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族医药 大有可为

蔡景峰: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华医史学会民族医史专业组主任、《中华医史杂志》副主编$$说到中国医学史研究,就不能不提到蔡景峰先生。40多年的潜心钻研,使蔡先生成为我国医学史研究、特别是民族医学史研究的著名专家。我去办公室采访蔡先生时,见他正伏在堆满书籍和资料的办公桌上写东西,1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被书柜和书桌占去了大部分,显得拥挤不堪。正值北京入伏第一天,屋子里又闷又热。“您这儿没空调啊?”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点儿唐突。蔡先生却不介意,他一面与我交换名片,一面说:“这儿条件差点,我们换个凉快点的地方谈吧。”他把我带到了同在一幢楼的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的会议室,我的采访就在这里进行。$$记:蔡老,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从事民族医药研究的?$$蔡:我是学西医出身的,1954年毕业于国立湘雅医学院。1976年5月,当时卫生部组织了一个3人小组赴西藏考察藏医藏药文献,我是3人小组成员,在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1986年01期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

关于藏医学《四部医典》的初步研究

《四部医典》是我国藏医学的经典名著。1978一198。年间笔者组织有关同志共同完成了本书的翻译注释工作,在此前提下,对本书的成书时代;基本内容;医学理论;药学理论;与其它医学的关系;发展沿革和国外研究情况等诸项内容作了初步研究,现作一概况介绍。 成书的时代背景:公元八世纪中叶(约748一765年),以著名的藏医学家宇妥·元旦贡布为首总结了藏医临床经验,又吸收了藏医学的理论,中医药学、天竺医药学的理一沦,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编著成《四部医典》(藏名《居悉》)。这部书流传一千余年而不失其经典的光辉,充分显示了它的价值所在.追究其原因,本书的成书时代正是藏族历史上医药学(亦包括政治、经济)发展的盛期。西藏在公元七世纪以前是一个多民族、多部落游牧散居之地,各部落且相互兼并,未得统一,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在此情况下,藏医药的防病治病经验,只是言传口授,世代相传,保存于民间。七世纪初囊日论赞开创了统一西藏的大业,兼并了各个部落,松赞干布继承其...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西藏研究》1986年04期
西藏研究

藏医学《四部医典》初探

《四部医典》是我国藏医学的古典名著。1978一198。年间笔者组织有关同志共同完成了本书的翻译注释。在此前提下,对本书的成书时代、基本内容、医学理论、与其它医药学的渊源关系、发展沿革和国内外研究情况等内容作一初步研究,以供医药界科学工作者参考. 成书的时代背景:公元八世纪中叶(约748一765年),以著名藏医学家宇妥·元旦贡布为首总结了藏医临床经验和藏医药学理论,同时又吸收了中医药学、天竺医药学的的理论,用了近20年的时间编著而成《四部医典》。本书成书时代正是藏族历史上的盛期,藏医药学也得到了相应发展。在公元七世纪以前西藏高原是一个多民族、多部落游牧散居之地,各部落且相互兼并,未得统一,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因此,防病治病的经验只是言传口授,世代相传,保存于民间.松赞千布继承父业于629年完成了统一西藏的大业,建立了吐蕃王朝,建都逻婆(今拉萨)。接着采取了强化政治,振兴文化,发展经济;对外东联大唐,西结天竺等一系列治国措施“’。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13年17期
兰台世界

谈藏医学文献《四部医典》“源流”与保护

一、《四部医典》这部巨著成书的“源”1.西藏宗教对《四部医典》成书的影响。(1)苯教对《四部医典》成书的影响。藏地苯教对西藏巫医们的医学发展起了一定推动作用。辛绕木沃齐在“多苯”基础上创立了“雍仲”苯教,总结巫医治病的大量经验,著有《甘露医术九经》,《甘露医术九经》中只有《甘露库本玉经》一书流传后世。据研究,《甘露医术九经》中的《甘露库本玉经》与《四部医典》在内容上有85%相同。苯教典籍《格言·珍宝库》曰“:昔,魔王然巴斗杰向众生传播疾病时,佛祖向杰普赤西开示《甘露医术九经》,为民治病谋安乐。”[1]1宇妥·元丹贡布在编著《四部医典》时参考了苯教《车轮王之医疗秘诀汇集》等医书,这说明苯教典籍是《四部医典》的主要素材之一。现存《本玉》中的《医理书·花函》和《疾病书·黑函》最后写有(此书“)具缘分之时,三位佛教徒挖掘于桑弋寺大殿顶,应医师宇妥之求而授之”的语句,说明《本玉》从伏藏中挖掘出后交给《四部医典》的编著者宇妥·元丹贡布[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年03期
天津中医药大学学报

藏医学《四部医典》时间医学思想探析

时间医学是天文学与医学相结合,通过天体运行产生引力而研究对人类各种疾病所产生影响的科学[1]。《四部医典》是藏医学的理论基础,它是藏医学家宇妥·元丹贡布在融合印度医、中医、大食医以及藏族传统医学精华的基础上,历时20多年完成的[2]。1《根本医典》中的时间医学思想《根本医典》是《四部医典》的第1部分,主要是从总体角度来阐述人体的生理、病理、诊断以及治疗方面的一些基本知识[3]。在这一篇中,时间医学思想主要体现在人体基本物质的转换及疾病发生的一般规律上。藏医学将人体的物质基础分为饮食精微、血、肉、脂、骨、骨髓和精7大类,这7类物质从饮食精微到精的转化过程共需要6天,一日成血,二日成肉,三日成脂,四日成骨,五日成髓,六日成精[4]。其彼此之间的相互转化为人体的生命活动提供了保障。在对于疾病发生规律的把握上,《甘露精要八支秘诀第一卷·根本医典》曰:“九项年岁有险夷:老年属郎中年赤,幼年人属培根症……朗症多在夏季生,日暮黎明是发期……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87年06期
中央民族学院学报

简述藏医学名著《四部医典》及其影响

公元8世纪中叶产生的藏医学著作《四部医典》,为藏族的医学史增添了辉煌的异彩,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诸多藏族医学史家,以此为蓝本,纷纷著书,嘉惠宗风,从而使藏族医学理论更加丰富,藏医学体系越趋完整;《四部医典》也已成为国际学术界、医学界争相考证的内容和热哀研究的课题。本文就其历史价值以及在国内外所产生的影响作一略述。不妥之处,尚望识者指正。一、《四部医典》的作者及成书年代 对于《四部医典》的成书年代以及出自哪位医学巨匠之手,截至1980年前,尚无定论。从近年来国内外学术界研究的结果看,诞生于8世纪初叶的老宇妥气元丹贡布(709一834)著于8世纪中叶,似已无可非议。纵观整个藏族历史,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建立的吐蕃王朝,系藏民族与其它民族往来的黄金时代。频繁的民族往来,文化上的相互交流,是藏医学形成的前提。很显然,《四部医典》的成书,就是顺应这种时代的发展、人民的需要而问世的。 据《新老宇妥传》(以下简称《传》)载,作者于藏历土鸡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