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不宜过分看重GDP增长

本报北京电(记者 闻 涛)昨天,来自境内外的十多位经济学者齐聚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针对“两会”中讨论的问题和当前的经济发展形势进行了深入分析,这些学者当中比较引人关注的有两位,一位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另一位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他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积极倡导者之一。$$    对于中国的“十一五规划纲要”,斯蒂格利茨认为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综合性,这也是90年代后期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规划的远期目标并不把成功仅仅看作是GDP的增加,而是赋予更广阔的含义,这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追随华盛顿共识,盲目追求GDP增长的方式不同。”斯蒂格利茨说。$$    斯蒂格利茨建议,中国在评价成功时不要过分看重GDP的增长,而应该更加重视其他一些指标,比如追求绿色GDP,其中包括自然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的退化;应该看重中位收入,而不是平均收入;注意不平等指标,比如关注基尼系数,这个指标现在已经达到0.47;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06-03-17
《意林》2017年14期
意林

从众不是个好主意

鲁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巴维告诉你,选择一个贫富悬殊的里·奈尔巴夫有一对朋友,地区,那里的窗户上装着铁栏杆、 女方希望结婚,男方却希望再等院墙上装着铁丝网,这通常说明等,并一再信誓旦旦地承诺未来这个地区不安全,但这却是能够的婚姻。男方到底是不是真心爱尝到美食的信号。最低工资线越女方呢?这时女方该怎么办? 高,越难以雇到厨师,因此真正奈尔巴夫的经济学思维方式的美食家应该去贫富悬殊的地区。来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在这些地方,穷人会为了谋生去利茨等人的信息筛选理论,用筛开小餐馆,你就有可能吃到美味选的方法就可以摆脱缺乏诚意的家庭菜肴。真正的美食大都藏者——奈尔巴夫建议女方要求男在街边排档和里弄小店中。方在他身上文上她的名字。这时 如果你想买彩票,经济学知候如果男方犹豫了,女方就可以识虽然不会告诉你买哪个号码会看出他缺乏诚意而离开他。在中中大奖,但经济学思维能提高你国,通常是在房产证上写上对方的中奖概率。 的名字。 你买彩票的时候一定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7年14期
《经济导刊》2016年01期
经济导刊

斯蒂格利茨与中国经济改革

作为美国印第安纳州加里市出生的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第一位是萨缪尔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级教授和政策对话倡议组织主席斯蒂格利茨为各界熟知。两获诺奖的经济学家1943年,斯蒂格利茨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加里市一个中产阶级商人家庭。到处可见的贫困、失业、歧视与不平等,有强烈的公民与正义感的父亲,教育孩子“金钱不能使人幸福”的母亲,都对斯蒂格利茨日后的价值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斯蒂格利茨考取了美国阿姆赫斯特学院后,在学习期间,在报纸公开撰文緬怀马丁.路德·金,称他影响了自己的经济学研究。这是一个诺贝尔奖得主对另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的纪念和缅怀。在薪火相传的意义上,若不理解马丁·路*德.金,很难全部理解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大学还没毕业就被阿姆赫斯特的老师推荐去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就读期间,斯蒂格利茨和同学阿克罗夫以一篇合著的会议论文,登上美国的经济学舞台。在不完全信息经济学方面的研究,让这两个老同学一起收获了2 00 1年的诺贝尔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报告》2014年06期
中国经济报告

是什么造成了不平等——专访斯蒂格利茨

人们必须远离物质主义。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不改变,地球可能无法负担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话题发表了他的最新见解。 但是,另一方面,也有其他一些^V Eugene Stiglite)是美国哥伦比 原因导致不平等问题加剧。我认为,亚大学教授,曾担任世界银行资深副 是什么导致了中国经济发展 首先,非常清晰的是,很多不平等现总裁与首席经济学家。 的不平等? 象与“寻租行为”有关。我多次在讲斯蒂格利茨教授为经济学的重要 话和书籍中对此进行过描述。“寻租分支——信息经济学的创立做出了重中国经济报告:斯蒂格利茨教 行为”具有各种各样的形式。有些人大贡献。2001年,斯蒂格利茨教授由 授,很荣幸采访您。关于经济不平等 会说腐败,有些人会说出卖土地。从于在“充满不对称信息市场的分析” 问题,您发表了诸多著述,如20D 某种意义上说,我所谈论的美国“寻理论研究上的突出贡献而荣获诺贝尔 年出版的《不平等的代价》。在您看来, 租”的种种问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3年26期
时代金融

中国能否摆脱“斯蒂格利茨怪圈”

引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1998年在《金融时报》上发表《Boats,Planes and capital flows》一文,该文提出所谓的“资本流动怪圈”概念,也即“斯蒂格利茨怪圈”,其指的是新兴国家将本国企业的贸易盈余变成官方外汇储备,通过购买收益率较低的美国国债回流到美国市场,而美国在接受这些美元的同时,以对冲基金,对冲组合投资等形式将这些美元投资在那些新兴市场国家获得从而高额回报。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陷入“斯蒂格利茨怪圈”有其必然性。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对亚洲国家造成很大的冲击,部分源于当时一些亚洲国家外汇储备告罄,从而不得不采取本国货币贬值的措施。危机过后,亚洲国家开始大量囤积美元外汇,但外储有了,这些国家直接面临外储投资管理的问题。一方面要保证辛辛苦苦挣来的外汇储备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国内又缺乏有效投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亚洲国家不得不选择将外汇储备投资于发达国家的国债(尤其是美国国债)等低收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陕西行政学院学报》2011年03期
陕西行政学院学报

幸福测量探析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向——斯蒂格利茨委员会报告“经济与社会”共建理念的解读

一、幸福测量研究综述西方伦理学奠基人亚里斯多德在其《尼各马科伦理学》第十卷中论及的“幸福是灵魂的一种合于德性的现实活动”[1],将幸福视为人生最终目的与至善。在社会科学界,对幸福的理解一般是从经济学角度去探讨的。例如亚当斯密在其《道德情操论》中论及“经济发展应当以公民的幸福生活为目标”。[2]边沁提出的“幸福最大化原则”则是基于其信仰不渝的功利主义理论之上的,尽管其中多少有些自相矛盾之处。边沁之后,杰文斯以正负效用观进一步丰富了其共有的避苦求乐“快乐净收益”论点。而伊斯特林(1974)却告诉我们一个有悖于传统经济学认识的“幸福悖论”[3],即收入增加并不一定导致快乐增加,居民幸福感和收入背离几乎是一种世界性的普遍现象。相对于财富而言,婚姻、健康、职业与良好的社会关系等要素可以带来更加持久的快乐。一定程度上,学界有关幸福的“伊斯特林悖论”的讨论催生了对福利经济学,乃至传统经济学的一些基本结论(如传统效用函数论)提出挑战的“快乐经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