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站至北京西站将建国内最大盾构隧道

本报讯 北京站—北京西站地下直径线将铺设直径11.6米的目前国内最大盾构管片,该工程的盾构施工有望于年底启动,意味着地下直径线双向地铁隧道将成为国内最大的盾构隧道。$$据研制管片的北京港创瑞博混凝土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用于铺设隧道盾构管片直径达到11.6米,是目前国内直径最大的隧道盾构施工用管片,比普通的地铁盾构管片大了一倍。该管片每环分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幸福家庭》2017年04期
幸福家庭

开往故乡的火车

找摊点草草填了肚子,匆匆赶赴北京西站。拉着行李箱,随人流走过天桥,走进候车室,时间还有富余,静坐室中一隅,顿然之间,有了几分故乡在望的安适感。  大都市总有大都市的气韵,连火车站也一样,无处不在的广告,一不留神,就深入了一个人的内心。候车室虽然人多,但并不嘈杂。互联网年代,各人看各人的手机,各得其所,人与人之间的言语交流自是少了。检票口醒目的显示屏,滚动着发车的时间。播音器里适时的提醒,让候车的人,偶尔会抬头看一看。对面座位上,清秀的母女俩靠在一起,亲昵地聊着天,呢呢喃喃,分外亲切。离她们不远处,一女子孤独地蜷在椅子上,阴郁的目光投向远处。这个女子,远远地是很耐看的,但其精致的容颜,无法掩盖内心的不安,抑或是红颜薄命的忧伤?  这就是截然不同的人生。但无论怎样的人生,只要在火车站这样的场合,大抵都会浓缩成两个点,彼此相遇,然后擦肩而过。常常是,一个人的过去和现在,现在和未来,纷至沓来,瞬间而急骤地纠结交错在一起。就算没有半点语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代邮刊》2017年17期
时代邮刊

扁担漂

我爸每天起得都早,只有在一起晨练时,他才会一直不停地和我聊事情。今早6点,送他去北京西站的时候,我又发现了这一点。“记得给宝宝打净化水,不要喝自来水,漂白粉太多了,喝了对小孩身体不好。”“我今天4点多起来做了米饭,压了一大碗在这个保温盒里,中午也够吃了。”“车来了,你回去吧。”从北京回广西,他将在火车上经过26个小时,回到全州县,再搭班车回镇上。“卧铺比高铁舒服。”他说。我想起来,这次他在北京待了几十天,我一次晨练都没有参与,根本起不来。这么多年里,我和他跑步的时间屈指可数。我只记得他在跑步的路上很健谈,信息量大,让我觉得新鲜。在家里,如果是晚饭后,他总是坐下来就打瞌睡。捧着脸,面向电视,貌似在看电视,实际已经进入梦乡,再过一会就要有鼾声出来,叫他一声,他会撑开眼皮,呵呵笑着辩解“没睡着”。每次来北京,我爸都要挑一扁担家里的食物过来。扁担的两头,是四个大包。年初,我们从凉水河西岸搬到东岸,为了方便随时整理,爸妈决定采用蚂蚁搬家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环境教育》2015年Z1期
环境教育

随手一扔,北京西站一年垃圾上万吨

北京西站北广场,一名背靠着墙的男子悠闲地抽完一支香烟。一挥手,烟头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地面上。据了解,北京西站的垃圾主要来源于旅客这样的随手一扔。那么,北京西站被旅客随手一扔形成的垃圾主要有什么?有多少?最近,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进行了采访。北京西站是北京规模最大的交通枢纽,刚开通时只有96列火车,现在乘车高峰期就能达到200多列火车。北京西站客流量相当于北京铁路客流量的50%。每天有数以万计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聚集到北京西站,同时每天也会有数以万计的人从北京西站奔赴全国各地。记者了解到,包括送行和游玩人员,正常情况下,北京西站每天客流量达60万人次,春北京西客站。(网络图片)运期间客流量每天能达到120万人次。烟头是最容易被随手一扔的。尽管站内到处贴所长李燕清告诉记者,最常见的垃圾主要是被旅客有“禁止吸烟”的标志,但到处都能看见烟头。随手扔掉的方便面盒、烟头、口香糖、卫生纸、塑嚼着口香糖的人最容易引起环卫工人的注意,料袋、奶盒等,偶尔也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心理与健康》2014年09期
心理与健康

味道

听说母亲要回老家,儿子有去,取而代之的是少年的气息。每亲并未走远。父亲的书房依然如些闷闷不乐,从北京西站次踢完球回家,便能闻到他身上故,整齐地码放着他珍藏多年的送别母亲后,儿子眼泪汪汪的。晚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汗味。也许这书籍字画。父亲用过的笔墨纸砚上睡觉时,他趴在母亲的床上一动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就是在这种气依旧摆放在书桌上,浓浓的墨香不动,说:“人睡过的地方就有他的味的悄然变化中,成长为少年的顺着鼻尖缓缓地沁入我的心脾,味道,我想姥姥了,睡在床上可以吧!我依稀看到父亲舞文弄墨的身闻到姥姥的味道。”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种味影。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情境下,在儿子的话让我心头一颤,不知道让我难忘。母亲晒过的棉被、这样的气味中,我才能最近距离道从何时起,这个垂髫孩童已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英语学习》1999年04期
英语学习

关于“北京西站”的译名

t=班~万称目前亚洲最大的火车站—北京西站由国家主席江泽民题写站名,而与之相配套的英文名则定为BeijingWest Railway Station。初一看,这个译名与原名逐字相对应,似乎天衣无缝,没有一丝破绽。不过,要是钻起“牛角尖”来,来个“咬文嚼字”,问题就未必那么简单了。可别小看这个貌似简易不过的“北京西站”的英译,这里面或许还有点名堂或奥妙呢。 众所周知,在中、英文中,不仅句子里的词序往往不同,而且词语里词(字)序有时也不一样。我们就来看“北京西站”这个词语.“北京”和“西”同“站”的关系哪个更紧密些?理应是“北京”。因为,它首先是“北京”的站,而非“上海”等的站,“北京西站”即是位于“北京西站”的“北京站”。同样,“北京南站"、“北京北站,,分别就是位于“北京南部”、“北京北部”的,’J匕京站,’;那个居于北京中心的“北京站”则意为“北京”的“北京站”。这样,根据英语的语法规则,一个被修饰语(名词)与两个以上修饰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