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奥热一号”预热绿色奥运

负责对“奥热-1#”地热井施工的北京市地勘局地质勘察技术院高级钻井工程师魏剑锋日前告诉记者,于4月28日开工的“奥热-1#”地热井的钻井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它将如期于今年“十一”左右完工。奥运公园第一眼地热勘探井建成后,北京奥运公园地热利用项目将真正启动。$$按相关计划,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内将打 10 口地热井,主要用于满足采暖、温泉洗浴、热泵制冷和体育场馆的需要。其中40万平方米的运动员公寓全部采用地热供暖。运动员村和记者村将使用无污染的地热空调,每人每天还可享用0.1吨地热水洗浴。这些地热设施将在2006年前全部就位。$$北京市地勘局地质勘察技术院负责奥运地热井的勘察、设计工作。据负责前两口井开发的该院总工程师冉伟彦介绍,地热井位于奥运公园的西侧和东南侧。广大地质工作者在综合以往的地球物理、地球化学、水文地质、地质钻探等相关地质成果的基础上,又安排了可控源、音频电磁测探等多种新技术进行地面物探工作,调查面积40平方公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俄语学习》2001年06期
俄语学习

谢·伊·奥热戈夫

综观俄罗斯语言学的发展史 ,2 0世纪是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许多学者以其丰硕的研究成果在俄罗斯语言学发展史上刻下了自己的丰碑。在这些灿烂的群星中有一颗耀眼的巨星 ,他就是著名的词汇学家、教育家、辞书学家谢尔盖·伊凡诺维奇·奥热戈夫 (СергейИвановичОжегов)。谢·伊·奥热戈夫 1 90 0年 9月 2 3日出生于特维尔省新托尔日县卡缅斯科耶村。父亲伊凡·伊凡诺维奇·奥热戈夫是当地一家工厂的工程师 ,母亲亚历山大·费奥多罗夫娜是彼得堡大学教授、语文学家兼教育家 ,具有良好的语文学家族遗传。正是在母亲的教育和影响下 ,从童年时代起谢·伊·奥热戈夫就对语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 ,奥热戈夫全家迁往彼得堡 ,在这里他完成了中学学业。这是一段紧张、热烈、充满青春激情的时期。除了学习之外 ,奥热戈夫还迷恋上了刚刚时髦起来的足球 ,并参加了体育协会。1 91 8年谢·伊·奥热戈夫考进了彼得堡大学。在这里他童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俄语教学》1986年03期
中国俄语教学

С.И.奥热戈夫

(1900一1964) C.功.奥热戈夫是著名的苏联语言学家、杰出的词典编纂家。奥热戈夫教授的名字已为苏联乃至其他国家的俄语工作者所熟知。 早在研究生时期和从事教学工作之初,奥热戈夫的学术兴趣就较明显地表现在词汇学和词典编纂学上。1935年以八.H.y山alcoB为首的一批优秀的俄语语言学家(包括B.B.BHHorPa八oB,几0·BHHoKyP,E.A.JlaPHH,C.功.0水eroB,E.B.ToMallleBcK“认)开始了苏联第一部《俄语详解辞典》的编纂工作。为了加速这部辞典的编写工作,奥热戈夫于1 936年从列宁格勒迁居莫斯科,他成为ylnaKOB最亲近的助手。与y山aKOB一起工作的这段时间,对奥热戈夫的整个科学生涯有着很大的影响。 以《俄语详解辞典》为基础,奥热戈夫为编写俄语双解辞典提出了一个标准词汇表,这个词汇表对编纂双语辞典是一份极其重要的实用参考资料。这对当时苏联旧俄罗斯民族的俄语教学有着特殊的意义。193...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辞书研究》1987年05期
辞书研究

简评新版奥热果夫《俄语词典》

谢·伊·奥热果夫是著名的苏联语言学家和词典编纂家。他发表过许多关于俄语词汇学、词典学、社会语言学和语言修养等方面的论著,是俄语规范化理论的莫基人之一。他参加了享有盛誉的乌沙科夫《俄语详解词典》的编纂工作,还主编了《俄语标准发音和重音》、《俄语的正确用法》、《俄语正字法词典》等语言工具书。奥热果夫编纂的《俄语词典》(以下简称奥热果夫词典)在苏联是一部使用很广泛的俄语语文词典,自1949年问世以来,已先后再版14次,印数高达200多万册,行销国内外。它有许多特点,其中比较突出的有: 一、规范性。语文词典有规范性的和描写性的区分。规范性词典一般只收全民通用的词语,并且对所收的词语作出修辞评价。相反,描写性词典收词广泛,只要社会上有人使用的,包括方言、行话,都在被收之列,而且一般不作修辞标注,十月革命前达里编的《现代大俄罗斯语详解词典》即属此类。奥热果夫词典收词严格,行话、黑话一律不收;收录的口语词虽多,但粗野话(rpy6目e口oBa)...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1987年23期
世界知识

波兰外长谈波兰改革

n月12日上午,波兰外交部长奥热霍夫斯基在他下福的北京钓鱼合宾馆举行记者招待会,热情地介绍了波兰的改革情况和他访问中国的感想。 奥热霍夫斯基同志此行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接见,并同吴学谦外长会谈,签署了两国外交部之间的合作协议。谈到此次访问,他兴奋地说,“我这次是波兰外长首次访华,访问是在中波关系进入一个新时期中进行的。”“尽管波中两国历史条件和所走过的道路不同,但都在寻求发展社会主义的新道路,都在勇煞毕实行深刻的经济和政治改革”,“因此,双方应该里好地互相了解,,更好地研究对方的成就和经验教训,得出为自己所能用的结论”。 本刊记者接下去提出有关波兰在改革第一阶段中的成就和经验、第二阶段经济政治改革的指导思想等问题。外长坦率地回答说,这些问题是实质性的。首先谈诚波兰产生改革的思想。这可以追溯到70年代末。当时波兰经济发生危机,执政党遇到新的问题。在1979一1980年,我们就到处听到要求改善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呼声。可是,当时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博览》2006年09期
青年博览

早晨是透明的

霏霏霏黔最乌的叫声彝渗明的蒸瀚)豪物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