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P2P爆雷潮“后遗症”:资金只出不入 债转规模飙升

“兑付压力很大,提现额成倍剧增,所以我们转让和提现的速度确实是慢了。这是最考验我们的时候,我们虽有涉及资金池模式,但没有假标。现在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催收全出动。我们的定向委托产品加上资产到期收回,现在平均每天能回笼两千多万,催收员是最辛苦的,保证了平台的运转。”一名深圳大型网贷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这是当前网贷行业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多名受访人士对记者表示,在流动性大考下,最忙碌、最劳累的人是催收员。$$网贷行业的兑付敞口究竟有多大?记者独家提取的一组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交易规模排名前50的平台的待收余额为4067亿元。爆雷潮起后,绝大多数平台资金“只出不入”,以前交投活跃的现象难以重现,仅7月29日一天,50家平台净流出资金就达5.75亿元。$$50家平台单日净流出5.75亿$$据记者统计,截至7月31日,交易规模排名前50的网贷平台,待收余额共计4067亿元;仅7月29日一天,这些平台的资金净流出就达5.75亿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时报2018-08-01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年77期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探析中医针药治疗卒中后遗症的临床疗效

0引言卒中是比较常见的心脑血管疾病,此病致残率和死亡率都比较高,病人在发病半年后还遗存着肢体偏身麻木、口眼歪斜以及半身不遂等功能障碍被称为是卒中后遗症,而目前我国老龄化呈上升趋势,卒中的发病率也不断攀升,由此也给病患以及家庭带来了一定痛苦和压力[1]。因此在本次研究中主要研究分析在卒中后遗症的治疗中采用中医针药的临床治疗效果,具体情况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选取2015年1月至2018年1月在我院接受卒中后遗症治疗的病患66例,并将其随机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每组各33例,其中研究组男18例、女15例,年龄48~81岁、平均(59.67±3.78)岁;对照组男20例、女13例,年龄49~79岁、平均(58.49±5.03)岁,对两组病患的一般资料进行对比分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1.2方法(1)给予对照组病患单一的针灸治疗,实施针灸的穴位主要有:内关、手三里、外关、血海、三阴交、四神聪、足三里、曲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教育》2017年27期
新教育

减肥后遗症

~~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才资源开发》2014年24期
人才资源开发

浅析企业培训后遗症和解决方案

培训后遗症最早是在2005年进入广大企业的视野中的,作为从事培训工作的一员来说,培训后遗症的出现,对我们来讲很不公平,也会感觉到很委屈,我们将全身心的精力投入培训工作中,长年累月的从事培训工作,但对于培训后遗症,我们却总是无法规避。其实无论是企业,还是员工个人,都非常认可培训重要性,但是在具体的培训工作中又发现存在着很多困惑,而正是这些困惑带来了一些不可忽视的负面效应,或者说是培训后遗症。一、培训后遗症的主要表现1.抗拒培训。好比人们生病,同样症状和病情,第一次吃某种药很快见效,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吃的次数多了,这种药已经基本没有任何作用了。培训同样也会产生抗药症,比如常见素质拓展,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会觉得很新奇、很有趣,但经常参与就会觉得万变不离其宗,无非就是团队一起完成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已,但回归到个人,也没学到什么,最后反倒觉得像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而已,便对培训有了反感和抗拒心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很多员工是被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领导科学》2015年10期
领导科学

要解决好巡视“后遗症”问题

中央加大巡视力度,对腐败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但巡视之后出现的“后遗症”却不得不引起人们思考。这个“后遗症”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巡视过后,只抓两三个人“了事”。特别是一些地方前后几任主要负责人都“出事”,与他们“一伙儿”的干部却“没事”,仍然在台上指手画脚“说事”。有人说:“主犯”服法,却让“从犯”逍遥,这是说不过去的。也有人说:“从犯”太多了,一个市县都有一两百人,搞不了呀,搞过了就会没有人干事了。甚至后任的主要领导为求一时的“稳定”,上至中央巡视组,中至省委主要领导,帮助说情,致使群众对反腐败产生了错觉,认为是“选择性反腐”。二是干部因怕,心怀鬼胎不“做事”。特别是许多地方仅仅是走了一个前任,来了一个后任,干部的“惯性思维”方式仍然在起着主导作用。过去是“利益链条”拉动“做事”,现在,在强势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面前,一些干部感到“怕”字,为了不出事,宁愿不干事。尤其是还没有进行责任追究的一些干部,仍然把持着一些重要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南(江南诗)》2015年02期
江南(江南诗)

后遗症(外二首)

“不怨你瞄得准些”那人仰起头向他喊还故作豪情地笑这幅画面随着他年龄越加清晰常常把他从梦里拎出来汗淋淋而当时,他年仅二十接到上级命令参与枪决一批死刑犯山坳里,他们被反绑着跪下去青草正好淹没了膝盖像一个帝王出巡 送葬队伍行经十字路口手缠白毛巾的年轻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