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司契约是否有违法律条文

[案例]2001年11月,余姚市民黄先生、何先生和龚先生投资成立了一家电器公司,各占三分之一股权。在制定公司章程时,三人同意在章程的第19条写上:“股东会决策重大事项时,必须经过全体股东通过。”$$ 一个月后,龚先生将所持股份全部转给俞先生,向工商部门办理了股东变更手续,公司的股东变成了黄先生、何先生和俞先生。由于何先生业务能力强,被推选为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公司的经营和管理都由他负责。$$ 去年上半年,黄先生和俞先生觉得公司的经营状况出现问题,并与何先生产生严重分歧,提出修改公司章程或者解散公司的要求。但何先生搬出那条“信任条款”,拒绝了两人的主张。黄、俞两人于去年底将何先生告上法院,要求法院判令改变公司章程相关内容。$$ 此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公司章程的契约性与法律条文是否相悖的问题上。近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将这条有争议的条款,改为“股东会决策重大事项时,必须经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条款有悖立法规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浙江日报2004-03-30
《林业经济》2003年08期
林业经济

从《退耕还林条例》谈现代立法精神

在中国,就某一项工程而专门立法,除了退耕还林之外,还很难举出别的例子。三峡工程、青藏铁路、西气东输……正在热火朝天,并且声嚣尘扬地建设着。虽然都是举世瞩目的工程,但国家尚未有立法的考虑。 小智理事,大智用人,睿智立法。拿破仑说:“我的一生打过无数次的胜仗,但最使我得意的却是我亲自主持制定的法国民法典。”看看,这个迷信枪炮能够战胜一切的小个子,最终崇尚的还是法律。立法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立法却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有法依法,无法依例,《退耕还林条例》的出台具有特别的意义。最早提出制定条例的是前任总理朱铭基,他说,退耕还林要搞立法。2001年初,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育材陪他去山西考察的路上,他还询问起草情况,并指示:“这件事要抓紧进行”。李育材副局长直接领导并主持了条例的制定工作。此间,就起草小组争论激烈的一些关键问题,周生贤局长和李育材副局长分别亲自出面多次与国务院法制办、西部办的高层进行接触、会谈达成了共识,取得了一致意见。条例七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法学》1989年04期
现代法学

略论我国刑法中的“情节”问题

我国刑法条文中多见“情节”这一术语。详细理解我国刑法立法精神和各项适用原则,不难得出这样一个印象,我国整个刑事法律体系比较重视情节在定罪量刑中的作用。然而,也有不少同志只看重情节对量刑的影响,比较轻视情节在定律问题上的意义。本文认为,情节是犯罪成立的基本要素,应加强这方面的认识。(一) 我国刑事法律体系中所言的情节,是指刑法条文和刑事政策规定或认可,体现行为人的主观恶性或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程度,影响定罪以及量刑处罚的主客观J清况。 情节最主要的特征是它能决定并形象生动地反映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程度和社会危害性大小。比如贪污、盗窃、诈骗罪的社会危害性主要是通过数额这个情节体现的。对杀人、伤害罪的行为人往往可通过情节区分其主观恶性的不同程度。所以,我国刑法条文表明,情节显著轻微可以不以犯罪论处,这是因为情节问题实质上就是案件的社会危害性程度问题,或者是犯罪的主观方面恶性大小的问题。我国刑法中的罪与非罪的界限,可以说也是一个情节综合分析的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武汉财会》1989年02期
武汉财会

扩大增值税扣除范围小议

我国的增值税泌试行到现在,在扣除范围上曾作 过几次扩大,但固定资产折旧(这里不含建筑物的折 旧,下同)一直未列入扣除范围。这样是否合理?是 杏充分体现增值税的立法精神?笔者特提出一些浅 见。 一、从增位枕的立法精神看:众所周知,社会总 产品的价值形式,分为三部分。即不变资本C,可变 资本V,以及剩余价值利润m。在这三个部分中不变 资本C在生产过程中只是发生价值转移,本身不会增 值,而可变资本V在生产过程中不仅能创造本身价 值,而且能够创造比本身更大的价值。V+m就是新 创造的价值即净产值。增值税只就V+m这部分课夏税.企业生产用的机械设备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磨损逐 渐消耗,并用提取折旧的方式逐步进入生产成本,它本身不发生增值,如果增值税就这部分课税,仍然出现 了重复征税的现象。因为这部分固定资产的价值中含有税金,因为,其所提的折旧也含有税金。 二、从增值税的计算来看:目前,为避免增值税计算繁琐,一般是根据上年的实际情况确定本年度的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论坛》2017年06期
图书馆论坛

论《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立法精神——国家和政府的公共文化服务责任解析

进入21世纪以来,党和国家相继制定了一系列有关公共文化建设和服务的方针与政策[1],公共文化事业因此得以迅速发展。然而,由于缺乏专门的法律保障,各级政府在执行党和国家的方针与政策中力度各异,无从监督,无法追责,以致各地公共文化服务的发展不平衡、体系不健全,不能普遍均等地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为此,全国人大教科文委员会2014年4月牵头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以下简称《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立法工作;2015年5月完成《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草案,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16年12月2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并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2]。《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从启动立法到完成立法并付诸实施,前后不到3年,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在我国立法史上实属罕见,这充分说明该法立法的迫切性、重要性,以及党和国家对公共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公共文化事业是公益性事业,当然...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2年11期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司法:实现立法精神的桥梁——访中央纪委副书记张军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1年3月10日,吴邦国委员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庄严宣布,一个立足中国国情和实际、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集中体现党和人民意志,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民商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干,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多个层次的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这无疑是我国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历史进程,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可是,许多人会提出疑问:法律体系形成了,是否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贯彻落实?这当中司法与立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司法在实现立法精神方面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张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把国家各项事业发展纳入法制化轨道,可以说从制度上、法律上解决了国家发展过程中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的问题,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奠定了坚实的法制基础,为国家的长治久安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制保障。我们知道,法律的效果在于执...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