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化将引发土地制度的改革

充分延长农民对土地的使用年期。将进入城镇的农民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使其无土地流转后的后顾之忧。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对土地资源的配置。废除卖地财政,改为地方征税。$$   总之,中国的土地体制,一定要适应城市的大趋势,要适应市场经济对要素的配置规则,要明晰土地长期年期所有者的权利,还要理顺政府与土地有关的财政体制,这是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的方向。$$   由于人口众多、土地资源稀缺,中国的城市化必须坚持集中型的城市化模式。集中型城市化则通过农村人口向城市和城镇集中,重点发展特大和大城市,并形成由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城镇、集镇、中心村、村等构成的一个有机体系。$$   城市化是一种节约土地的再分配过程。实际上,城市化将人口、企业、要素和基础设施在空间上集中,集约地使用了土地,大大减少了土地的占用。$$   城市化必然涉及土地资源的再分配,并且是一种节约土地的再分配。然而土地资源的有效再分配需要土地供给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情报》1997年06期
经济学情报

原始社会土地制度略论

一、原始人群时期土地的非排它性 原始社会基本上可以划分为原始人群、氏族公社和农村公社三个阶段⑦。原始社会早期,刚刚脱离动物界的原始人,为了共同生产和生活,结成一群,过着群居生活,历史上将这样的群体称之为原始人群。这可以说是原始社会最初的社会组织形式,是由当时极为低下的生产力水平决定的。中国作为人类文明的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大约从170万年以前起,在广阔的国土上就出现了许多原始人群。考古发掘中,在云南元煤、陕西蓝田、北京周口店、山西丙城、河南三门峡、湖北大冶、贵州黔西观音洞等地都发现了猿化石或其遗物,这就是当时原始人群生存的证明。当时的原始人生活在林草丛生、野兽出没的环境里,他们认识和利用自然的能力极其有限,生产力水平也极其低下,他们的生产和自卫工具只是一些简单的木棒和粗制的石块。面对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抵御猛兽的侵袭从而保护好自己,也不利于采集、狩猎从而维持生命的延续,于是原始人就自然地结成一群,一般是几十个人为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业考古》2018年06期
农业考古

土耳其土地制度的变迁(1300~1973)

一、文献综述国内外对土耳其和奥斯曼帝国的土地改革研究颇多,主要包括:土耳其土地改革的所有权问题,如,哈全安的《20世纪中叶中东国家的土地改革》(1)主要论述了土耳其等国家的土地改革,并阐述了从奥斯曼帝国到现代土耳其期间土地所有权的转变;土耳其各个时期土地改革状况,如斯坦福·肖的《奥斯曼帝国和现代土耳其史》(2)主要对坦齐马特时期政府的土地改革论述较多,并论述了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土地改革。伯纳德·路易斯的《现代土耳其的兴起》(3)简要介绍了现代土耳其的土地改革对农业经济的促进作用。另外,有论述土耳其某个具体时期的土地改革过程和原因,如安维华的《土耳其土地关系的演变和农业生产的演变》(4)探讨了从20世纪5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初,土耳其农业快速发展的原因,通过与一些中东其他国家的对比,就这些问题作了一些分析与解答。同时还有一些专门论述奥斯曼土地制度的著作,如Hail inalickand Donald quataert的《奥斯曼...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河南农业》2019年05期
河南农业

未来土地制度改革重点在哪?农业农村部透露三大信号

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20日表示,作为农村改革的一个“重头戏”,土地制度改革的重点包括: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继续深化农村土地制度三项改革、创新经营方式三方面。20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并答记者问。会上,有记者提问,今年是新一轮农村改革的开局之年,土地制度改革作为农村改革的一个“重头戏”,请问下一步改革的重点和方向是什么?韩长赋表示,今年确实是新一轮改革的开局之年,中央一号文件对新一轮农村改革作出了部署。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仍然是深化农村改革的主线,总的要以土地制度改革为牵引,推进农村改革。具体来说,有这么几个方面是重要的。第一,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要扎实完成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妥善处理好、化解好遗留问题,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发到农户手中,我们叫颁铁证、吃定心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9年06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论我国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

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是当前我国农村第二步改革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搞好这个改革对于推动农村经营体制的发展,建立和健全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如何进行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是近年来理论界讨论的一个热点,发表了各种意见,本文将对这个间题谈一点看法。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必然性 我园解放前是一个小农经济占绝对优势的国家。反映在土地制度上,既不是资本主义的土地私有制,也不是封建庄园的土地私有制,而是地主阶级占有和农民小块私有并存的封建土地所有制。新中国成立后,立即着手进行对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改革。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它规定土地改革的基本目的是:“凌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农民按人口分得了土地,实现了几千年来梦寐以求的“耕者有其田”的理想,世世代代被压抑了的生产力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农业生产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这是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第一阶段。...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8年14期
人民法治

乡村振兴应坚守土地制度改革的底线

土地制度是国家的基础性制度,涉及经济社会长期发展和国家长治久安。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为了审慎稳妥推进改革,中央在全国部署33个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先行先试,并形成了土地制度改革的底线思维,土地制度改革要坚持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2017年,中央考虑到试点任务重,时间紧,将试点延长一年。2018年,试点正式进入收尾阶段,应当全面正确地总结。通过对33个试点已有公开资料的全面梳理,我们认为试点呈现了土地制度改革的复杂性,目前尚不存在共识性的“试点成果”。舆论对试点的解读带有很多片面性,已公布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存在若干冲击改革底线的风险。我们提出相对慎重稳妥的土地制度改革方案,认为当前《土地管理法》无需大改,应坚持现行法律的基本原则,根据实际对土地制度进行相应完善;应特别警惕基于某些理念的激进改革,造成冲击改革底线的颠覆性错误。《土地管理法》(修正案)的核心内容试点先行先试是中国改革的重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