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航测局为陕西安康水灾“把脉”

本报讯 (记者 靳哲明 通讯员苟甲有)7月22日上午8时,航测遥感局遥感应用研究院的专家们经过了一整夜的连续工作,及时完成了对陕西安康灾区滑坡区地质灾害的初步解译,并将成果及时报送陕西省政府办公厅、省国土资源厅等相关部门。$$    7月19日,陕西安康市大竹园镇因强降雨引发滑坡,数十人被埋失踪,因道路、通讯中断,营救困难。遵照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的部署,中国国土资源航空物探遥感中心快速反应,迅速组织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少年儿童研究》2016年01期
少年儿童研究

教育孩子需要道德格局

电视里正在播放南方水灾的画面。只见此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葬礼由副校长主持,洪水滚滚而下,把沿岸的大树和房屋肆意卷“蛋的爸爸”也做了沉痛的讲话:“这个蛋是走。儿子和同学被洪水的气势所吸引,专注地个好孩子,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给大家带看着电视。其中一个孩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很多快乐。令人悲痛的是,由于我的疏忽来,之后俩孩子就边看边“哈哈”大笑。妈妈大意,让蛋过早地离开了爱他的人们……”说:“你们笑什么?水灾会造成多少损失?多然后,就有几个同学笑到不能自已,当即被少人会因此无家可归?”笑声戛然而止,同学老师驱逐出了葬礼。而且,葬礼过程中笑场不悦地说:“没劲,走了。”儿子把同学送走,的学生都会被扣分。失去蛋的那个学生花一关上电视,独自回自己的房间了。加元请了个律师,他将因疏忽罪面临老师的也许有的家长认为孩子在家看电视只是起诉。学校法庭将开庭,并等待学生评审团玩玩乐乐而已,没有必要正襟危坐教育孩子的判决。一番。其实不然,有些精神和情怀是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云南社会科学》2017年02期
云南社会科学

宋代以来江南水灾防御中的科学与景观认知

人类应对自然的变化,有宏观与微观的知识体系和控制手段,水灾防御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古代江南的水文水利情况非常复杂,与此相应,宏观与微观的景观认知手段也非常发达,水灾防御知识也异常丰富。现代的灾害预测和防控依赖发达的地理信息技术与通讯手段,古代社会只靠经验与技术的长期积累。宏观层面的水灾防御知识涉及到地理景观、气候和水文,具备较广阔视野的水利专家为官方提供这方面的决策服务。农民也有一套涉及到小区域圩田形态和河流的知识体系。宋代江南的水环境丰富,水域处于一体化状态,这时期出现了像郏亶这样的治水专家,他们更有全局性的地理景观与整体性的水流知识,对江南地貌和水文变化的环境认识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平,官方也有西方科学式的水位测量手段。明清时期江南各地河道淤塞,水流难以一体化控制,系统性的水灾景观与河流的知识体系没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地方社会和乡村社会更加重视小区域圩田景观认知和小区域的防水灾知识,民间特色知识体系开始呈现系统化色彩。本文...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世界农业》2017年08期
世界农业

美国、日本和英国水灾风险管理的经验借鉴

近些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化,世界各地的极端气候事件频发。中国面临的极端气候影响也较为严重,尤其是洪水灾害。洪水灾害的频频发生,不仅危及粮食安全和社会稳定,更可能会影响到社会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面对洪水灾害的频发,中国在洪水灾害管理方面还存在着防灾基础薄弱、灾害预警能力较差、灾害风险转移手段滞后及减灾保障能力较弱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影响了中国水灾风险管理体制的应对能力。美国、日本和英国等发达国家在洪水灾害管理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完善的应对机制,这些国家的经验可以为完善中国水灾风险管理体制提供较好的参考。1美国、日本和英国水灾害风险管理的经验1.1美国1.1.1完善的水灾管理体制美国水灾风险管理行政体制是由联邦、州级政府和专门的应急机构组成,各级机构各司其职,分工负责。联邦机构主要是由联邦经济事务署负责,该机构是各类灾害预警、疏通和救助方面的总协调机构,负责发布救灾法令,协调各级政府开展救灾工作。州级政府、地方政府负责各自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丝路(下旬)》2016年09期
新丝路(下旬)

1931年和县的水灾及水灾前后概况

一、水灾的规模及原因1.水灾的规模1931年中国水灾,当年中国的几条主要河流如长江、珠江、黄河、淮河等都发生特大洪水。受灾范围南到珠江流域,北至长城关外,东起江苏北部,西至四川盆地。这次水灾死亡人数估计在400,000到4,000,000之间。其中,长江流域的泄洪区的死亡人数达145,000,受灾人口4000万人,属于特大水灾。受灾的省份达16省之多,严重的有8个省。1931年的水灾安徽省全省60个县中,有48个县受灾。全省大小圩堤溃决3950余处,受灾田亩3155万亩,占全省农田的57%,灾民960余万人,占全省总人口数40%,灾民死亡112288人其中溺死22863人,直接损失31464万元。[1]这次空前的大水灾具体对于和县来说,破坏也是空前的。连续高强度大范围的降雨造成山洪暴发,江潮倒灌。江潮倒灌,和县内部无法承受这么多江水的排泄,因此,几乎整个和县都被淹没,对农田,房屋、商业和民众生活等都造成影响。当时一位记者描述水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1期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31年汉口水灾述论——基于民国报刊为中心的考察

汉口位居长江中游,处于沟通上下游的枢纽位置,每逢夏季雨水连绵之时,汉口便面临江水侵入的危险。晚明以降,在汉官员已然明了江水对汉口形成的危害,接连修筑防护堤以抵御江水泛滥,如崇祯年间袁焻所修“袁公堤”、晚清张之洞所修“张公堤”等。但是,肆虐暴涨的江水常常会突破这些防线,给汉口带来巨大灾难。近代以来,尤其是1931年的长江大水,使全国多个省份受灾严重,而汉口尤以水灾持续时间久、受灾损失大而声震国内外。当时许多报刊纷纷撰文报道和评论汉口水灾,可谓是记载这场灾难的第一手资料。目前学界对此加以系统研究者尚不多①。笔者拟通过对民国报刊有关汉口水灾报道与评论的梳理,勾勒其灾情,分析其原因,探究其影响,考察其赈济,以冀有裨于世人②。一、1931年汉口水灾之灾情1931年8月,长江发生特大洪水。由于7月份长江流域降雨量超过常年同期一倍以上,致使江湖河水盈满。8月,金沙口、岷口、嘉陵江均发生大洪水。当川江洪水东下时,又与中下游洪水相遇,造成全江型洪...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