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宁波“海上丝绸之路”:海洋文化的标志

宁波位于东半球太平洋西岸,中国海岸线的中段,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港口。综观宁波的历史,“海上丝绸之路”乃其发展的主线。宁波“海上丝绸之路”文化源远流长,经久不衰,地域鲜明,个性突出,为中国、东亚地区乃至人类文明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宁波是人类从事浅海活动的最早地区之一。河姆渡原始寄泊点出土的独木舟、木桨和陶船模型等充分表明:宁波先民早在7000年前,就来往于江河湖海之上,从事水上生产活动。宁波也是中国最早拥有港口的地区之一。春秋时期,我国拥有著名的碣石(今秦皇岛)、转附(今烟台)、琅琊(今山东胶南县)、会稽(今绍兴)、句章(今宁波)等海港,其中句章港在5个港口中占据显赫的地位。$$ 如果说,河姆渡遗址是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句章港是其发展的基础,那么,从汉代遗址中出土的为数甚多的舶来品,上林湖古窑址生产的大量外销陶瓷,则树起了一座新的对外交往的里程碑。历史证实,宁波不但是与世界各国、地区进行交通贸易的名港大埠,而且是开展国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浙江日报2004-07-06
《先锋》2015年10期
先锋

成都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方位

一、“一带一路”是一项史无前例的国家战略理解“一带一路”战略的主要特点是让成都与这一战略对接的前提。作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重大战略,“一带一路”有着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时代因素,不同于以往我国提出的任何一个国家级战略。(一)“一带一路”是一项我国主动经略周边的国际战略,是我国实践其新型国际关系的重要尝试。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的主要任务是在推动国内经济发展。沿海开放、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战略都是围绕这一目标。“一带一路”则有所不同,该战略投向的重点是我国周边国家。从当前该战略的设想看,“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辐射中亚地区、俄罗斯、南亚地区,最终延伸至中东欧和中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则包含东南亚地区、大洋洲和印度洋。有海外学者称“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这一说法并不正确。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并未是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或改造对象国,而是以“合作共赢”的理念促进这些国家与中国共同发展,相互促进。这意味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先锋》2015年10期
《东北亚经济研究》2017年01期
东北亚经济研究

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问题研究

“一带一路”是我国新时期的对外开放战略。近期“一带一路”相关政策措施密集落地,“一带一路”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从2016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到2017年5月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中央部委的2017年工作会议到地方的对接部署,“一带一路”战略正在加速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特点之一是包容性,其主要体现在参与主体的开放性。“一带一路”相关的国家基于但不限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范围,各国和国际、地区组织均可参与,共建成果惠及更广泛的区域。全世界220多个国家,只要致力于“一带一路”发展的,都是“一带一路”的国家,都可参与进来,实现共赢、共谋、共建、共享。“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我国提出将东北亚地区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围绕着日本海区域海洋经济合作、开辟北极航道等方面,与东北亚地区各国共同积极推进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一、积极开拓东北亚方向海上丝绸之路按照国家制定出台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2019年24期
新西部

美国介入东南亚阻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实施的外交分析

一、美国介入东南亚背景及演变2009年美国开始“重返亚太”战略,而积极介入南海争端是美国“重返亚太”的方式之一。美国如此紧张回归亚太地区,不只是因为中国的崛起,也因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新海丝”)在东南亚的实施引起了美国的关注。东南亚地区处于“新海丝”实施的关键节点上,美国企图遏制中国利用“新海丝”在东南亚实施的机会,积极介入东南亚,因为东南亚大国平衡的外交战略刚好给美国提供了契机,在这一点上,美国与东南亚不谋而合。冷战时期,美国很少关注东南亚,疲于应付与苏联的对抗,无暇顾及东南亚地区。由于“新海丝”在东南亚的推行,美国忍不住要站出来插一脚,决不能让中国的“海丝之路”在东南亚地区站稳脚跟。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冷战时期,鉴于与苏联进行对抗,无暇顾及东南亚的众多细节事务,只是派遣军队进行驻扎对抗苏联;第二,冷战后到奥巴马上台前,东南亚也没有很大的引起美国的注意,美国也没有过多关注东南亚,因为美国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课程导学》2019年21期
新课程导学

“文明之光·走向海洋”海上丝绸之路文化研学之旅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也称“海上陶瓷之路”和“海上香料之路”,1913年由法国的东方学家沙畹首次提及。海上丝路萌芽于商周,发展于春秋战国,形成于秦汉,兴于唐宋,转变于明清,是已知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分为东海航线和南海航线两条线路,其中主要以南海为中心。南海航线,又称南海丝绸之路,起点主要是广州和泉州。先秦时期,岭南先民在南海乃至南太平洋沿岸及其岛屿开辟了以陶瓷为纽带的交易圈。唐代的“广州通海夷道”,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叫法,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明朝时郑和下西洋更标志着海上丝路发展到了极盛时期。南海丝路从中国经中南半岛和南海诸国,穿过印度洋,进入红海,抵达东非和欧洲,途经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与外国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的海上大通道,并推动了沿线各国的共同发展。东海航线,也叫“东方海上丝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在胶东半岛开辟了“循海岸水行”直通辽东半岛、朝鲜半岛...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15年12期
炎黄纵横

海上丝绸之路促进客家民系的播迁

闽西是客家人的大本营和客家祖地。可以说,也是海外客家人的“根”。海外客家人大部分是沿着汀江、韩江这条黄金水道经海上丝绸之路向外播迁的。闽西客家人直接移居海外始于宋末元初,盛于清朝,鸦片战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达到高峰。宋末元初,汀江流域许多客家人参加了文天祥组织的抗元队伍,失败后,部分客家人为了活命沿着海上丝绸之路逃往南洋群岛的占城、苏门答腊等地。明初郑和下西洋后也有一批客家人到南洋群岛谋生。元末明初,上杭溪南里芦竹坝(今属永定县)卢姓商人由广东出海至南洋经商定居。《殊域周咨录》载,明成化年间汀州人谢文彬“昔年因贩盐下海,为大风飘入暹逻,遂仕其国,官至岳坤。岳坤犹华言学士之类。”清康熙至乾隆年间(1662-1795年),出国谋生的客家人日见增多。他们中有永定的胡、曾、游、吴、马等姓氏和连城邹氏族人。连城四堡邹氏16世的世忠、世略,17世的炎国、候国到印尼雅加达,17世的信国、敬国、东国等赴泰国。永定吴集庆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钟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