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渤海油气勘探打开新局面

【记者周勇刚20日北京报道】记者今天从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获悉:它在渤海东部海域成功获得新发现蓬莱9-1,经测试该井可平均日产油约540桶。$$   新发现蓬莱9-...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2019年11期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

当前油气勘探中技术的创新与应用

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的发展,全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我国石油市场也走向了国际市场,给石油企业带来一定的机遇和挑战,但也需要石油企业引起足够的重视,进一步满足勘探技术的要求。创新石油地质勘探技术对于勘探工程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同时还会在很大程度上适应我国经济发展的趋势,保证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地进步,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1我国油气勘探面临的问题(1)严重依赖国外石油资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速度迅猛,国内的石油与人民大众的需求相比,还是存在较大的差距,主要是从国外进行大批量的进口,对于国外资源的依赖性较强,这对我国的发展极为不利。(2)我国石油市场机制不健全。我国的石油市场会受到多种多样因素的影响,往往受到国际油价的约束,对于国际油价的控制还有问题,这样的情况对我国经济建设产生了极大的影响。(3)我国油气地质勘探技术水平不高。当前情况下,我国油气的勘探技术比较落后,这样带来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并且还对我国的经济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石化》2019年06期
中国石油石化

油气勘探开发猪年向好

2018年下半年,油气勘探开发活动升温。2019年,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将进一步向好。●勘探开发不只在西北大漠升温。摄影/马洪山回顾2018年,上半年我国油气勘探开发基本保持了稳油增气,下半年勘探开发活动升温。全年原油产量跌幅继续收窄,天然气产量增幅约7%。2019年,随着油价回稳以及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的驱动,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将进一步向好。提振勘探发现加速提质增产2018年,政策驱动提振了国内油气勘探开发。油气勘探立足大盆地、富油气凹陷/区带,致力从重地质储量向重经济可采储量、从靠投资拉动向靠创新驱动方向转变,勘探效果显著。特点主要体现在:风险勘探力度加大。对认识程度和勘探程度较低和勘探风险较大的新领域、新区带、新层系、新类型加大了勘探投入,取得了一批新区新领域成果。强化高效勘探理念,聚焦对苗头区块的投入,保证储量替代,实现年新增油气可采储量的良性接替。深化精细勘探。在老油区、高勘探程度富油凹陷或区带,充分挖掘地震、钻井、测井资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2016年22期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

新疆石油物探技术与油气勘探技术

物探技术是油气勘探中的重要技术手段之一,由于现代化的发展对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消耗量巨大,石油、天然气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其勘探工作的难度也越来越高。因此,必须加快石油物探技术的研究,使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解决目前石油物探技术中存在的难题,为我国的油、气开采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1新疆地区石油物探技术的现状新疆地区是我国重要的油、气储备地区之一,拥有塔中、克拉玛依、塔河等几大油田,每年出产的石油、天然气总量占据全国总量的20%以上,并且潜力巨大,因此,针对新疆地区的地质、地貌,研究该地区的油气勘探技术,对我国更好地挖掘新疆地区的油气潜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1新疆地区的石油物探技术从地质条件上看,沙漠地震技术更符合新疆地区的地质构造,也是新疆地区在油气勘探过程中经常使用的技术方法之一。地震技术是我国石油物探技术中较为常见的一种技术,根据探测地质环境不同,可分为沙漠地震技术、黄土塬地震技术、过渡带地震技术、复杂山地地震技术等。由于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技术与市场》2016年11期
技术与市场

油气勘探技术的发展与革新

0引言从全球范围来看,近年来油气勘探工作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油气勘探理念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全球范围内油气勘探开始朝着全方位、宽领域发展,不仅仅局限在常规的出油气地点,还实现了从储油气层到生油气层,从浅海到深海,从中深层到深层、超深层等区域的转变。随着勘探技术的不断发展,油气的勘探战略也在进行不断的调整。1油气勘探的成果自从发现油气资源以来,人类对于油气的勘探工作不断取得新的突破。随着勘探技术的发展,全球范围内的油气勘探工作不断深入,油气勘探的范围在不断扩大,广度不断加深。在油气勘探的过程中,一些位于常规和极端地区的大油气田被不断的发现。到今天为止,全球范围内大油气田(可采储量油大于6 850×104t、气大于850×108m3)被发现的数量超过90个,石油剩余可采储量超过2 343×108t,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超过208.4×1012m3,这些可采储量相比较21世纪初都有较大幅度的增加。2全球油气勘探工作的进展与趋势1)油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安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西安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塔里木盆地油气勘探工作“六上五下”的历程

0引言塔里木盆地是我国内陆最大的沉积盆地,面积约56×104km2,现已发现油气田30余个,是我国油气工业的重要基地之一。塔里木盆地的地质调查工作始于1889年。从1889—1945年,塔里木盆地的地质调查工作主要是由原苏联地质专家完成的。他们主要调查的区域是东天山南麓的库车地区,通过调查对库车地区的地质结构有了初步的认识;此外,1945年,苏联专家还对喀什的石油资源进行了调查。同一时期,中国地质学家在塔里木盆地进行了两次地质调查。第一次是1927年,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在新疆调查期间,我国地质学家袁复礼发现塔里木盆地西南部有大面积海相白垩系和下第三系存在;第二次是1942—1943年,黄汲清、程浴祺、翁文波、杨钟健等人对库车坳陷做了地质调查,写有“新疆油田地质调查报告”[1]20,[2]302。但这一时期中俄双方的调查都未取得重大突破,也没有推动塔里木盆地的油气勘探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在塔里木盆地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油气勘探工作,...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