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银信规模缩水 银行贷款有望放松

在当前规范表外业务的大背景下,下半年银行的信贷额度控制可能会趋于放松,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产业务开展的压力。$$    一纸监管条令,拉开了庞大的银信理财资产回归表内的序幕。对于银行来说,这可能并不仅仅是坏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众所周知,银信合作规模在大幅缩水的同时,银行的中间业务也将受到较大限制。但不少市场人士认为,银信资产转入表内可能意味着,下半年监管层对信贷额度的控制会在一定程度上放松。$$  银信规模大幅缩水$$  毫无疑问,随着银信资产转入表内的监管条令出炉,新的银信理财产品发行规模将大幅下降。$$    长江证券分析师陈志华认为,截至6月末,银信理财产品余额为2.4 万亿元,其中,大约64%以上是融资类业务,按照监管新规当中“信托融资类业务占比不高于30%”的要求,现有的银信理财产品的规模将被缩小到1.23亿元,甚至更低。$$    上海某大型银行机构客户部负责人表示,存量理财产品到期后,能否重新发行银信理财产品,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10-08-12
《全国流通经济》2019年20期
全国流通经济

资管新规下银信合作可行性研究

从2017年~2018年《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正式发布,去通道、去杠杆、去嵌套、限制非标投资逐渐成为银信合作监管的重点内容。随着我国金融监管力度的加强,对银信合作的通道业务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限制,在今后也会遇到各种挑战。从银行方面来看,要改变以往银信合作的发展模式,回归本源,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重点打造长期健康的银信合作关系。现阶段,有关银信合作模式的可行性研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为银信的未来合作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一、银信合作现状随着资管新规等监管政策落地实施,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管理资产规模出现下降趋势,由2017年底的26.25万亿元降为2018年第一季度末的25.61万亿元,比2017年底下降2.41%,其中银信合作业务规模比2017年底下降3.22%。2018年二季度末,信托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下降为24.27万亿元,其中银信合作业务规模为5.67万亿元,较第一季度末双双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8年20期
中国外汇

银信合作模式观察

转变传统银信合作通道类业务模式已成为当务之急。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主动管理类业务或将成为银信合作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模式。2017年3月,原银监会连续发布关于打击“三违的信贷资产或票据资产;银信合作产品投反”“三套利”“四不当”等文件,其中内容多涉及银信资于权益类金融产品或具备权益类特征的合作业务。2017年11月22日,原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金融产品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银信类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17]55号),扩大了银应符合《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信合作业务的监管范畴,重申穿透监管要求,以限制监管办法》第六条确定的合格投资者标准。指标套利和信贷行业政策套利。2018年4月27日,《关于2010年原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信理财合作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106号)出台,去通道、去杠杆、去嵌套、限制非标投资,发[2010]72号)。根据该通知规定,逐渐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古巴华侨李云宏家族银信解读

李云宏1905年去古巴,至1975年,家族留下银信86封。银信是华人华侨寄给亲人的侨汇(银)与书信(信)的统称(1)。学界多从银信本身的含义、保存、递送等研究[1],较少从银信内容研究不同国家、阶层、职业等华侨的生存状态。学界对于古巴华侨的研究也偏薄弱。陈华、潘浪解读了黄世宝1952—1975年间书信,分析其家国观念,及华侨渴望落叶归根的文化心理。[2]袁艳、张芯瑜考察了20世纪上半叶古巴侨团的建设及原因。[3]袁艳通过中国驻哈瓦那领事馆档案,分析华侨在古巴由融入到疏离的过程[4],梳理不同时期古巴华侨的数量和职业分布[5]。李柏达将家族银信整理出版《古巴华侨银信——李云宏宗族家书》(2)。该书贡献是按时间顺序将家书呈现,但对华侨阶段性生存状况及背景缺乏细致分析;此外,李氏以五邑银信为素材,分析银信邮史与侨史关系,揭示银信对侨乡社会的影响。[6]本文以民国时期李云宏家族的50封银信为基础,研究古巴华侨的生活状态,分析时代背景下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银行家》2018年03期
银行家

银信合作新规助力通道业务“脱虚向实”

近年来,银信合作业务增长较快,丰富了国内金融产品,提供了更灵活、方便的投融资渠道。然而,随着通道业务规模的日益扩大,银信合作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风险隐患,如监管失真、资金空转损耗、兑付风险纠纷等问题给宏观经济调控和金融风险防范带来了很大难度。为此,银监会于2017年12月发布了《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55号文”),旨在加强对银信类业务中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行为的双向规范,对银信类业务的监管提出新的要求。本文讨论了当前银信类合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分析了银信合作新规出台的重要意义,并结合当前的监管趋势对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提出了具体建议。高增长的银信通道业务存在风险隐患自2013年起,信托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就进入了快速增长通道,截至2017年三季度,信托资产余额已达24.41万亿元人民币,实现了五年翻一番。银信合作,尤其是银信通道业务,得益于银行表内非标资产的出表需求和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的通道业务收紧,取得了爆发式的增长。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商业银行》2018年01期
现代商业银行

银信通道业务面临“瘦身”

中国银监会规范银信类业务不得违规投向房地产等领域2017年底,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分别从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双方规范银信类业务,并提出了加强银信类业务监管的要求。《通知》首次明确将银行表内外资金和收益权同时纳人银信类业务的定义,并在此基础上,将银信通道业务明确为信托资金或信托资产的管理、运用和处分均由委托人决定,风险管理责任和因管理不当导致的风险损失全部由委托人承担的行为。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最新统计,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从资金运用方式看,三季度融资类信托规模从二季度的4.49万亿元下降到4.46万亿元,占比从19.40%下降为18.26%,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