裂缝呈现为具有质感的时间纹理,在美与罪之间,编织出有关传统的神秘与复杂。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07年10期
文艺争鸣

明清知识分子的形象谱系

有扎实丰富的史料文献,但不是历史研究;有精妙的细节与情景,但不是小说;有节制的想象,但不是虚构;有人物形象,但不是传记。人物、场景、事件、历史、文化、精神、传统、学理等等,都纳入到一种沉思之中,并在现代汉语的内部,以老祖母般的耐心,拾掇那些散乱的资料线头,编织出一种对象素材都无法预设的文体,我们只能说出这样的文体不是什么,这就是赵柏田先生的近作《岩中花树——十六至十八世纪的江南文人》。之所以是形象谱系,作者试图淡化宋明新儒学以来的学理逻辑,在概念的背后,去辨识两百年间,王阳明、袁中道、张岱、黄宗羲等个体生命的标志。他们的游历、讲学、授业、交友、从政、带兵、婚姻、疾病、感官享乐乃至性生活,其中那些微小的胜利,病理性的激情,荒野中的孤独感,感悟生死的肉体证词,那些令我们惊诧的儒学传承之中的异教徒气质,让历史面具的裂缝,呈现为具有质感的时间纹理,在美与罪之间,编织出有关传统的神秘与复杂。经由宋明儒学的努力,其精神遗产的物质符号,正集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宁波通讯》2019年17期
宁波通讯

漫谈王阳明的“天理”

“天理”是阳明心学的一个核心概念。王阳明说“心即理”,“天理”总是与“心”相关联。“心”不是人的心脏,也不是人的心理,而是人的生命,是人生命的觉知。因此,我们理解“天理”,需要从人的生命出发,尤其是要从圣人的生命着手。读王阳明《传习录》,我们知道,圣人是“知个天理”和“尽个天理”。伯夷、伊尹、柳下惠、孔子四人均被称为圣人。王阳明用射箭来比方四人:“三子譬如射,一能步箭,一能马箭,一能远箭,他射得到俱谓之力,中处俱可谓之巧。但步不能马,马不能远,各有所长,便是才力分限有不同处。孔子则三者皆长。然孔子之和只到得柳下惠而极,清只到得伯夷而极,任只到得伊尹而极,何曾加得些子。”四位圣人的才力分限是不同的,但他们都能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极致,都能做到“力”与“巧”。由此可知,王阳明的“天理”是指一种条理,是人在具体情境之中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生命能量的条理。理解“天理”,关涉三点:其一,具体情境。人待人接物,就是在与他人(或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宁波通讯》2019年19期
宁波通讯

王阳明在精神层面上对禅学超越境界的融会

王阳明通过自己实存的精神探索,在精神层面上融会禅学无滞无碍的精神境界。这发韧于王阳明的早期思想阶段,大成于龙场悟道之后的后期思想阶段。据《年谱》记载,阳明十八岁时即“始慕圣学”,然而他对圣人之学的探寻十分艰辛。王阳明自己曾说:“今世学者,皆知宗孔、孟,贱杨、墨,摈释、老,圣人之道,若大明于世,然吾从而求之,圣人不得而见之矣。”他驰骋于辞章之学但发觉这不过是“无用之虚文”;他依照朱子循序致精、格物致知的方式来达到“物理”与“吾心”的合一,却始终无所得入,不得受用。在这种受到挫折的情况下,阳明转而出入佛老,受到禅学的吸引。但王阳明很快又“渐悟仙、释二氏之非”,并以“亲爱本性”开示一禅僧。因为在王阳明看来,禅学毕竟割裂了精神生活与社会伦理,它以伦理的生活世界的放逐为代价获得精神生活的提升。因此,禅学对王阳明的精神性满足并没有使他完全倒向禅学的怀抱,而是迫使他探索如何在儒学的立场上容纳禅学关于超越境界的思想。王阳明在精神层面上对禅学的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9年14期
意林文汇

