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企业首要的社会责任不是捐赠

【编者按】过去的5年,中国民营企业开始积极回应社会及公众对自己超乎利润之上的要求,“让社会的空气湿润起来”,这是这个群体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未来5年,企业社会责任将有着更深远的意义,履行社会责任能否真正落到实处,不仅将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动力,还关系到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家能否走上更高境界。全国工商联十大期间,本报推出“企业与社会责任”专栏,让我们听听企业家代表和有关专家怎么说。$$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在一次谈话中表示,中国只有10万家企业捐款希望工程,按照比例,99%的企业没有参加捐赠。后来,这句话被媒体误读并传播开,成了“中国99%的企业不捐赠”,引发了关于中国富人为富不仁的争论。$$16日,徐永光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他强调企业最根本的社会责任还是要把企业做好,“我所在的基金会是最需要企业捐钱的,但还是认为企业最大的社会责任不是慈善捐赠”。$$先办好企业,再行善举$$记者:相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9年Z1期
中国慈善家

徐永光:走向自由

做公益30年,支持他的力量是寻求自由自由是我生命的追求时代的滔滔波浪千重万重,是什么支撑一个人走过漫长征途,跨越山河大海?是信念。2019年,徐永光70岁。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的际遇自是翻转浮沉。徐永光生于浙江温州的城市贫民家庭。那一代人,几乎都是“风暴之子”。徐永光的“开蒙老师”是有线广播,他常趴在窗台上,醉心于喇叭里传出的红色音乐和时政新闻。1966年,因“站错了队”,他处境困难,无奈之下外避。两年后,徐永光应征入伍,希冀新的生活,却因一个亲戚的原因而入党受阻。强调纪律和等级的军队锤炼了他,但他更想回家。服役期满,他放弃提干,回到家乡的邮电局当了一个汽车修理工。1973年,邓小平重新主持工作,恢复高校招生考试制度,徐永光报考了大连海运学院。世事多舛,“白卷英雄”张铁生横空出世,全国考试作废。“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徐永光开始思索此生所求,“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自己的生活信念,为什么活着,怎么个活法。”受温州永嘉学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7年Z1期
中国慈善家

徐永光:把一池死水搅活

他太愿意挑起争论了,甚至不惜让自己当炮灰2016年年底,徐永光参加了几场公益圈的活动。他发现,当他上台再讲“公益市场化”时,批判的声音居然没那么多了,“很多人还点头。”他已习惯自己的一些提法引发众议。有人对他说,他太愿意挑起争论了,简直是不惜让自己当炮徐永光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灰。炮灰这个词,他还挺受用,“我就是要把一池死水搅活。”为了鼓励八方来辩,他措辞大多尖锐犀利,自己称之为“矫枉过正”,且语音铿锵,说到激动处,肢体语言越加丰富。他顽笑道,最怕公益圈的脑子都“木在那里不动”。早在2010年,徐永光即前往英国考察社会企业。2015年,他和深圳残友集团创办人郑卫宁倡导,国内十六家基金会、研究机构、社会投资机构联合发起了“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在第一届“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上,他提及“公益市场化”概念,即用商业的手段做公益。这一概念并非他原创,也并非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宣导,仍引发不小波澜。“现在连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7年Z1期
中国慈善家

慈善法立法推手

一部开创历史的法律的出台,一群学者和公益领袖的信持和担当历时1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慈善法—《中“一些问题有争议且部门利益太重”,各部门对于慈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于2016年“两会”闭幕式上善未有统一的认识,立法程序推进困难。落地。2013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慈善法的起草这是中国慈善领域的一个里程碑,更是中国开机关从国务院换成了全国人大内司委,便于社会各界门立法之典范。从民政部起草,到全国人大牵头;从参与发表意见,“开门立法”的基调由此奠定。次年民间组织提交的至少7份慈善法意见稿,到两次公开2月,内司委成立立法领导小组并召开第一次全体会审议形成的草案,社会各方群策群力,民间声音充分议,研究立法时间表和法律框架。表达。金锦萍作为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在公众看见或看不见的舞台上,一群学者和公中心主任参加了内司委主导的专家论证会。看到内司益领袖的身影始终活跃。他们也许立场各异,也许并委列出的慈善法立法路线图,她的内心燃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7年05期
中国慈善家

徐永光:岂止摩拜是社会企业

当前我们已经置身在一个广义的社会企业普遍存在的社会体系中,摩拜单车,毫无疑问是其间的代表摩拜单车入围首届“中国社会企业奖”所引发的大范围争论,令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感到“窃喜”。他认为这种争论是好现象,至少,这个之前社会关注度不够的奖项,如今被“炒”了起来。对于这场争论本身,徐永光毫不犹豫地投了赞成票。在他看来,不但摩拜单车是社会企业,任何一家能解决“社会痛点”的企业,都是社会企业。在徐永光的眼中,以摩拜单车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企业解决了包括减少碳排放和雾霾、减少交通拥堵、解决城市公交“最后一公里”出行等社会痛点,其优点还包括摩拜单车的“互联网+”物尽其用,有益骑行者身体健康等等。“除了摩拜,我还下载了OFO、小蓝和永安行等,几个月下来,肚子已经减了一圈。”徐永光说。质疑摩拜单车不可取针对摩拜单车是否是社会企业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它的大规模投放是否造成了资源的浪费、管理上的滞后增加了社会成本以及它作为一家多轮融资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7年08期
中国慈善家

超越“授人以渔”的慈善家

通过公益创投与社会企业,他实现的是“授人以池塘”,把公益的盘子做大、做广、做长,让公益能够有机生长书名:《公益向右商业向左》作者:徐永光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徐永光: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自永光创建希望工程以来,快有三十年光景了。永光作为“中国公益第一人”,一直是我最为尊敬的慈善界拓荒者,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很荣幸、很自豪能在《公益向右,商业向左》出版前,先睹为快。我与永光的相识缘起于一位热心公益的熟人介绍。两个老徐家的老男人,一见面就像老朋友一样亲切,相见恨晚。后来,我们一起在杨东平教授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共事,每次活动与会议永光都会出席。永光对公益充满了真挚的热情,尤其是对弱势群体的教育问题格外地关注。与他的相识,让我有幸触摸到了中国一颗跳动着的良心,也触摸到了一颗颗呼唤着、渴望着成长与关注的心。上百万、上千万的年轻人与弱势群体,因为公益的崛起而不再孤独。公益事业在中国,从起步时的细若游丝到现在的浩如春风,永光在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