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政策市迷局追问全流通

现在,中国股市似乎到了脱胎换骨的时候了。已经持续两年的国有股减持悬念正在反复向我们预示一个道理:如果说政策市从一诞生就开始走向终点,那么现在也许可以说,它已经走到终点。$$  政策市的出现是一种逻辑的必然。中国股市源自“温箱”里的一项实验。继尔,它被定位成国有企业圈钱的一种工具。这种定位决定了上市公司股权少部分流通大部分不流通的必要性。就像一些国有企业依靠政策性盈利维持生存一样,中国股市因此依赖政策的奶瓶提供养料。$$  但是,国有股减持事件的发生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对于两年来市场的表现而言,国有股减持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意味着灾难。然而同时,对于在政策的摇摆中艰难前行的中国股市的前景而言,国有股减持犹如打开了一条新通道。$$  尽管上市公司优惠税率的丧失已经宣告了股市“温箱时代”的结束,股市为国企改制服务的任务也在淡出,但是,只有国有股减持事件发生之后,股市才终于得以以真面目示人,人们也才终于得以看到股市的真面目扭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2017年15期
中国金融

“政策市”的生成与治理

A股“政策市”与“散户市”的制度根源1990年12月,我国A股市场正式“开门营业”。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经济仍处在计划经济与短缺经济的困扰之下,私营经济与民营企业体量仍很小,金融市场正处在初创阶段,金融抑制特征显著。在这样的经济背景及市场环境下,A股市场从诞生开始就被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计划管理、行政管制。2001年初,A股市场正式允许民营企业IPO。与此同时,为确保公有制主体地位“不变色”,最初法规明确规定“国有股”“法人股”不允许流通转让,这就是股权分置的根源;直至2005年,通过股权分置改革才重新赋予了国有股、法人股同等的可流通、可转让的合法地位。在此期间(1990~2001年),我国A股IPO一直实行计划配额及行政审批制。2001年初,保荐核准制取而代之。由此可见,A股市场的诞生受制于计划经济思维的影响,指令性计划及行政管制被直接植入刚刚建立的A股市场,这应该是A股“政策市”生成的时代大背景。在此背景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2年12期
中国广播电视学刊

“政策市”的广电样本

“政策市”是我国独有的一种经济现象,主要是指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实践中,以行政力量为主导的市场化改革与发展模式。“政策市”一度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专用词根,被冠之以房地产、汽车、证券等前缀,便能勾勒出该行业市场的概貌。“广电政策市”作为文化领域的代表,为中国式市场经济发展模式提供了独特的文化样本。从我国广电业改革与发展的起点、沿革及现状来分析,“广电政策市”主要有两个成因:一是由广电业的政治、经济双重属性决定的。广电业不可能像其他竞争类行业那样100%市场化,从宏观体制到微观机制必然是“政策+市场”的二元结构模式。二是由广电业的管办体制结构模式决定的。无论改革之前的管办一体、局台合一,还是改革之后的管办分开、局台分离,行政管理部门与广电媒体始终是构成广电行业的两大主体,管、办的职能分工及各自运作分别与政策、市场呈一一对应业建设、产业发展和改革深化,并形成了“一体两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资》2008年04期
中国外资

A股“政策市”宿命

3月20日,中国A股继续着“跌跌不休”的表演,沪指开盘3721.50点,午盘收于3644.86点,10:30左右,更是跌至3516.33点,跌幅高达6.14%,大有考验3500点整数关口的架势。“中国股市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股市远未跌尽”、“熊世降临”……诸多恐慌言论扑面而来,市场神经俨然已是歇斯底里。基本面之惑从基本面来看,关于股市“牛气”渐散的争议,市场分析可谓莫衷一是。“次贷危机”卷土重来,中国无法独善其身?恐怕过于牵强。处于次贷震中的美国股市,至今下跌仅10个百分点;反观中国A股市场,上证综指自从去年10月16日一举跨越6124点的历史最高位之后,截止今年3月20日,已经下跌了2600多点,跌幅超过43%。与美国股市相比,中国股市似乎更像是“惊弓之鸟”。中国股市“泡沫”未尽,还需全力挤压?恐怕过于偏激。目前,中国股市已经呈现出普跌的势头:那些业绩不好的公司固然正被投资者看空,就连某些资产结构良好、业务方向明晰、产业潜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市场》2008年11期
中国市场

A股的“政策市”困局

在一个公平、公正、透明、成熟的资本市场支撑市场的基本是一种各方(包括政府)都必须遵守的游戏规则,这一游戏规则的确立需要最大限度地体现各利益主体的意志。而在’‘政策市’‘中.没有一个固定的游戏规则.政府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随意影响、修改游戏规则。股市有涨有跌这既是资本市场一个最重要的特点也是资本市场独特的魅力所在。但是,其走势应该能够基本反映实体经济的运行轨迹,即使有短暂的脱离也至少不应该经常与基本面相背离,而是应该具有一定的可确定性、可预期性。无论在哪个国家.股市在一定程度上的可预期性都是吸引投资者、回报投资者的一个最基本的元素。否则.就一定存在着某种制度性缺陷。海外投资者无法理解.为何当股市暴跌的时候,投资者寄希望于政府出面干预。股市的涨跌难道不是正常的吗?世界上哪有只涨不跌的股市?是的在成熟资本市场浸润的人他们无法理解“政策市’‘也无法理解“政策市’‘下投资者的焦虑和痛楚。政策市’‘由于过多的人为痕迹而留下诸多漏洞,终难免被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风窗》2008年04期
南风窗

A股的“政策市”困局

2007年底,某国际投资者从香港股市撤出资金时,说了一句话:担心香港市场成为“政策市”。2007年8月2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港股直通车”方案,到“港股直通车”被叫停,香港股市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而这样的过山车内地投资者经常都在坐,只不过有的人坐的是“长途”有的人坐的是“短途”。从长周期来看,早在2001年6月,上证综合指数就到了2245.43点,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情况下,作为实体经济影子的股市却踏上漫漫熊途,一口气跌到2005年6月6日的998.23点低点,市场的净损失超过1万亿元。然后,股市步入牛市,到2007年10月16日,创下6124.04的历史最高点。随后,又踏上快速下跌之路。截至1月29日收盘,下跌幅度接近30%,而即便深受次债危机困扰的美国,截至2008年1月29日其股市跌幅还不到13%。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期间,中国实体经济几乎没有什么明显变化。从短周期来看,2007年5·30大跌,短短几天时间就使不少股票下跌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