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要因为科学而疏远好书

有一位优秀的美女编辑不止一次告诫我:千万别在书名中出现“科学”字样,因为读者一见“科学”就会被吓跑。这比史蒂芬·霍金的出版商曾经告诫他“书中每出现一个方程,书的销量就会减半”更为彻底。不过盘点2009年本人经眼的科学文化书籍中的九大好书,发现还是有三种在书名中出现了“科学”字样,还有一种出现了“万有引力”字样。 $$    当然,我们千万不可因为“科学”而疏远了真正的好书。虽然纯粹的科学技术书籍现在早已无法进入公众阅读层面,但那些“科学文化”书籍,即不仅涉及科学技术的某些方面,同时更关注科学技术与社会的相互作用,并上升到文化研究层面的书籍,仍有可能进入公众的阅读视野——尽管和那些畅销书相比仍然是相当小众的。 $$    以下所述2009年度科学文化九大好书(按出版时间先后排列,并照例包括2008年12月出版的书),主要依据的是我个人的阅读感受。 $$    1、《古代世界的现代思考——透视希腊、中国的科学与文化》,[英]G·E·...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写月报》2019年17期
读写月报

阿西莫夫之基地——《基地》荐读

【选读】第一章哈里·谢尔顿——生于银河纪元11988年,卒于12069年。以通用的基地纪元来说,是前79年到元年出生于大角星星系行省[原文为Arcturus,中文名为大角星。“星系行省”几个字是为方便理解添加的。]赫立孔星[原文为Heli-con。赫立孔山是传说中文艺女神的居住地,此处借指某颗行星,同时暗示着谢尔顿超人的智慧从何而来。]的中产阶级。(根据不甚可靠的传说,其父亲系该星球水耕场上的烟草农夫)早年便展现出惊人的数学能力,有关他的轶闻不胜枚举,有些还互相矛盾,据说在两岁时他就…………毫无疑问,他最伟大的贡献是在心理史学的领域。谢尔顿仅以少数模糊的公理创建了这门学科,留传后世却成为费解的统计科学…………有关其一生的细节,现存的最具权威的是由盖尔·多尼克所写的传记。年轻的他在谢尔顿这位大数学家过世前两年与之相遇,关于这次会面所发生的事……——载于《银河百科全书》(引自《银河百科全书》的所有章节均出于基元1020年的第116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6年22期
北方文学

在“史诗”与“神话”间摇摆——试论《基地三部曲》中的“心理史学”

艾萨克·阿西莫夫的《基地三部曲》,在他所有的科幻小说创作中,地位极高。此作不仅于1966年获得雨果奖“空前最佳系列”,更被无数科幻爱好者喻为“圣经”。小说通过对“基地”不断面临险境而一次次化解的描写,成功构筑起一幅波澜壮阔的“银河史”,而其中最让人称道的设计,就是“心理史学”。但通过对这一虚构的“学说”进行分析,它似乎也造成了小说在“史诗”与“神话”取向间的“摇摆”。虽然对于“心理史学”的研究文章颇多,但这一问题似乎并未受到足够重视。一达科·苏恩文在《科幻小说变形记》中引用洛特曼的话对小说的“神话”和“史诗”结构进行了区分,他说:“所有的小说文本都分布在神话结构和史诗结构这两级的区域之内,神话结构的现世时间是循环式的,而史诗结构的现世时间是发展式的。”1通过这一定义,达科·苏恩文给出了“现代科幻小说处于史诗结构的霸权之下”这一观点。以这一视角观照阿西莫夫的小说,然,也不尽然。因为根据达科·苏恩文的观点,以塞佛·哈定、侯伯·马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科学Fans)》2017年02期
课堂内外(科学Fans)

阿西莫夫,带你敲开科幻的大门

假期里小伙伴们终于有大把时间看课外书了,作为科幻小说爱好者,什么书一定要看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银河帝国》了!爱好科幻作品的人,如果不读一遍阿西莫夫的小说,人生真的很不完整。什么?你没听说过《银河帝国》,那你肯定听说过《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吧,《银河帝国》的作者阿西莫夫与这两本书的作者儒勒·凡尔纳,还有英国小说家乔治·威尔斯并称为科幻历史上的三巨头,他被称为科幻界的莎士比亚,是西方现代科幻小说的开山鼻祖之一。这位天才科幻家,15岁就开始创作科幻小说,投稿多次却都被退回。但少年并没有放弃,一直坚持写坚持投,还加入了学校的科幻俱乐部,就连大学学的学科也和科幻脱不了关系。后来他的稿子终于被接二连三地刊登,19岁就能用作品的稿费来支付自己的学费了。阿西莫夫这一生一共创作了五百多部作品,涉及数学、天文学、化学、生物学、地球科学等数个学科。他曾荣获最高科幻奖雨果奖。为了纪念这位科幻伟人,人类用“阿西莫夫”来命名了小行星5020。说到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飞碟探索》2017年02期
飞碟探索

未知的浪漫金星

金星曾经和地球一样适宜生存。我出生的那一天是1959年的冬至。那天,《生活》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目标:金星——那里可能有生命!”文章讲述了科学家如何乘坐热气球到达海拔24 000多米的高空,用望远镜对金星大气层进行观测,以及水的发现如何增加了金星上存在生命的可能性。作为一个孩子,我十分热衷于阅读艾萨克·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幸运的斯塔尔》和《金星的海洋》,小说讲述了人与金星上能够进行心灵感应的青蛙一起在海底冒险的故事。1975年,我15岁,我家的一位世交(他是一位行星科学家)给了我一张第一次从其他星球上拍摄的图片——金星的照片。苏联的“金星9”号探测器发回了一张黑白图像,图像上角岩遍地,布满细尘。在一片明亮天空的映衬下,金星看起来并不像我所痴迷的“阿波罗”拍摄的月亮那么神秘,而更像一个奇异、阴暗的荒漠,让你希望有朝一日能造访它。然而,对我的许多同行来说,金星很快就失去了它的浪漫气息。在研究另一个行星的任务中,科学家的首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家》2014年03期
科学家

“科幻大师” 阿西莫夫

1964年,纽约举办了世界博览会,也就是在这个博览会上,阿西莫夫敏锐地感知到了未来社会的气息,并在随后写下了一篇展望半个世纪之后的2014年的文章,发表在了《纽约时报》上。“那个时候(2014年)的电视机,屏幕墙将会取代普通设备,透明立方体将出现,在这个立方体里面,三维可视技术将成为可能。事实上,在2014年的世博会,一个热门展品将会是一个3D电视机,人们可以在其中看到芭蕾舞表演。随着立方体的缓慢旋转,各种角度都能被欣赏到。”阿西莫夫在这篇文章中热情洋溢地勾画了2014年人们生活的图景和科技发展的水平。而如今身处2014年的我们,回头再品读这篇文章时发现,这位卓越的科普作家、科幻大师,竟然如此精准地预言了半个世纪后人们的生存状态和技术水平:3D电视、无人驾驶汽车、智能通讯设备,这些如今正逐步走入普通百姓生活的科学技术,都在阿西莫夫的预言之中。他并非具有预知未来的超能力,他只是对科学发展趋势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当然,这离不开他在科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