王阳明对佛学的批判

王阳明常被时人诟病为禅,皆因心学的主要命题与佛教经典的提法有颇多相似之处。例如,王阳明主张“心即理”“心外无理”。《大乘开心显性顿悟真空论》:“心是道,心是理。则是心外无理,理外无心。”王阳明倡导“知行合一”,指出“一念发动处即便是行”。《六祖坛经》:“念念若行,是为真性。”王阳明也常常使用佛学术语,如“正眼法藏”“话头”“种性”“著相”等。以上并非是认定王阳明入禅的确凿证据,但至少说明他受佛学尤其是禅宗影响颇深。王阳明自谓醉心于佛老三十年,并曾一度萌生了离尘出世的念头,只是心中常存一念孝亲,所以犹豫不决。后来终于顿悟:“此念生于孩提。此念可去,是断灭种性矣(《王阳明年谱》)。”“种性”是佛教唯识学用语,耿宁指出“种性”为“在第八识(最深的心识,‘种子识’)中原初存在的(‘天生的’)向善之秉性(‘种子’)(《人生第一等事——王阳明及其后学论“致良知”》)。”王阳明领悟到,人的爱亲之心萌发于孩提时期,是天赋予人的本性。人若舍弃了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7年09期
炎黄纵横

王阳明、王维与平和九峰城隍庙

漳州平和县九峰镇,是明朝正德十三年(1518年)设置平和县时的县治所在地。这里,有一座与县衙同时兴建的、规制和规模均为全市各县最大的城隍庙,它就是历经近500年沧桑的九峰城隍庙。该庙香火兴旺,每年农历五月二十五日是城隍爷寿诞之日,不仅闽粤两地的民众纷至沓来,而且台、港、澳同胞和南洋各地的侨胞也不远千里前来进香朝拜。这座庙宇的闻名遐迩,不仅因它在信众心目中的地位,还在于始建时与一个大学者和一个大诗人紧密相连。他俩就是我国明代著名的“心学”倡导者王阳明和唐代著名诗人王维。我国的城隍崇拜,最早始于西周,隋唐以后逐渐流行。《太平广记》之“宣州司户”条称:吴地畏鬼,每州县必有城隍神。五代时期,城隍神已有诏封,例如,杭州城隍被封为顺义保宁王,湖州城隍被封为享俗安城王,蒙州城隍被封为灵感王等。宋代时,城隍崇拜被列入国家祀典。宋赵与时《宾退录》言及城隍崇拜:“今其祀几遍天下,朝廷或赐庙额,或颁封爵,未名者或袭邻郡之称,或承流俗所传,郡异而县不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王学研究》2015年02期
王学研究

王阳明居黔三年时间考

在《王阳明先生传习录》中,有一段是萧惠好仙、释,阳明先生警之:“吾亦自幼笃志二氏,自谓既有所得,谓儒者为不足学。其后居夷三载,见得圣人之学若是其简易广大,始自叹悔错用了三十年气力”;1在答《黄以方问》中有“及在夷中三年,颇见得此意思乃知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2在《与王嘉秀、萧惠好谈仙佛》中有“其后居夷三载,始见圣人端绪,悔错用功二十年”3等语句,可见阳明多处谈到自己居黔的时间是三年。按照《王阳明先生年谱》(以下简称《年谱》)记载,关于王阳明自京师(北京)被谪,至贵州龙场的叙述:“武宗正德元年丙寅(1506),先生三十五岁,在京师。二月,上封事,下诏狱,谪龙场驿驿丞。”“二年丁卯(1507),先生三十六岁,在越。夏,赴谪至钱塘(杭州)。”“三年戊辰(1508),先生三十七岁,在贵阳。春,至龙场。”(见图1)如果说王1123阳明是正德三年春至龙场,那么他离开龙场的时间是正德四年底,居黔时间不但没有三年,而且不足两年。是王阳明写错,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