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监管:中国股市发展的保障

用了近10年的时间,中国证券市场的管理者们终于开始了管理方式从以调控为主向依靠监管方式的转变。尽管这一切来的稍微迟了些。而这期间,中国证券市场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资本市场100年甚至200年的历程。$$当新一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周小川明确表示“市场的事情由市场自行解决”;监管部门只充当“裁判员”,对市场“只监管”,而不再以“调控指数为目的”。这意味着,最具市场经济特征的证券市场可以按照自身的规律来运行、发展,而不再受到过多的来自人为甚或行政的干预。也宣示了长时间笼罩着中国证券市场的“政策市”阴影逐渐消退。$$监管部门也可以卸掉多年来压在身上的重累,结束管理中“颤颤巍巍走钢丝”的历史,改变证券市场发展中“政府独大”的状况;而将精力更多地倾注于规范和发展市场,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上。这对于广大的投资人来说,对监管部门的调控既期待又担忧的历史终于也可以画上一个句号,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轻松和解脱。$$监管体系逐步建立$$在当地政府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金融科学》1993年02期
金融科学

香港“中国股市发展与中外股市比较研讨会”纪要

第一届cr中国股市发展与中外股市比较研讨会”于1992年12月13日至17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召开。本人有幸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与境内外专家学者切磋了学术,交流了信息,广交了朋友,受益匪浅,现将会议情况纪要如下: 一、会议概况 这次会议是由中港股市研究小组发起并组织,有大陆、香港、新加坡、台湾四方面5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共收到论文31篇,归纳为如下四个大问题进行研讨: (一)股份制:与股市发展;(二)中国股市运作,(三)比较与数量化研究; (四)中国股市前景探讨。 会议由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所长赵海宽教授致开幕词。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行长、香港联合交易所行政总裁、香港基金总经理等参加了开幕式,并作了发言。会议请几名专家作了专题辅导报告,其中有中国万国证券公司总经理,报告的题目是“上海B股的发行与前景展望”,有北京大学教授肖灼基,题目是“中国股市现状及发展前景”;有香港城市理工学院教授何忻基,题目是“金融衍生:[具”。还有其它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方经济》1950年80期
南方经济

中国股市发展的问题与思考

中国股市发展的问题与思考文/刘少波我国股市以九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股市几十年历程,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但是,由于缺乏股市发展的系统设计和各方面的配套推进,因而在股市迅速发展的过程中,也暴露出许多问题:(1)相当部分的企业股份制改造后并未从根本上转换经营机制,法人产权制度和法人治理制度并未真正形成,使股份制改造的意义未能得到充分体现;(2)股票市场的规范化和市场化程度仍比较低,股市运作的无序状态并未从根本上扭转;(3)股市短期行为症相当突出,股市行情波动剧烈,以至于常常超我们这样一个年轻的脆弱的市场应有的承受能力;(4)上市公司行业结构没有体现产业政策的要求,公司规模普遍较小,股权过份集中;(5)股市参与者盲目抢夺股市利益,股市承载的使命太重,取之者多;(6)交易体系拓展缓慢,交易品种单调且层次较低,避险保值手段缺乏,市场创新艰难;(7)证券从业人员素质较低,证券业自律体系尚未形成,自律能力较差;(8)市场分割现象极为严重,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1950年50期
浙江学刊

论中国股市发展的若干问题

论中国股市发展的若干问题许广跃许广跃,男,1958年生,1982年毕业于杭州大学。一、中国股市发展的背景中国股市在1990年以前,基本上处于冷冷清清、低价徘徊的局面。1990年以后,正当最热心的股民感到莫衷一是,最权威的行家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中国股市却突然之间模样大变。“人气”浓郁,演化出当今中国的一大金融热点。应该说这种情况不是偶然的,它有着深刻而又广泛的背景。一是改革开放不断地向纵深发展。众所周知,改革开放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事件和主旋律,也可以说是股市发展的条件和最深厚的土壤。首先,改革开放带来思想大解放,观念大变革,为股市发展的形成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社会心理基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实现了中心工作的战略转移,全党、全社会把发展经济、实现四化作为最大的政治。这时横亘于我们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是思想障碍。从1978年开始,党中央发动了一个接一个关于思想解放大讨论、真理标准大讨论、生产力标准大讨论,姓“社”姓“资”大讨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财经》2008年09期
新财经

中国股市为何总是暴涨暴跌

管理层一直在强调“防止股市大起大落”。但中国股市大起大落的现状,使这种愿望化为泡影。那么,中国股市大起大落的根源在哪儿?回顾中国股市发展历程,几乎每一次股市的大涨与大跌,都是人为干预造成的。在股市上涨时,有关部门及官员如坐针毡,担心形成巨大的泡沫,便出台调控措施打压,抑制股市上涨。如1996年10月起,监管层连下“十二道金牌”,抑制股市上涨。但是,股市到底有没有泡沫、泡沫有多少?有关部门及官员,没有明确的计算公式和判断依据,而是根据自己的感觉判断,并以此出台干预股市的调控政策,这种草率态度,在全世界都难找出第二个。世界上所有的证券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都是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关注的是游戏规则的刚性和合理性,确保每一个交易者都在同一规则下博弈。而我们的证券监管机构及有关部门,却忽略了最基本的功能——确保游戏规则的公平和刚性。把“不务正业”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方面,政府干预股市的冲动极其强烈,而这种干预本身不受外界的监督与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50年20期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改善中国股市发展规模现状的苦干对策思考

改善中国股市发展规模现状的苦干对策思考何孝星,徐轶截至1993年12月31日(199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我国股市挂牌的全部股票为218种,其中“上交所”128种,“深交所”95种。1993年全年A股成交231.59亿股,成交总金额4187.07亿元,与1992年比,成交量增加高达5.72倍。其中沪市1993年A股由年初29只上升到年底101只,流通筹码由不足5亿扩至53亿元;深市A股则由1991年6只到1992年24只,1993年底即达76只。深沪两市总市值一年内增加了3.08倍,达到3519亿元。另至1993年底,全国股份制企业累计1.3万家,仅1993年一年至少新增股份制企业9440家,其中对外发行股票(包括社会公众股、企业法人股、社团法人股等)的股份公司有4000多家,股本总额约为2100亿元。①中国股市在短短二、三年内如此高速扩容,无论从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的股市发展史来看,均是史无前例的。由此必然带来自1993年下...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