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私小说“霸占”野间文艺奖

本报特约记者戴铮报道第60届日本野间文艺奖日前揭晓,佐伯一麦描写留学生活的长篇小说《Norge》荣膺大奖,西村贤太的《暗沟之家》和鹿岛田真希的《三度和音》分获野间新人奖。引人注目的是,《Norge》和《暗沟之家》均为私小说,作为日本文学重要门类而又一度沉寂的私小说“霸占”颇具权威的野间文艺奖,似乎预示着该类小说将再度掀起波澜。 $$野间文艺奖系依照日本讲谈社首任社长野间清治的遗志,设立于1941年,旨在嘉奖优秀的纯文学作品,并因川端康成、村上春树等著名作家的获奖而名声大振。不过,本年度的野间文艺奖及其新人奖几乎为私小说一统天下,着实出乎人们的意料。 $$佐伯一麦从1990年凭借《短路》获得野间新人奖开始,就一直以身边琐事为题材进行创作。此番获奖作品《Norge》描写“我”随妻子在挪威奥斯陆的一所美术大学陪读一年的诸多经历,将作者的私人体验和情绪融入到了悠长的海外生活之中。 $$佐伯表示,写作私小说的出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家参谋》2018年05期
农家参谋

关于日本“私小说”《棉被》对后世的影响

日本著名作家田山花袋,原名田山录弥,是二十世纪初日本“私小说”的创始人,他的主要代表作品有《棉被》、《南船北马》以《东京三十年》等。其中,《棉被》被称之为日本“私小说”的典范之作。从概念来看,作者通过第一个人称作为叙述手法的小说均可以称之为“私小说”。日本不少学者表示,“私小说”是日本的纯文学,同时也是散文文学的精髓。由于日本“私小说”在文坛引起了广泛推崇及议论,因此这个名词也油然而生。对日本“私小说”的忠实读者而言,《棉被》确实是一部经典之作,这部作品对中国作家、小说种类以及文学发展均具备很大程度的影响。若想汲取日本“私小说”的精髓,有必要对“私小说”的典范之作《棉被》进行深度解读。1私小说的典范之作《棉被》《棉被》的内容梗概:由日本作家田山花袋创作的《棉被》中,主人公竹中时雄处于中年,是个不大成功的职业作家,已婚且育有三子。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竹中时雄的工作和生活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工作方面,写作并不顺利,现实的压力让他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外语与外语教学》2018年04期
外语与外语教学

百年日本私小说研究评述

1.引言从“私小说”的概念产生至今,日本私小说的历史已有百年。百年中,围绕私小说的评论、研究从未间断过。综观日本私小说研究的历史,无论从私小说的内涵还是外延,无论是客观的、历史的,还是主观的、创造的,日本评论界对私小说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私小说研究”甚至成为一个独立的被研究领域,被称为“私小说评说”(铃木登美,2001:3),在私小说的嬗变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迄今为止全面梳理日本私小说研究史的著述有胜山攻的《大正私小说研究》(明治书院,1980)、石阪干将的《私小说的理论———关于其方法与课题》(八千代,1985)、德国学者日地谷的《私小说———自我暴露的仪式》(平凡社,1992)、日比嘉高的《“自我表象”的文学史———书写自我的小说的登场》(翰林书房,2001)、梅泽亚由美的《私小说的技法———“私”讲述的百年史》(勉城出版,2012)等。这些著述以作者独到的见解对私小说文论进行了概括和分析。其中日比嘉高的著作后面附有《私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6年24期
芒种

论日本“私小说”对郁达夫小说创作的影响

一、“私小说”初体验郭沫若曾说,中国文坛大半是日本留学生建筑成的,这么说虽有夸大之嫌,然而,中国的新文学深受日本的洗礼是毋庸置疑的。创造社、语丝社的主要成员大都曾有在日本留学的经历。郁达夫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1913年随兄长郁曼陀到日本,在日本度过了十年的留学生活。在日本生活学习的十年里,不管是日本文学还是日本文化都对郁达夫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郁达夫文学创作的根基,那么日本文化就是作品的枝叶。在中国古典文化的熏染下,郁达夫的作品中既能读出一种古典才子的才华横溢、伤感浪漫,也能体会日本文化对他的浸染。郁达夫在到日本留学之前,看了很多旧小说,在日本留学的前四年,他读了近一千种欧洲和日本的近代小说。日本作家中,田山花袋、谷崎润一郎、宇野浩二、岛崎藤村等作家的作品,郁达夫都有涉猎。以上所说的几位作家都是日本的“私小说”的代表人物,我们可以从郁达夫的小说作品中感受到日本“私小说”对其文学创作的影响。“私小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6年24期
《日语教育与日本学》2016年02期
日语教育与日本学

私小说的二律背反

贤明的诸君可能已经注意到,最近日本小说界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那就是小说中经常会出现一个自称为“我”的莫名其妙的人物。这个人物的相貌自不待言,就连职业、性格也概不描述,那写些什么呢?就是罗列一些奇怪的、类似感想一样的东西。稍加留意,发现小说的作者本人似乎就是这个“我”,大致形成了这样一种定式。因此“我”的职业就是小说家。只要一写“我”,就是指小说的作者,读者和作者对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以小说家为主人公,或者以“我”为主人公,并不应该受到非议,然而,读者因此而认为小说中主人公‘我’都是作家本人,小说叙述的都是真实的事件,就令人颇感遗憾了。这篇阐明了日本独特的私小说这一文学体裁的特点的引文,既不是伊藤整所写,也不是中村光夫所言,而是宇野浩二创作的小说《暧昧之世》中的一节。值得注意的是,这篇作品发表于大正九年九月的《中央公论》。这个事实引起我们关注的是:作品中只要有“我”登场,这个“我”就是作家本人,小说中的叙述也...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南昌教育学院学报》2013年04期
南昌教育学院学报

试论“私小说”诞生、发展及其影响力

“私小说”是日本近现代文学中独有的形式,它起源于自然主义文学,在日本文学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私小说”内容大多以作家自身的真实的生活经历和日常生活为素材,并加以艺术形式予以呈现,因此被称作“私小说”。考究“私小说”的诞生和发展,其代表作有田山花袋的《棉被》、岛崎藤村的《家》、德田秋声的《霉》、堀辰雄的《起风了》、尾崎一雄的《虫子的二三事》、葛西善藏的《湖畔日记》、《弱者》、志贺直哉的《在城崎》、泷井孝作的《松岛秋色》等。正如作家久米正雄曾说:“几乎所有现在的日本作家都在写“私小说”。”由此可见,通过对“私小说”进行研究,可以更好的帮助我们了解日本近代文学,进而更好的了解日本民族和日本文化。一、“私小说”的诞生(一)“私小说”的定义关于“私小说”的定义,目前日本评论界没有一致的答案,争议很多。《广辞苑》的解释是:“私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形式,是作者在叙述自己生活体验的过程中,表露自己心路历程的作品。大正时期达到全盛,也称之为心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