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教育社会学恢复重建的奠基之作

开栏语:在我们的阅读生活中,总有一些书是必读书,需要时时参考,但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初版之后久未重印,致使今天的读者难以找寻。有鉴于此,本报拟长期开设“值得再版的书”一栏,一方面反映读者的心声,另一方面传递出版界的再版信息,为读者和出版界的沟通搭建桥梁。来稿请对所涉及的书的内容、价值、地位以及在今天的参考价值等方面作精要的评述。期望著译者和出版界协助我们办好这个专栏,以便更好地为读书人服务。 $$    中国教育社会学自孕育创建至今已历百年,综观其发展历程可以发现,中国教育社会学走过了一条坎坷曲折的道路,其孕育创建于风雨飘摇的20世纪上半世纪,此后又经历了长达30年的停滞沉沦,自1970年代末以来进入了恢复重建和发展时期。张人杰教授主编的《国外教育社会学基本文选》(以下简称《文选》)就是成书于大陆教育社会学的恢复重建时期。该书推动了中国教育社会学的学科建设和发展,是中国教育社会学发展进程中的奠基之作。 $$    《文选》初版于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理教学》2019年03期
地理教学

《知识与控制——教育社会学新探》评介

《知识与控制》一书在教育社会学界具有极为深重的影响,自从1971年首次出版以来,就被英国选为教育社会学的一门课程,在教育社会学和课程研究中得到广泛引用。该书将课程与教学问题引入教育社会学的研究,预示着教育社会学研究开始转型,从传统研究领域关注分配和教育组织向课程和教学问题的研究转向。也标志着教育社会学研究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将课程中知识的组织视为社会的建构;课程、教学、评价这三种信息系统是教育知识编码的实现形式,其实现过程反映一个社会如何选择、分类、分配、传递公开性知识;知识分层则体现了知识分配与社会权力分配之间的关系。研究这类问题对于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具有很强的实践意义、理论意义和政策意义。本书一共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作为知识组织的课程、教授与学习”,以不同的方式超越了实际的问题,并力求对社会学的知识提出具有更加普遍性的问题。通过对社会学家未能提出问题和深入研究教育知识的社会组织的各种可能解释的考察,力求仔细研究这种“组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6年03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教育社会学导论

如果我们不经过客观的分析、全面的比较和冷静的反省,不进行深刻的理论探究与广泛的史料印证,以解答具有丰富而悠久的文化传统的文明中国为何在教育学和社会学理论方面显得如此不能与之相匹配,以及中国的社会结构和民族性格特征的本质所在等问题,就贸然企图建立我们自己的教育社会学知识体系,或者使外国教育社会学中国化,那么,这种努力即使是虔诚的,它的效果却不一定是预期的.我们知道,教育社会学不具有可作普迫解释的理论模型.如果盲目移植与本土文化传统、社会条件、与过去经验完全不同的舶来教育社会学,则会严重地腐蚀中国教育社会学的创造活力,使之完全丧失其独立的个性,因而使教育社会学的研究沦于形而下的比较或模拟研究的可悲境地.我们的出路在于,只有通过对中国社会与教育的多角度透视,只有通过对外国教育社会学知识传统的反省与批判,包括理论结构、概念、问题的选择,研究重点、方法的确立,才能使中国教育社会学摆脱移植与加工的性格,跳出“实用’与“实证.方法论的案臼。一...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17年01期
中国教师

日本学者眼中的中日教育——访日本教育社会学学者新保敦子

新保敦子日本早稻田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早稻田大学现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东京都荒川区教育委员,教育史学会理事、国际交流委员、纪要编集委员,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第六届、第七届理事,与魏曼华、郑新蓉合著《我的教师之路——中日中小学教师口述史》。新保敦子是北京师范大学(以下简称“北师大”)客座教授,长期从事家庭教育、少数民族和女性社会学的研究。近日,新保教授在北师大授课讲学,本刊记者借此机会,围绕中日基础教育中的一些基本问题采访了新保教授,以期获得教育社会学视角下的中日教育比较。中国教师:20世纪80年代初,您来新保敦子:我是1981年来北师大留学中国留学。此后的30多年间,您经常来中的。那时候,中国教育给我的感受是比较国交流访问。可以说,您见证了中国基础重视高等教育,在基础教育方面则比较重教育的发展变化。在您眼中,中国的基础视重点学校。因为那时“文化大革命”刚教育都发生了哪些明显的变化?结束不久,高级知识分子十分缺乏,所以培养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09年S1期
中国教师

试论教育社会学的研究与教育

我们说任何一门科学的发展和建设,都不能不伴随着对研究对象、范围、学科地位等基本问题的研究和明确,而对这些问题的较为明晰的认识,正是学科发展和成熟的重要前提和标志,也会对各种实际教育过程中起到统帅和指导作用。因此,首先对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进行初步的探讨。一、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关于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目前在国外学术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可谓众说纷纭。有的学者曾把西方教育社会学者所作的教育社会学的定义和研究对象归纳为四类:(1)以教育为社会化的别名,认为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应探讨社会化的过程;(2)认为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为研究教育的社会价值及社会学观;(3)主张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为社会学原理的教育运用;(4)将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视作为对教育制度作社会学分析。如果说片面性是西方学者难以克服的弊病的话,那么我们是在马列主义指导下来研究教育社会学,完全有可能全面地科学地揭示出它的研究对象。那么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究竟是什么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8年09期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教育社会学的历史转向及其反思

一、在历史的垃圾箱中翻找:社会学的历史转向在现代学科体系中,历史学和社会学虽然同属社会科学但是却有着不同的分工,“历史学是一种明确的、记述式的社会科学,其目的在于建构过去社会的图像。社会学则是一种抽象的、理论化的社会科学,关注那些支配社会组织与社会变迁的法则与原理”[1]14;特别是现代社会学关注的焦点在于当代社会结构而对历史上的社会变迁研究处于阙如状态。“社会学家乐于把时间上的演进留给历史学家来研究;而作为交易的另一方,一些历史学家也准备把社会体系的结构特征交给社会学家。”[2]98但是,学科毕竟是人为划分的结果,是研究者为了研究的方便进行的切割而不是问题自然的分层。现实问题的分析往往不仅需要社会学提供结构性的分析框架同时也需要对问题进行追根溯源。因为现实问题的出现有可能早已在历史上的某一时刻埋下了“祸根”。所以艾布拉姆斯指出,你可试着提出一些与当代世界有关的重大问题,然后看看你可不可能不借助历史直接回答。譬如,一旦发展者确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