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财富效应重塑G股价值

“12·6行情”以来,各类G股、准G股公司的纷纷走强,成为市场中的一大亮点。多家机构认为,实施股改之后,G股公司投资价值更加凸显,下一阶段,G股和即将成为G股的蓝筹公司很可能仍将是市场资金的主流投资方向。$$    G股财富效应初显$$    “现在G股确实走得好”,第一创业证券策略研究员金晖说,虽然许多G股公司在实施股改方案前已有相当程度的上涨,但除权之后又在不断填权,已经形成了一定的G股财富效应。本报信息部的相关统计也显示,在完成对价支付后,已有G中兴、G万科、G天威等22家G股公司走出了完全填权的行情。统计还显示,本轮12·6行情展开以来,此前已转成G股的144家公司中,有121家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其中涨幅超过20%的G股就多达25家。此外,招商银行、华侨城等正在推进股改工作的准G股、中国石化、中国联通等名列重点股改公司名单的准股改股,本轮走势也非常强劲。$$    南方基金投资总监王宏远认为,本轮行情中许多G股公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06-01-12
《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18年05期
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汇率冲击与财富效应——基于2005和2015年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自然实验

一、引言在传统理论下,汇率能调节国际经济失衡,汇率升值(贬值)会对出口公司产生“抑制(激励)效应”,而对进口公司产生“激励(抑制)效应”;汇率会影响经济增长,实际汇率升值(贬值)会降低(增加)每年实际GDP的增长率(Habib et al.,2017)[1]。我国于2005年7月21日进行了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简称“汇改”),但“汇改”并未有效调节贸易失衡,反而加剧了贸易摩擦,同期我国经济仍保持高速发展,出现了“汇率调整之谜”(刘啟仁、黄建忠,2016)[2]。随后,“汇改”朝着更趋弹性和灵活性的方向深化。2012年4月16日,“汇改”将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的浮动幅度由5‰扩大到1%;2014年3月17日,进一步将该浮动幅度扩大至2%;2015年8月11日,我国完善了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此后人民币汇率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大,并呈现出常态化双向波动态势。更趋弹性汇率制度对经济发展起到“冲击源”还是“减震器”的作用,目前尚有争...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智富时代》2017年05期
智富时代

房地产财富效应研究述评

近年来,居民消费对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不断增强,而房产在居民家庭财富中的占比越来越大,房价变动是否会影响消费?是否存在房地产财富效应有?这个问题目前国内研究较少。本文旨在重新梳理以往研究,加深国内对此问题的认识,并促进相关研究的发展。一尧理论基础财富效应(Wealth Effect)是在上世纪40年代由哈伯勒(Haberler)和庇古(Pigou)先后提出。主要讨论资产价格变化对社会总消费的影响。帕廷金(Patinkin,1956)利用IS-LM模型的方法证实了财富效应的存在。房地产具有投资品和消费品的双重属性,房价变化影响消费和投资进而影响宏观经济,房地产财富效应的作用和变化更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目前财富效应研究最主要的理论基础是持久收入理论(弗里德曼,1957)和生命周期理论(莫迪利安尼,1975)。两者的相同点是,在经济学经典假设的前提下在一个长周期里研究收入和消费的关系,凸显了资产影响的重要性。两者区别是:前者强调了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智富时代》2017年08期
智富时代

中国住房财富效应的一个文献综述

在房价持续上涨、消费萎靡和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探讨房价波动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及其背后隐含的经济学机理对于构建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的长效机制和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房价水平、居民消费水平存在巨大差异,房价变动所带来的住房财富效应往往存在较强的区域特征,也使得我国住房“财富效应”的研究在日渐热门的情况下,各种观点的“矛盾”也更加严重。本文针对国内外对住房财富效应的研究进行梳理总结,提供研究的新角度。一、国外研究成果从整体上来说,目前国外学者在房价波动对居民消费的影响方面的文献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房价波动对居民消费的影响为财富效应国外学者在对房价与消费的关系进行研究之后发现,财富效应在房地产市场中是显著存在的,这种正向的影响还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发增长。Dvornak等(2003)采用澳大利亚的数据研究得出其住房财富效应是正向的,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评论》2016年02期
经济评论

消费粘性视角下我国城镇居民财富效应检验

一、引言在完全信息下,居民可以无成本地获取影响其消费与储蓄行为等经济活动的所有信息,且基于这些信息,可以对未来做出无偏估计。这是众多传统消费理论的隐含假定之一。但现实中很多信息的获取是有成本的,或信息更新是缓慢的,消费者很大程度上也受到自身消费习惯的影响,这一系列的因素会导致相关政策刺激、资产价值变化等带来的效应出现延续和滞后。基于传统消费理论基础上的财富效应测度大都是采用协整模型对消费与财富、收入的关系做出判断,而用协整的方法估计财富效应存在两点问题(Carroll et al.,2011):一是消费与收入及财富间稳定协整向量的存在需要众多参数在估计区间内保持稳定,如收入增长率、利率、相对风险厌恶系数及贴现率等,而这些宏观经济变量的冲击随时有可能打破这一假设前提,导致这一长期均衡关系不存在;二是即使稳定的协整向量存在,则如此持久的动态关系的估计需要数百年的可靠数据支持,这也是基本不可能的。由于协整方法的局限性,以及大量经验研究...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决策》2013年22期
统计与决策

财富效应的即时效应与累积效应的测度

1消费粘性约束下财富效应区分为即时效应和累积效应以生命周期理论等为基础,计算财富效应的分析模型可以表示为:Ct=C0+η1Yt+η2Bt+εt。在该模型中,利用η2来测算财富效应k,当前收入Yt取代Pt。尽管在国际上和国内的研究中,已经出现六种以上的模型(一些模型例如Benjamin(2004)[1]在研究中出现较大的突破),但是从本质上看这些理论模型的实质仍然包含在生命周期模型中。这些实证分析模型在分析财富效应时互有优劣,但它们存在一个共同的不足,就是没有考虑到消费粘性约束的存在。产生消费粘性的原因既包括消费习惯因素,也包括消费者对冲击的不敏感等。应该说,这些因素在现实生活中是大量存在的,尤其是居民的消费习惯由于各种原因在一定时期内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此,研究在消费粘性约束下的居民资产财富效应具有现实性。本文基于消费粘性约束的视角,将财富效应分为即时效应和累积效应,通过引入工具变量IV和使用TSLS或GMM等方法对两种财富效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