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戏曲史料暗藏潜力

戏曲是我国古老的艺术,一直深受人们的喜爱。很早以前,以戏曲为题材的各种艺术品就相继问世,收藏这些含有戏曲故事的艺术品,像戏曲史料书刊、报纸剪贴、演员照片与书信、名角的书画及有关戏曲史料的画片等都是热捧的门类。在戏剧界,戏曲史料一直受到戏迷朋友们的喜爱,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戏曲史料最早的可以推到汉代的石刻画像上去,而梅兰芳先生是近现代戏曲史料的收藏大家。当然本文只着重谈百年来的戏曲史料。$$  戏曲最后的一次鼎盛时期是清代末年。当时清宫演戏风气很盛,慈禧太后、光绪皇帝都是很喜欢听戏,所以就把社会上一些著名的演员请到宫里去演戏,这叫内廷供奉。现在我们还能见到故宫的戏台、颐和园的德和园大戏台。在演戏的时候就有人呈上一个折子,上边写着一些剧名和演员的名字,这个折子实际起到一个戏单的作用,由主人随意点唱。辛亥革命以后就有了些改革,在剧场里演出。为了便于大家对剧目的欣赏和对演员的了解,戏单、戏报、小唱本出现了。再之后,以某个名角、某个戏班、某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原文化研究》2017年06期
中原文化研究

明清日记戏曲史料的分布与价值

日记是记载个人日常的生活、语言、思想、行动的文字。这种文体按照时间顺序记录作者的亲身经历和见闻,以及作者对人对事的看法,历来被认为具有直接史料的价值,是治史者所必须参考的资料。古代日记有多种称呼,如“日录”“日历”“日史”“日谱”“日志”“纪略”“偶录”“琐识”“纪游”“纪程”“随笔”“笔录”“杂录”“笔记”“札记”“扈从记”“随使纪”“行记”等,仅从标题看难以准确分辨日记和笔记。现存的大量稿本日记并没有名称,很多只标注年份,如“乙亥日记”“壬辰日记”之类,后人为便于区别,往往笼统地用日记作者的姓名、表字、谥号或者书斋名,称其为某某日记,如《翁同龢日记》《祁忠敏公日记》《玉华堂日记》《萧斋日记》等。此外,还有一些日记虽标其书名称为“日记”,事实上并非日记,如明代许浩的《复斋日记》,书中记载均未标明时间,所记亦多为传闻,实为笔记文体。明杨豫孙《西堂日记》、清张文《螺江日记》亦未标注时间,所记内容亦是日常所感,非记事体。从目录学角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04年01期
戏剧之家

收藏戏曲史料还应尽早着手

戏曲是我国的传统艺术。很早以前,以戏曲为题材的各种艺术品就相继问世,收藏这些含有戏曲故事的艺术品,像戏曲史料书刊、报纸剪贴、演员照片与书信、名角的书画及有关戏曲史料的画片等都是热捧的门类。在戏剧界,戏曲史料一直受到戏迷朋友们的喜爱,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戏曲史料最早的可以推到汉代的石刻画像上去,而梅兰芳先生是近现代戏曲史料的收藏大家。当然本文只着重谈百年来的戏曲史料。 戏曲最后的一次鼎盛时期是清代末年。当时清宫演戏风气很盛,慈禧太后、光绪皇帝都是很喜欢听戏,所以就把社会上一些著名的演员请到宫里去演戏,这叫内廷供奉。现在我们还能见到故宫的戏台,颐和园的德和园大戏台。在演戏的时候就有人呈上一个折子,上边写着一些剧名和演员的名字,这个折子实际起到一个戏单的作用,由主人随意点唱。辛亥革命以后就有了些改革,在剧场里演出。为了便于大家对剧目的欣赏和对演员的了解,戏单、戏报、小唱本出现了。再之后,以某个名角、某个戏班、某派某流的唱段介绍为主的小册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1年05期
名作欣赏

