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没必要禁止网络红人上电视做嘉宾

近日,在“2012年星光电视节目创新创优论坛”上,广电总局副局长李伟表示,电视节目在审美导向上要防止过度娱乐化、低俗化倾向的反弹。不允许网络红人、有丑闻劣迹的人物上电视做嘉宾,“现在出现了邀请网络上很有争议的人物、炫丑的人物到电视媒体上而且是黄金时间做节目的情况。我们要及时纠正、扭转问题,一种错误不能一犯再犯。”(4月11日《乌鲁木齐晚报》)$$    过度炒作名人丑闻、绯闻、劣迹以提高收视率,这种做法确实应该禁止。可是,一概禁止不允许网络红人、有丑闻劣迹的人物上电视做嘉宾,却显得过犹不及了!$$    网络红人是网络社会的产物,本身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可以有形象好的网络红人,也可以有以炒作丑闻、绯闻、劣迹而出名的网络红工。一概禁止网络红人上电视做嘉宾,等于是把网络红人一棒子打死,有失偏颇,是对网络行情不了解情况下做出的决策。网络红人并没有防害别人、危害社会,凭什么不能上电视做嘉宾?有这必要吗?在我看来,这确实是“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山日报2012-04-12
《时代人物》2012年05期
时代人物

荧屏封杀网络红人值得商榷

络红人在人们心目中存在较大争议,舆论对其可谓褒贬不一。那么,由广‘电总局出面来发布一道禁止网络红人、炫丑人物上电视的禁令,是否就能如影视主管部门所愿达到净化荧屏的目的,却是大可商榷的。不难体察,主管部门出此禁令,仍是出于一种“观感洁癖”的初衷,希望电视节目能够起到引领社会公序良俗的积极作用。但由行政主管部门来代替民众作出貌似无比正确的选择,却有低估民众审丑能力之嫌。网络红人的走红,可以说是网络时代的一种必然现象。经由网络这一媒介平台,一个人若是刻意想以出位的方式赢得眼球,并不是件太难的事。若再有网络推手之类幕后运作者为其推波助澜,潜在的网络红人要走红简直是水到渠成。在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芙蓉姐姐。“我是我国两千多年来第一个懂得了生命意义的奇女子,我就是个性解放、勇于表达和追求的代表”这样的自信,加上“秀出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样的勇气,芙蓉姐姐能红遍网络江湖,看来的确不是偶然的。对于网民来说,他们对芙蓉姐姐这类网络红人的娱乐消费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者(原创版)》2011年03期
读者(原创版)

网络红人背后

网络红人越来越多,差不多一周就可以推出、制造一个,然后更加快速地成为过眼烟云。那么,网络红人背后是否一定有推手?推手又会选择哪些对象?就这些问题,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与读者分享自己的经历。芝麻拍客:主业是设计师,业余拍客,推出了以“西单女孩”为代表的网络红人,不喜欢被人称为“推手”,本届春晚相声《芝麻开门》的主人公原型。专拍哥:因长期拍摄公车私用一度蹿红,从不透漏私人信息,最红时名号曾被他人冒用,成名不久即被新的网络红人取代,随即泯然于网络。《读者·原创版》:你挑选人物的标准是什么?依照你的标准,凤姐这样的人物会不会在你的选择之列?芝麻拍客:我拍的多是平民百姓的芝麻小事,这也是我网名的由来。至于选择标准,首先人物、事件能打动自己,这样我才有激情捕捉或者记录下来。对于弱势群体,我希望帮助他们;对于有志青年,我希望对他们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总的说来,是拿我的主观视角看到的世界,与网友共同分享。至于最后一个问题,我希望我拍摄的内容能给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部广播电视》2017年24期
西部广播电视

网络红人形象的媒介建构分析

1网络红人形象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自媒体时代的到来,网络红人这个群体也日渐壮大。2015年12月,《咬文嚼字》杂志发布2015年度“十大流行语”,“网红”排第九,其解释是:“网红”即“网络红人”。但是鉴于现在各界对网络红人的普遍标准与本文所要研究的范围差异较大,因此作者对网络红人进行重新界定,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将网络红人进行分类并分析其特点。1.1网络红人的界定网络红人从字面上来看,是因其自身形象或行为通过网络被广泛关注的一个群体,是当下网络时代的宠儿,百度百科中将网络红人界定为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根据其定义在这里笔者将网络红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最初并无想成为红人的想法,只是因机缘巧合被他人将其形象和行为在网络上传播而走红。第二种则是主动在网络上传播自己的形象和行为,相对于前一种的无意间成为网络红人,这一种网络红人具有主动性,即自身有想走红的欲望。而这一种网络红人在当下的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产业与科技论坛》2017年03期
产业与科技论坛

“网络红人”现象对大学生思想的影响探究

“网络红人”现象是伴随着互联网技术以及网民审丑、审美、臆想、娱乐等个性化的网络心理需求而逐渐发展起来的。这些人中,有的靠团队炒作而红,有的靠搞笑的视频、图片爆红,有的靠极具话题性的事件得到人们的关注。其中既包含了低俗的文化现象,也包括了一些具有正能量的人物。从大学生的角度来看,这一现象的发生和发展都对当今大学生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行为方式以及心理个性等产生着极大的影响。为此,作为高校教育工作者而言,有必要将“网络红人”现象纳入到对大学生思想教育的研究范围中去,不断探索高校大学生思想教育在新时期的发展之路。一、“网络红人”对大学生思想的影响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推动了直播技术的发展,很多“网络红人”出现在直播平台上,拥有了无数的粉丝,他们的行为对于大学生的思想能够产生一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网络红人”对大学生思想的积极影响。“网络红人”现象的出现,对大学生思想能够产生积极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两岸关系》2017年02期
两岸关系

经济不景气 试试找网红——台湾网络红人现象一瞥

面对2016年赴台大陆游客的大幅下滑,台湾金融高层前不久首度提出“找网红代言”建议,希望通过网络红人代言,争取大陆游客青睐。由此可以看出网红经济在岛内的分量。“直播时代”今年1月,在台北市松烟文创园区,一场手机发布会上来了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全副武装,手机、支架、移动电源、收音话筒、简易的打光灯……他们被安排在手机发布会的最中心位置。发布会一开始,他们也点开了各自的直播键……这一群人并非专业媒体工作者,而是一群网络直播客。据手机发布会主办单位介绍,本款手机的代言人正是台湾歌手田馥甄,而这一群网络直播客多是田馥甄的粉丝。“以前,在台湾类似的新闻发布会,主办单位一般只会请媒体,像如今这样的大规模‘招揽’粉丝群体,正是看中了他们手中的直播渠道,这对产品也是一种推广。”一位主办单位的主管说。近年来,网络直播悄然兴起。大家熟知的直播平台就有章鱼、斗鱼、映客等。网络直播操作简单,设备轻便,可以说,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主播,而且内容及时,真正做到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