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谁有权作出反收购决定

基于对公司收购场合可能出现的利益冲突的估量,各国都无一例外地对收购中目标公司的反收购措施进行严格的限制。立法的核心是:反收购应当是保护公司与股东利益的工具,而不是维护经营者私利的手段。$$  董事注意义务和“商业判断规则”$$  美国在学说上大多认为收购可以带来竞争压力,增强活力,同时也迫使管理层更尽职,因此,美国承认目标公司管理层反收购行为的合法性。实际上,美国各州立法对公司收购程序的严格规定和对敌意收购的限制,使各州公司法本身就是一种最好的反收购措施。这些法律规定为董事反收购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但这并不等于这种空间是无限的。美国判例法对反收购行为的规制采用了董事注意义务和“商业判断规则”。$$  商业判断规则是指公司资源用于收购防御的决定权属于目标公司的董事和高级职员的正常经营自由裁量权的范围,不能受到有效的质疑,除非原告能证明被告方有严重的失职———如严重的玩忽职守或明显的欺诈扩张。董事采取反收购措施是否符合商业判断准则的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03-04-26
《知与行》2017年08期
知与行

论引入商业判断规则的必要性

商业判断规则,也称业务判断规则,词源为Business Judgment Rule,是美国在长期发展中逐渐形成的一项判例法规则,其作为一种司法审查标准抑或是董事的免责事由,在美国公司法中具有较高的地位及价值,被运用到很多商业案件的审理中,其体现用尽内部救济原则,具有维护自主商业活动,排除司法实质审查,确立诉讼证据规则等作用[1]。国外的其他国家,也在一定程度上吸收和借鉴了该规则,比较典型的为日本和澳大利亚。日本虽未将商业判断规则成文化,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日本确立了该规则,而且日本与美国不同之处在于,其商业判断规则在关注程序的同时,也会审查决策的内容。澳大利亚作为英美法系国家,其在立法上明确确立了商业判断规则,体现在《2001年公司法指令》第180条中,实现了商业判断规则成文化,有效地解决了判例中商业判断规则的不确定性,这对成文法国家来说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2]。一、问题的提出公司的运行与管理立法,在我国具有重要地位。我国注重对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贵州商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贵州商学院学报

美国商业判断规则的理论与实践

一、商业判断规则的起源与发展商业判断规则是指若董事对公司尽到了完全的注意义务,履行了其相应职责,则不能轻易受到责难的制度。[1]换言之,商业判断规则可以被视为是豁免董事等管理者在管理公司业务过程中的责任的一个规则,其适用前提是该业务属于公司权力和管理者的权限范围之内,并且有合理的依据表明该业务是以善意方式为之。[2]商业判断规则是平衡市场与司法机制、平衡董事的自主决策权与责任、平衡股东与董事责任风险的重要制度设计。从发展历程来看,商业判断规则肇始于十九世纪美国的判例法,形成于长期的司法实践。作为一项司法审查标准,其在公司派生诉讼、企业并购、公司破产等案件中起到重要作用。商业判断规则可以追溯至1829年的Percy v Millaudon案件,该案件指出传统的委任主义(the doctrineof mandate)要求代理人对其做出的每一个错误判断负责,不论其在决策过程中是否尽到了注意义务。即便是对于在充分考虑后做出的决策,代理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民商法争鸣》2016年00期
民商法争鸣

国有上市公司中关联交易与商业判断规则的衔接——以保护国有资产为导向

目前,通过关联交易侵吞国有资产的方式多种多样,诸如利用人的关联另办私有实业公司转移国有公司的技术和营业业务,利用承接国有公司产业的关联性将盈利转移给下家私营企业,利用关联交易国有公司之间互相为管理层或员工另外搞福利等等。然而,目前最大的关联交易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是上市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问题。本文欲以此为视角探讨规制这种行为的法律之道。一、海航集团掏空海南航空关联交易案引发的问题海南省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航空”)历年公司年度报告中的最终实际控制人是海南省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海南省国资委”),(1)而现实中的实际控制人却是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集团”)。海航集团拥有大新华航空23.11%的股份(大新华航空注册资本为600832.3967万人民币,海航集团认缴出资138836万人民币,数据查询自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海南)),与第一大股东海发控股的控股比率只相差1.86%。由于国有资产全民所有,其所...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市场》2015年26期
中国市场

商业判断规则的价值分析及引入我国司法的考量

商业判断规则从美国判例法发展而来,历经一个半世纪的不断完善,已经成为美国公司法中的一个重要制度。1商业判瞧则的价值 1.1商业判断规则能明确区分董事责任 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是现代公司治理的一大重要特点,股东只享有公司的所有权,而公司的董事则是公司实际的管理者和经营者,负责管理公司的日常事务和进行商业决策。“商场如战场”商情瞬息万变,如果错过重要的商业机遇可能会令公司遭受重创。而董事为了抓住商业机遇往往是在信息不完全情况下凭借其敏感的商业“嗅觉”和经验做出商业判断。这种商业判断有可能是个错误,最终对公司不利造成公司财产损失,但是这种决策失误是一种合理的值得冒的风险。因为董事之所以进行冒险的商业决策,是为了增加公司翻。更何况商业决策失误这种经营失误是在所难免的’法律不应予以谴责。① 董事在经营公司、执行职务行为时,如果没有尽到谨慎职责,具有经营过失,造成了公司财产损失,那么董事就应该对这损失负责。因为这种经营过失和公司财产损失完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2015年25期

半掩的救济:解决公司代理问题的一个新思路——以商业判断规则的制度功能为视角

公司法是商法的核心,其在公司治理的制度设计上对公司的规范运对控制严重的代理冲突无能为力的悲观结论。作提供了良好的制度保障,从而在葆有公司价值和目的上发挥着其他法由于在公司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之初,股东受制于其自身的有限理律制度所无可比拟的作用;也使得公司作为现代市场经济的细胞和主要性,不可能像在简单的、普通的民事法律关系中那样精确地告知代理人主体,在增加社会财富,促进经济发展方面展现着巨大的力量。然而,(即管理人员,经营人员)应当如何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因此,股东经济人的理性与法律的理性并不往往是重合的。这在公司代理问题上体作为公司所有人与作为经营管理人员的代理人之间的合同往往是不完备现得十分突出,即法律以理性的制度设计指引并期许公司代理人忠于公合同。经济学家认为公司实质上是一种由众多因素构成的集合,它们共司的价值和公司股东的利益,也通过相应的制度如代理人薪酬制度、分同受到一种复杂的合同关系链条的拘束。这一复杂的合同关系链条即经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5年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