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战略转型 中国水电第一军扩大主战场

被誉为中国水电第一军的葛洲坝股份有限公司,曾经在中国水电工程建设史上铸就了多个不朽丰碑,三峡工程、葛洲坝工程、……然而近年来,随着水电工程市场逐步萎缩,公司开始拓宽视野,向临近行业扩展,积极推进战略转型,重构产业布局,谋求公司的持续发展。历经几年努力,目前,公司主业已初步实现了从单一的水电工程建筑承包,向交通、房地产、能源等基础产业投资经营为主干,建材、化工工业和建筑承包业为两翼的产业格局。    拓宽主营视野 向相邻产业扩展    葛洲坝因“三峡”而立、因“三峡”而兴。上市之初,公司主营业务主要围绕着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开展,致力于三峡水电建筑工程的承包施工。数据显示,三峡工程中,作为施工主力军,葛洲坝承担了二期工程70%的工程量,巨额承包收入成为公司最主要的主营收入来源,公司由此也成为我国水电工程建设的龙头企业。    随着三峡二期工程逐步进入尾声,公司急需寻求新的主业突破口,确立公司新的战略定位。    2003年10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06-04-21
《江河文学》2016年03期
江河文学

《醉美葛洲坝》

~~《醉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水力发电》2003年03期
湖北水力发电

葛洲坝机组持续满发电力

在全国电力市场一片拉闸限电的形势下 ,葛洲坝机组发电却是满盘飘红。据有关人士介绍 ,今年三峡工程实现了 135m的蓄水水位 ,减少了葛洲坝机组的过机泥沙 ,使机组可以根据实际的运行情况超过出力限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瞭望周刊》1991年03期
瞭望周刊

葛洲坝三问

昆~游‘欲址二卜服 葛洲坝这座横亘万里长江的宏大工程,自1 981年,正式通航发电,倏忽至今已届九年。大江东去,逝者如斯,葛洲坝现在的情况怎样了?初冬时节,记者来到葛洲坝,探问这颗“长江明珠”的近况。 大坝的效益如何? 发电和利航是当初葛洲坝的主要目的。 在二江电厂空旷高大的厂房大厅中,放眼望去,七合绿色发电机组一字排开,每台重达400吨的水轮机在巨大江流冲击下平稳地转动着,由此发出的强大电流源源输往华中电网。整个机组运行都在计算机监控下进行,因而,值班管理人员不过十几人。整洁、幽静的大厅下面,往昔莱瞥不驯的江水,如今在现代科技的驱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瞭望周刊》1984年48期
瞭望周刊

葛洲坝人的胸怀

如果你在葛洲坝拦江大坝泄水闸前,看到过江流冲出闸门在坝前激起的壮观景象,一定会终生难忘的。那汹涌沸腾的江水,那激荡爆炸的波浪,孕含着一种难言的震撼人心的力量,把人带到一个宏大奇伟的境界, 在葛洲坝,更令我感动的是葛洲坝建设者的胸怀和境界。他们象泄水闸前那些平凡的水滴,’汇聚起来造就了不平凡的景象.葛洲坝砂石厂主任工程师陈岳元,就是平凡“水珠”中的“一滴”。 在水利建设方面,陈岳元可以算是一个专家了。自一九四七年在江苏镇江的淮河水利专科学校毕业后,他一直在水利部门搞技术工作。一九七一年五月,葛洲坝工程开工以后不久,他就来到了砂石厂,负贵施工技术工作。照说,象他这样的知识分子,早就该重用了。可是,由于他家庭出身‘不好,加上极左路线盛行时对知识分子有偏见,所以,较长时间内,仅是让他搞一般性的工作。粉碎“四人帮”以后,陈岳元这才开始真正发挥自己的作用。他不但担任了砂石厂的技术领导工作,当了主任工程师,还于一九八。年上半年被任命为砂石厂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河文学》2010年03期
江河文学

青春葛洲坝

2010,葛洲坝40华诞。40岁,作为一名央企,仍是青春少年。一因为要记录葛洲坝人的心灵史,我曾经同很多葛洲坝老人有过或轻松愉快或深刻反思式的交谈。这样的交谈,总让我沉迷。言语中,作为葛洲坝的第一批建设者中的青壮年,他们走过并见证了葛洲坝迄今为止的全部历程。漫长和曲折里,他们会有苦痛,会有委屈,甚至会有无以释怀的遗憾乃至遗恨,但,他们叙说时的眼神里,我只发觉:没有一腔追忆,不是对那些逝去岁月的回想;没有一轮回想,不是充溢着感怀、留恋和神往。那么多的回忆,都集约成同一念想,美好的念想。那样美的念想,无不披挂着柔情的彩衣,像春天里的小姑娘炫着崭新的花衣裳,声音和笑容透亮着欢愉的光泽。李师傅一直是个机修工,家住西坝,已退休几年。30多年前,因属刚刚成家生子的双职工,分到了单元房。在仍有大量芦席棚、筒子楼的上世纪70年代后期,分到的“红房子”(红砖楼房)无异于当今的别墅。耿直的师傅们,在葛洲坝初期,是一群默默无闻的拓荒牛。李师傅总将自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