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要把市场波动看成风险

市场投资者究竟要注意哪些风险?持有什么类型的股票可以相对安全?记者近日采访了宝盈策略基金经理赵龙。赵龙认为,市场波动不应被看成是风险,对于自己了解的股票应该坚定持有,“人弃我取,人取我予”是赵龙的一大投资风格,在他看来,下半年A股市场的投资机会要大于上半年。$$不把波动看成风险$$赵龙认为,目前市场面临最主要的风险应该是宏观调控的风险,人们担心宏观调控是否会有直接针对股市的态度,这些目前是不需要担心的。7月份经济增速有所下降,这对市场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最主要担心的问题是通胀,如果现在经济增速能回落,通胀压力也会减轻,对股市也有好处。$$针对政策预期会不会加大市场的短期波动的提问,赵龙不同意把波动看成是风险,也不应该把波动当成风险的指标。个人投资者应该投资那些能够看得懂,摸得透的股票,不管波动有多大都会去买,坚定持有。$$下半年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07-09-17
《统计与信息论坛》2018年02期
统计与信息论坛

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关系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金融资产是金融的基本构成要素,是金融与经济的联系纽带,是资金所有人出让资金所获得追索未来收益的权证。同时,金融资产也是金融合约的别称,金融合约被资金流入方设计出台而未被交易时,不具有价值追索权,当在金融市场完成交易后,即成为资金出让方所有、具有价值追索权、能够为其所有者带来收益的资产。所以,金融资产与金融合约是金融与经济相互交融的两极,两者之间的联系介质即为资金。正是由于金融资产的这种特殊性,以及其与经济的紧密关联性,成为学术界研究经济金融关系的重要指标。但目前,对金融资产的统计主要是沿着国际会计准则以及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两个维度展开,这两种统计方法都是从资产所有者的角度对金融资产进行分门别类的划分。这种划分方法虽然便于研究各种类型金融资产的变动,并以此来观察金融与经济的发展方向,但忽略了从金融资产的发行方来研究金融资产。因为无论是哪一种金融资产,按照其发行方而言,无非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两种途径。而实体经济与虚拟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风与神经疾病杂志》2018年05期
中风与神经疾病杂志

吉兰-巴雷综合征治疗相关症状波动11例临床分析

Guillain-Barrésyndrome(GBS,吉兰-巴雷综合征)通常是单向病程,其一线的治疗方法是静滴免疫球蛋白(intrave-nous immunoglobulin,IVIG)或血浆置换(Plasma Exchange,PE)。约5%~10%的GBS患者在IVIG/PE治疗后病情一度改善或稳定后出现恶化[1,2]。Kleyweg等于1991年提出GBS伴治疗相关症状波动Guillain-Barrésyndrome with treatmentrelated fluctuations,GBS-TRF)[1]。国内尚未见GBS-TRF的报道。我们报道的1例GBS-TRF,并结合文献回顾,总结GBS-TRF的临床表现、电生理学特征、治疗及转归,从而为早期识别及治疗决策提供参考。1资料与方法1.1研究对象与方法报道长沙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诊治的1例GBS-TFR患者;另以Pubmed数据库进行检索,输入检索条件:摘要,检索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家庭科技》2018年09期
家庭科技

真的有“后悔药”吗

很多人都有过后悔的经历:后悔因贪玩而影响了考试,后悔管不住自己的嘴而越吃越胖,后悔因赖床而错过了班车……我们经常会因为结果不如预期而后悔自己当初的某个选择或决定,甚至在还没有看到结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后悔了。可是,后悔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会有后悔的感觉?后悔时,我们内心的波动又是怎样的?我们为什么会后悔后悔,是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进行重新思考后,体会到的不安、担心或者恐惧的情绪。换句话说,我们会在头脑中对自己所做事情的后果产生某种预设或初步的判断,如果行为后果被评价为“积极和良性的”,我们就会感到喜悦;相反,如果事情的结果被判断为“消极和负面的”,我们就很有可能因为担心而感到焦虑和后悔。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在做某个决定之前,我们已经对可能出现的消极后果有一定的预知,但由于疏忽大意或盲目乐观,对这种危险的苗头没能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或者明明已经接近正确的选择,但却因为一念之差发生了重大纰漏,这类情况也会让人追悔莫及。后悔有什么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诗潮》2018年12期
诗潮

看不见的波动

看不见的波动有一种东西,在我出生之前它就存在着如同空气和阳光有一种东西,在血液之中奔流但是用一句话的确很难说清楚有一种东西,早就潜藏在意识的最深处回想起来却又模糊有一种东西,虽然不属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8年12期
《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5期
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已实现类波动测算方法的比较与实证分析

基于现代投资组合理论,方差常被用于衡量金融资产价格的不确定性,进而国内外学者对波动率开始深入研究,波动率现已成为金融资产风险度量、金融衍生品定价等方面的重要工具。波动率的测算方法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于低频数据(日、周、月收益率)通过ARCH和SV族类模型测算得到的时变波动率,此类方法需要设定收益率序列服从某种分布,故亦称为参数法;第二类为通过倒推BS公式计算出的期权隐含波动率;第三类是高频数据的已实现类波动,Andersen等[1-5]首次提出以日内价格对数收益率的平方和作为真实波动的一致估计量,解决了ARCH类模型维数灾难问题,也不存在BS公式的强假设条件。近年来ARCH模型的发展主要集中在刻画波动率的长记忆性、非对称性、从聚性等方面;关于隐含波动率的讨论,聚焦于修正假设与现实不符之处;对已实现波动的研究通过改进相关计量模型提高模型的预测精度;而少有学者基于市场真实波动率估计量,对已实现波动在无偏性、有效性、稳健性和日历效...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