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野蛮装修一屋拆五墙 楼上楼下提心吊胆

英国有一句古老的谚语:“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意思是居民对自己的住宅具有不容侵犯的排他权利。但居民因对自家房屋行使权利而威胁到他人的安全,该怎么办?家住江苏无锡市沁园新村206-2号楼的居民们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几天前,该楼302室住户开始搞装修,竟“大刀阔斧”地把屋内5面承重墙全部敲掉,楼上楼下无不为此恐慌,害怕房屋安全受到影响,寝食难安。$$记者来到沁园新村206-2号楼,一进302室的门,只见这套三室一厅的居室变成了2个狭长的大空间,墙面上到处露出被敲开的红砖。楼内邻居们说,该房一进门的客厅左边原是个卧室,但墙已被打通,而客厅右侧的厨房和卫生间的隔墙也被敲掉。里面两间卧室和中间储物间的两堵内墙以及阳台墙也被拆掉了。抬头一看,屋顶天花板横梁上还露出一些弯曲的钢筋。$$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照相机》2019年06期
照相机

楼上楼下(一等奖)

佳能6D F4.5 1/2...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金山》2019年08期
金山

楼上楼下

生活中再平常的事,细细一想,也会悟出些不平常的道道来,你有,我有,他也会有。就拿楼上楼下来说,住楼上和住楼下的人家,心理感受和生活状态就是不一样。那些好不容易争到一楼的人家,心里的那份优越感藏都藏不住,家家都会将自己的小院打理得井井有条或者别开生面。还有好些个住一楼的人家,多半会得寸进尺,今天搭一个阳光房,明天撑出一把遮阳伞,后天兴许还会种上几棵果树,那股子霸气,挡都挡不住。住楼上的可就不一样了,越是高层,越是在羡慕嫉妒一楼人家的同时,也庆幸自家可以高枕无忧,不至时常被窃贼惦记。再者说,阳光充沛,空气清透,凭窗眺望,一览无余。心说:有打理小院儿那功夫,不如在自家阳台上泡上一壶茶,冬天晒晒太阳,夏天空调房里乘乘凉。不说别人,单说我吧,楼上楼下都住过,酸甜苦辣都尝过。住哪儿都是住,住哪儿都有意思,有故事,有滋味。小时候,与爸妈、哥仨一道,住在小城观音桥巷那栋“局座楼”里,当年住的是一楼。一楼各家门前先是敞开,打通的。旁边建了老广播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山》2019年08期
《幸福(婚典)》2015年07期
幸福(婚典)

楼上楼下共同的秘密

末我正在家上网,突然断网了,叫来男友修网。他却连我的家门都没进,说了句问题不在我家,就直接上楼了。平时我们邻里之间打交道很少,我真担心男友这样直接上去找人家,没法解决问题。果不其然没多久,男友就下来了,说楼下也有问题,他得再去看看。我被他这样一闹,弄得晕头转向,自己家断网了,怎么要楼上楼下去处理呢?而且楼上楼下还不够,又去敲了对面家的门。“原来是大哥啊,小弟想请你给我帮个天大的忙,你家有无线网吧……”听着男友嬉皮笑脸的话,我有种他是从精神病院走出来的错觉,不就修个网嘛,楼上楼下跑还不够,这一上来居然问人家有没有无线网,难不成他是修不好网想蹭网不成?一想到这,我立马冲出去想制止他,却看见对面那哥们贼兮兮拍着男友的肩膀笑着,男友则不住地打着哈哈。看到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幸福(悦读)》2013年12期
幸福(悦读)

单位无案情

值夜警卫老张电话一打来,吴馆长就晕了:七、八个歹徒炸开单位的大门,将老张打掉4颗牙,最后,把单位楼上楼下翻腾了一阵,临走时再踹老张一脚:“这样的穷单位,白浪费爷爷们的宝贵时间。”图书馆47名职工,4到6层都有办公室,这时候上班的都来了,各自一脸怒气:抽屉被撬,值钱的全被拿走了,而且翻得不成样子,许佳佳是受害最重的一位,她跟丈夫闹别扭,钱锁在抽屉里,总共3800元现金一分不剩。大家期待着吴馆长:“报警,这么多歹徒目标大,好抓。抓起来为民除害。朗朗乾坤殴打值班警卫,公开抢劫,反了他们!”吴馆长是副的,他在报警前临时变了主意,虽然报案是必然的事,也还是等一把手刘馆长到了请示一下好。可是,刘馆长一听他的汇报,脸色立刻变得严肃异常:“老吴,你脑子这么爱发热,报了案,后果你承担得了吗?”受到伤害,报案还有后果?老吴一头雾水。刘馆长说:“你忘了今年春天咱们局长签的合同?市政府治理软环境,实行一票否决制。如果咱们一报案,那叫事故,局长抵押金5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杂文选刊(上半月版)》2014年03期
杂文选刊(上半月版)

楼上楼下

有些话刻着农民一生一世的梦想,其中有一句叫“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是农民的憧憬,是农民心里的幸福生活。楼上楼下是口号,也是旗帜,引着农民向前奔。联产到户、楼上楼下,记录了一代甚至几代农民与一个政党的关系。“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农民以身相许,追之一生的,是前半句。不是电灯电话与农民生活不相关,电灯也是孜孜以求的,扔掉煤油灯豆油灯,农民也是求呀盼呀,只是求也无用,是通电通来的。房子,楼上楼下,是农民自己造的,一木一钉,一砖一瓦,都是农民自己积的攒的垒的砌的,房子是农民的身家性命。农民一生的幸福,在楼上楼下;农民一世的成就,在楼上楼下。起码新中国的前三四十年,在苏南,在江南,在大半个中国,楼上楼下等于农民的一切。你懂得农民吗?懂得了楼上楼下之于农民的意义,就知道了农民的一半。《山海经》里有个美丽动人又让人心疼的故事,叫精卫填海。精卫是鸟,用嘴衔石,以石填海,泣血至死而不止。农民造房也是精卫填海。一木一钉一砖一瓦是用嘴衔来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