20世纪戏曲史料学史述要

众所周知,进入20世纪,受西方学术思潮的影响,延续数千年的中国传统学术文化体系,逐步完成了由传统向现代的历史性转换,而戏曲史学的形成与发展同样经历并体现着这种变化。王国维率先以西方学理形态治戏曲史,对于元曲他“辄思究其渊源,明其变化之迹”,并且认为“世之为此学者,自余始”,其《宋元戏曲史》是中国各体文学史中最早出现的权威性著作,他所开创的命题与范式成为20世纪戏曲研究的基本模式与构架,此后众多研究者纷效其法,不断对戏曲史料进行搜求整理刊印。这一百年来,研究者不但搜集修订编制了许多专门性的戏曲史料学著作,而且发现了大量的戏曲文献,为戏曲史学和戏曲文献学的建立完善奠定了坚实基础。对20世纪戏曲史料学的发展历程进行全面回顾与总结,不仅体现出百年戏曲史研究的整体特色,同时也决定着戏曲史研究的基本格局与走向,意义深远。根据20世纪各个时期戏曲史料搜集整理研究的不同特点,笔者将20世纪戏曲史料学的创建演进过程分为三个阶段,以下分别叙之:从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艺术学界》2018年02期
艺术学界

方志戏曲史料著录的特点、成因与启示——以山西省为例

k志作为研究一地之社会、历史、经济、文化、风俗等诸方面的重要文献资乂7料,供各科学人从中汲取营养,为学界熟练应用并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其中记录戏曲的内容丰富,早就为戏曲研究者所关注,如赵景深、张増元编的《方志著录元明清曲家传略》[1]即开启了利用方志研究戏曲的先河。山西历史文化悠久,方志典籍存量丰富,其资料价值已经得到充分重视。就戏曲方面研究而言,相关研究成果既有对方志资料的汇编与考证,如王海燕《山西方志及碑刻所见民间演剧史料辑考》[‘]一文,对山西方志演剧史料进行辑考及其价值探讨。又有从中采摭材料以作为研究的佐证,如王能长则著文对山西方志赛文化进行了初步探讨。[i]然更多的研究是在著作当中,与其他材料一起共同佐证某一话题,如段建宏《戏台与社会:明清山西戏台研究》[4]、冯俊杰《山西戏曲碑刻辑考》[]等等。这些可归为“以戏曲为体,以方志为用”模式研究。如果转换视角立足于方志本体,则会发现有一个重要问题研究者均未涉及,那就是戏曲文...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古代小说戏剧研究》2017年00期
中国古代小说戏剧研究

清代诗词中散见戏曲史料学术价值再探(下)——《清代散见戏曲史料汇编(诗词卷·二编)》导论

三、“二编”收录戏曲史料所涉及的不同地域、场所的戏曲活动“二编”所收文献,曾时而涉及官宦士大夫间之交往,最常见的则是“每宴必陈剧”[1]。此举自然是助推了戏曲艺术的流播,以致各地域戏曲演出活动频频出现。如康熙初年,山西就有戏曲名班曰“宫裳”者。万树【透碧霄】〈闻宫裳小史新歌〉词之小序曰:晋地歌声骇耳,独班名宫裳者解唱吴趋曲,竟协南音,丝竹间发,靡然留听,几忘身在古河东也。因赏其慧,酒余辄谱新声,授令度之。计得传奇四部,小剧八种,登之红毭上,亦能使座中客且笑且啼,岂可以并州儿语聱牙,遂抹煞三四迦陵雏耶?其族皆乔氏,因宠以斯词,盖拟诸铜台春色云。[2]万树乃著名剧作家吴炳之外甥,阳羡(今江苏宜兴)人。学识明达,以国子生游都下。据《嘉庆宜兴旧志》,其又曾“客游秦晋”[3]。然究竟何时“客游秦晋”,志书未载。张慧剑《明清江苏文人年表》“清康熙四年(1665)”,据《常州词录》载,万树于本年“游陕西兴平石亭,作《游石亭记》散文词”[4]。...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