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确认不侵权之诉的管辖权问题

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是知识产权诉讼领域中的特有制度。自2002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批复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和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受理请求确认不侵权纠纷案件以来,相关案件的诉讼受到较为广泛的关注。$$原告请求确认不侵权诉讼的诉因,多是受到来自于被告的诉讼威胁。如果被告在较长时间内不向法院起诉,那么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侵权则处于不明确的状态,原告的经销商可能会一直停止销售原告的产品,原告也可能失去新的合作机会,处于不利地位。$$很多情况下,在原告提起的请求确认不侵权诉讼之后,被告会基于同一事实另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14期
法制博览

确认不侵权之诉审理中的法律问题研究

确认不侵犯知识产权之诉,是指在被控侵权人是否构成对知识产权权利人侵权的法律关系不明朗的情况下,被控侵权人主动向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请求法院确认其行为不构成对权利人所享有的知识产权的侵犯。③在这类诉讼,与一般的给付诉讼不同,在具体处理时,需要结合该类诉讼的自身特点,进行相应的灵活处理。本文就其中几个方面的问题加以探讨。一、确认不侵权之诉与侵权之诉的吸收与合并审理对涉及相同事实的确认不侵权之诉与侵权诉讼的协调处理,需要根据不同情形予以区分:( 一) 一方当事人先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对方当事人又针对相同的事实提起了侵权之诉1. 处理模式的选择这类情形的处理,实践中有两种协调和处理模式: 一是参照德国司法实务的吸收做法,采用主诉吸收从诉规则,以侵权之诉为主诉吸收作为从诉的确认不侵权之诉,确认不侵权之诉即时终结; 二是适用民事诉讼管辖中的移送合并审理规则,将在后受理的确认侵权案件移送在先受理确认不侵权案件的法院合并处理。我们认为,根据最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导刊》2014年16期
经济研究导刊

国外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分析与借鉴

一、国际条约《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ParisConventionFortheProtectionofIndustryProperty)简称《巴黎公约》。《巴黎公约》于1883年签署,是世界上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最重要的国际公约之一,目前拥有174位签署成员。1900年,该公约修订要求签署成员提供保护反对不公平竞争,公约成员必须保证对各该国国民有效防范不正当竞争,公约将这种竞争行为定义为“工商业事务中违反诚实的习惯做法的竞争行为”。禁止特定的行为,其中包括“在经营商业中,具有损害竞争者的营业所、商品或工商业活动商誉性质的虚伪说法”,而对竞争对手诉讼威胁的不实警告,经属于上述被禁止的特定行为。此后,《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指南》在此问题上进一步给予释明:如果存在用不实指控诋毁竞争对手的经营、商品或服务的事实,即使做出该不失指控的人并无诋毁伤害的意图,仍足以适用本规定。它留给各国的国内立法或判例法来决定是否,以及在何种情况下决定,并非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论坛》2012年01期
学术论坛

论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是指当知识产权义务人受到来自权利人的侵权警告或与侵权警告效果等同的其他方式威胁后,在权利人怠于提起诉讼,使义务人的生产经营行为处于一种潜在的诉讼风险或是不稳定状态下,义务人主动诉请人民法院确认自己的行为不构成侵犯权利人知识产权,以消除义务人存在的潜在诉讼风险或不稳定的权利状态,回归到侵权警告发出前的状态的一种诉讼。确认不侵权之诉与侵权之诉的当事人在诉讼法律关系上是反向对应关系。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原告是涉嫌侵权人,被告是权利人。一般侵权之诉的原告是权利人,被告是涉嫌侵权人。在我国,这是一种新类型的诉讼,其最大的特点是法院对确认之诉的判决只存在既判力,而没有执行力。它有别于一般传统意义上的民事诉讼类型。我国确认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发轫于法院审判实践。有关确认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的案例可以追溯到2001年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南海市盐步恒业玩具制造厂诉被告冯海鹰专利不侵权之诉。广东省南海市人民法院一审是以法律没有相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2年33期
法制与社会

浅谈确认不侵权之诉的相关问题

确认不侵权之诉是我国近年来知识产权领域一种新兴的诉讼类型,笔者结合知识产权领域发生的多起确认不侵权之诉的案例,分析我国确认不侵权之诉在法律上的依据及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具体处理问题。一、问题的由来很多人都熟悉的“彼得兔”是英国的一位女作家塑造的非常经典的卡通形象,自其出版问世以来,《彼得兔的故事》连年印刷,传遍了全世界。2003年中国社科出版社大力推出了一套“彼得兔”系列彩版图书,遭到该书初版时的出版社——英国的费德里克·沃恩有限公司的投诉和强烈抵制。该公司向我国工商部门提出异议并投诉,认为中国社科出版社在使用“彼得兔系列”此类字样和“彼得兔”的典型卡通插图时,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原来,虽然这套图书在中国的版权已经过期,但在1993年,费德里克·沃恩公司却向我国商标管理部门申请将“彼得兔”三个字以及书中大量插图都专门注册成了商标,还特意注册了适用领域包括“图书”类别。针对费德里克·沃恩公司的投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为扭转沃恩公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3期
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受理制度研究——从一条司法解释说开去

2009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480次会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文简称“2009解释”),其中第十八条规定:权利人向他人发出侵犯专利权的警告,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经书面催告权利人行使诉权,自权利人收到该书面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或者自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二个月内,权利人不撤回警告也不提起诉讼,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请求确认其行为不侵犯专利权的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尽管只是针对专利权,尽管只涉及案件受理条件,这已是迄今为止我国立法层面上关于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全部规定,也是自2000年9月苏州龙宝公司案①之后近十年来我国司法实践在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领域所取得的重要成果。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直接昭示了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制度价值;二是案件受理有着严格的条件限制。当然,当我们真正把这一制度应用于司法实践时,我们所要考虑...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