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小股东提名权 保障“独”董第一步

上证所副总经理周勤业近日在该所2006年第四期独立董事培训班上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起草《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条例(送审稿)》,该条例将在总结独董制度实施5年来经验教训基础上,通过制度安排来保障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独立性和知情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完善和改进包括保障中小股东提名权在内的“独立董事选聘制度”。 $$    所谓的独立董事选聘制度就是指以独董提名、独董竞聘、独董选举、独董核准等为主体内容的一系列独立董事选拔制度。目前,独董大部分是由大股东提名推荐的,选聘制度中的股东提名权不完善特别是中小股东提名权不彰,这是独董独立性不够的最大原因之一。所以,要确保独立董事的独立性就一定要保障中小股东的独立董事提名权。 $$    上证所有关负责人的上述表示和已披露的《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条例(送审稿)》的相关内容,譬如关于“说明程序”和可能推出的“独董提名大股东回避制度”的规定,显然沿袭并在具体规定中照顾了这种看法。以独董选举提名“说明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06-08-17
《浙江人大》2011年07期
浙江人大

切实保障选民的“被提名权”

在选民通过选举程序当选为人大代表的过程中,选民享有广泛的“被选举权利”,这些“被选举权”包括“平等权”、“被提名权”、“介绍自身情况权”、“知情权”、“竞争权”、“当选权”“、放弃权”等等。所谓“平等权”是指任何符合条件的选民在法律上都享有平等地当选为人大代表的机会和资格;所谓“被提名权”,就是任何选民都可以合法的方式寻求被提名为代表候选人。此外,在选民当选人大代表的过程中,选民可以介绍自己的情况,有权了解其他代表候选人的情况,可以发表自己的当选理念,当选民选举自己为人大代表后有权接受这种代表职务,也可以拒绝担任代表等等。根据现行选举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选民或者代表,10人以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07年05期
人民论坛

谨防提名权变异

去年,辽宁省先后查处两起市委领导腐败案:2006年4月,葫芦岛市原市委副书记李春枝受贿120多万元,终审被判有期徒刑13年;11月,抚顺市原市委书记周银校因单独或伙同妻子受贿120多万元,终审被判有期徒刑14年。这两起腐败案有一个共同点,即他们充分运用市委领导在干部任免上的提名权,通过一系列“包装”以及所谓的组织程序,帮人升官,为己敛财。按照干部选拔任用的工作流程,任命一个干部一般要经过如下几个程序:当某个位置出现空缺后,由相关方面提名,然后进行组织考察。人选经考察后,分别报分管的副部长、组织部长和主管干部的副书记,再报市委书记。通过后,上报书记办公会,最后由常委会表决通过,然后公示。公示后,只要没有发现足以影响使用的问题,便予以任用。因此,在干部选拔任用的流程中,“提名推荐”是第一环节。这一环节至关重要,将直接影响到干部选拔任用的准确性和公正性。从干部选拔任用的实际来看,一个干部只要被提名进入考察环节,90%以上都能顺利通过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贵州》2006年17期
当代贵州

把“提名权”真正交给群众,好!

在今年乡镇换届中,四川省仪陇县一改“组织提名”的惯常做法,将乡镇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候选人的“提名权”,真正交给党员群众——现班子成员在测评中不胜任率超过30%,经考察认定为不胜任的,不再提名。干部群众的选择,将决定每一名班子成员的去留。(8月16日《四川日报》)众所周知,“提名权”是选拔任用干部中最根本、最关键的一环。过去我们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上,虽然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程序,但“提名权”不透明,群众参与程度不高,选拔人才的视野不宽,难以走出在“少数人中选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广西》2004年16期
当代广西

四川:选拔干部必须“两推一述”

一年多以来,四川省委组织部在选拔省管干部 时,已经采取了“两推一述”等措施,以保证群众 能够获得提名权。近日,四川省有关部门明确要求 市、县两级在选拔县及县以下各级党政千部的工作 中,必须刚性地推行“两推一述”等行之有效的方 法) “两推一述”即由首次民主推荐、个人陈述和第 二轮民主推荐三个方面组成。首次民主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大建设》2000年06期
人大建设

也谈党组织动员人大代表联合提名的候选人放弃被提名权问题

《人大建设》2000年第3期《争鸣园地》,同时刊登了题目分别为《党组织不宜动员人大代表联合提名的候选人放弃被提名权》(简称《不宜动员》)和《党组织有权动员人大代表联合提名的候选人放弃被提名权》(简称《有权动员》)两篇文章,读后感到两篇文章论据都比较充分,观点也比较鲜明,但感到这两篇文章都存在着看问题不全面或者绝对化的问题。 《不宜动员》一文,对在什么情况下“不宜”缺乏辩证分析,把“不宜”绝对化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不加具体分析一味强调“不宜”动员也就等于放弃了党组织对人大选举工作的领导权。“宜”与“不宜”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化的“宜”,也没有绝对化的“不宜”。“不宜”只能是对一般情况而言的,特殊情况下,就“宜”动员。比如,为了民族团结大计,需配备少数民族干部,或出于工作需要,需配备妇女干部,而推荐的少数民族干部或妇女干部可能只是少数民族干部或妇女干部中比较优秀的,而并非所在地所有干部中最优秀的。在这种情况下,若有一位资历较深、能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