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淝水之战”的投资启示

相信读过中国历史的人都会对“淝水之战”印象颇深。公元383年,当时中国北方的前秦欲灭南方的东晋,双方于淝水(今安徽寿县东南)发生了一场实力差距极为悬殊的大战。在这一场生死存亡的决战中,东晋竟以八万之众,大破前秦近百万大军,创造了战争史上声名显赫的以少胜多之范例。$$    话说前秦重臣王猛死前一直力劝皇帝苻坚不要贸然攻击东晋王朝。他认为前秦的国力虽比东晋强,但由于前秦刚刚统一北方,内部整固尚需时日,时机远未成熟,加上东晋有长江天险,君臣亦无大过错。一心希望尽早统一天下的苻坚却对此忠言嗤之以鼻,并说:“区区长江天险算什么?我拥有百万大军,只要我一声令下,叫士兵们把皮鞭投入长江,足可断掉流水了!”成语“投鞭断流”之典故即出于此,而这也成为苻坚过度自信骄横狂妄的失败见证。前秦以百万雄师而败于绝对弱势的敌手,其主要原因不外有二:一为时机不成熟,己方内部未稳而对手上下一心;二为主帅过度自信,盲目轻敌。$$    投资是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11-10-31
《中国三峡》2017年04期
中国三峡

淝水之战

淝水,又名肥水,源出安徽肥西县和寿县之日,民无二主,可这一年中国的天空上有两个太阳;间的鸡鸣山将军岭。一个是东晋孝武帝司马曜,一个是前秦宣昭帝苻淝水向北流二十里后,分为两支,其一为东坚。南支,经巢湖注入长江,为南淝水;另一为西北支,东晋孝武帝太元七年,前秦宣昭帝建元十八绵延200里,出寿县而流入淮河,为东淝水。安年,公元382年冬十月,前秦宣昭帝苻坚在太极徽省会合肥,即是因东淝水与南淝水交汇于此城殿召开御前会议。会上,苻坚回顾:“自吾承业,而得名。垂三十载,四方略定”,但这仅仅是万里长征走距今1600多年前,在淝水河畔,确切地说出了第一步。是在东淝水岸边,一场大战正上演。“投鞭断那第二步将迈向何方呢?苻坚说,“唯东南一流”“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等成语,也将因隅,未沾王化”,江淮以南的东晋人民,等待我此战而取得“中国成语大会”的入场券。们去解救。“今略计吾士卒,可得九十七万,吾欲自将以讨之”,朕决心率领百万大军下江南,扫前秦苻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必读(高年级版)》2016年Z2期
小学生必读(高年级版)

风声鹤唳

公元383年,前秦皇帝苻坚组织90万大军,南下攻打东晋。东晋派谢石为大将,谢玄为先锋,带领8万精兵迎战。苻坚认为自己兵多将广,有足够的把握战胜晋军。他把兵力集结在寿阳(今安徽寿县)东的淝水边,等后续大军到齐,再向晋军发动进攻。为了以少胜多,谢玄施出计谋,派使者到秦营,向秦军的前锋建议道:“贵军在淝水边安营扎寨,显然是为了持久作战,而不是速战速决。如果贵军稍向后退,让我军渡过淝水决战,不是更好吗?”秦军内部讨论时,众将领都认为,坚守淝水,晋军不能过河,待后续大军抵达,即可彻底击溃晋军,因此不能接受晋军的建议。但是,苻坚求胜心切,不同意众将领的意见,说:“我军只要稍稍后退,等晋军一半过河,一半还在渡河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河学刊》2015年11期
黑河学刊

从苻坚看前秦淝水之战失败的原因研究

一、自王猛死后苻坚后穷兵黩武,骄傲自满。苻坚在做了前秦的君主后,四处征战,先后灭燕国,取蜀地,一统北方广大疆域,在屡次胜利后,导致其统一天下的野心极度膨胀,不可遏制,阳平公不建议苻坚南伐,苻坚说的额一番话就是很好的证明,他对阳平公说到:“乘累捷之势,击垂亡之国,何患不克,岂可复留此残寇,使长为国家之忧哉!”[1]苻坚死后,司马温公有一番评价,认为其失败在于屡战屡胜,可谓中肯。北宋司马光在苻坚死后评价到:“论者皆以为秦王坚之亡,由不杀慕容垂、姚苌故也,臣独以为不然。许劭谓魏武帝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使坚治国无失其道,则垂、苌皆秦之能臣也,乌能为乱哉!坚之所以亡,由骤胜而骄故也。魏文侯问李克吴之所以亡,对曰:‘数战数胜。’文侯曰:‘数战数胜,国之福也,何故亡?’对曰:‘数战则民疲,数胜则主骄,以骄主御疲民,未有不亡者也。’秦王坚似之矣。”[2]从史料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苻坚穷兵黩武、骄傲自满之情状。例如在大举南伐东晋之前,苻坚迫不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学院学报》2013年04期
江西教育学院学报

二十年来淝水之战相关问题研究综述

淝水之战不仅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决定中国南北局势的一场关键战争,而且也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一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因此,淝水之战是中国古代史研究一个重要的课题。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学界对此问题掀起了三次争鸣讨论的高潮,就淝水之战的战争性质、前秦政权民族性质、前秦失败原因、双方兵力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取得了丰硕成果。1996年,崔明德、赵志坚撰文对建国以来淝水之战研究的三次高潮有过评述。[1]近二十年来,学者们又采用从不同的视角和研究方法对淝水之战相关问题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得出了一些新成果。本文拟对二十年来的相关研究成果作一个简要回顾和展望,以期推动淝水之战更为全面和深入的研究,挂一漏万之处,敬祈方家指正。一、淝水之战的兵力问题研究淝水之战中双方兵力对比是一个争议较大的问题,建国后的相关研究也较为集中,如翦伯赞、王仲荦等史学大家的观点是:前秦苻融、张蚝、苻方、梁成、慕容、慕容垂等率步骑25万为前锋,苻坚又发长安戎卒60...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史志》2011年04期
黑龙江史志

对淝水之战的重新解读

公元383年,前秦帝国在淝水(今安徽省寿县的东南方)遭遇惨败。最初两军隔河相望,“秦兵逼肥水而陈,晋兵不得渡。谢玄遣使谓阳平公融曰:‘君悬军深入,而置陈逼水,此乃持久之计,非欲速战者也。若移陈少却,使晋兵得渡,以决胜负,不亦善乎!’秦诸将皆曰‘:我众彼寡,不如遏之,使不得上,可以万全。’坚曰:‘但引兵少却,使之半渡,我以铁骑蹙而杀之,蔑不胜矣!’融亦以为然,遂麾兵使却。秦兵遂退,不可复止。谢玄、谢琰、桓伊等引兵渡水击之。融驰骑略陈,欲以帅退者,马倒,为晋兵所杀,秦兵遂溃。玄等乘胜追击,至于青冈;秦兵大败,自相蹈藉而死者,蔽野塞川。其走者闻风声鹤唳,皆以为晋兵且至,昼夜不敢息,草行露宿,重以饥冻,死者什七、八。”⑴可以看出,整个过程并无真正意义上的战斗。而秦军因何自溃,成为了最大的疑问。从符坚的战术选择来看,他并非要如谢玄之意。相反的,他有自己的打算。符坚的本营远在项城,北军粮道漫长,补给困难。此外北军天然擅长陆战,如果趁南军渡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