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谈一点对中医学的亲身体会

我利用今天这个机会,对中医药学这门科学谈一些自己的看法。$$近十多年来,我离休在家,没有什么事做。我的一些老朋友、新朋友要我给他们看病,他们有时也介绍病人找我,大多是久病不愈的老大难病,一天总有一两个,最多时有六、七个。到现在为止,大约有三十多个危重病人,医院给他们判了“死刑”,大多数都让我救活了。$$中医学是运用望闻问切来诊断疾病的,通过这四诊来了解病人的症状、体征,判断外感还是内伤,病在什么系统、什么病。例如:肝脾系统方面的病,多出现头晕,胸腹脘胁胀满痞闷,食欲不振,大便干或溏,小便清利或量少而黄,舌苔厚腻,中间微黄,脉弦或弦大。根据这些现象,就可以判断为肝脾系统功能失常,治以疏肝理气、健脾化湿利水等。中医学认为,任何一种病都不是孤立的,诸如心脏病、肝脏病等等,都牵涉到相应的脏器系统,这就是中医学的系统性规律性的整体观念。如慢性肝炎,如果只从肝来治疗,是治不好的,很多慢性肝炎,就是因为治疗不当而造成的。我曾经治过一位病人,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实用检验医师杂志》2018年04期
实用检验医师杂志

中医检验专家共识

中医检验作为中医药学和检验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医临床工作的重要内容,是体现中医特色优势的重要方面。近年来,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中医检验取得了较快的发展,有望形成新的中医检验技术服务项目。但相比于中医药事业的快速发展,中医检验的发展现状尚难以满足中医临床的需要,存在与中医理论研究相类似的问题,主要表现为传承不够到位、创新没有聚焦,缺乏原创优势等[1]。为推动中医检验工作的开展,提高医疗机构中医检验的服务水平和科学管理水平,促进中医检验工作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在中华中医药学会检验医学分会协调支持下,中国医师协会检验医师分会中医检验医学专业委员会、北京中医药学会中医检验专业委员会组织专家编写《中医检验建设与管理专家共识》(简称《共识》),主要针对中医检验工作内容提出推荐建议,在检索文献及总结中医检验工作探索经验的基础上,征求专家意见而制定,旨在促进中医检验工作的开展。由于现代中医与西医的临床实践有着显著的区别,中医临床传承证据应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科学Fans)》2018年12期
课堂内外(科学Fans)

一个西医看中医

●中西医的争论“看病究竟找中医,还是西医?”这个是医疗界长期存在的话题,特别是近些年,随着越来越多医学知识的科普,中西医的争论也愈演愈烈。同学们自己或者家人在生病的时候,也经常会遇见这样的问题,有的人说西医效果好,见效快,有的说中医治标治本,更调养身体。有的人喜欢相信中医的偏方,或者一些中药保健品治病养生。有的喜欢刮痧、针灸这类中医诊疗,甚至一些大明星也在尝试,比如菲尔普斯在奥运会期间拔火罐,钟欣潼刮痧。在这些人当中,有的疾病康复了,觉得中医疗效神奇,但是有的人却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中医太玄,中药成分太复杂,副作用太多,临床有太多因为中药副作用导致器官衰竭,死亡的病例。中国有几千年的中医文化,自古以来古人都靠中医保护,国家也提倡中医,有很多中医院,所以中医当然有效。同种疾病,每位中医开出的诊断和诊疗方案都不一样。中药就相当于安慰剂,治疗好了是安慰剂的作用,并不是药物自身的疗效。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是中医的胜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高考》2018年25期
高考

中医少年守正强国

正元学中医,第一要事是找到它的真正源头。因为父亲身处中医行业,在他的引导下,我了解到2500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我国早期医学就呈现集大成式的发展。这一时期,齐籍名医扁鹊,又名秦越人,精于各科医术,并将临床实践上升到理论高度,最早提出“望、闻、问、切”四诊法;创建血脉理论、经脉理论,开创了“独取寸口”诊脉法;发现了俞穴;建立汤药药论,并将针灸与方药融合,几乎涵盖了古典中医理论及诊疗的全部要素,其核心思想即为传世经典《黄帝内经》的母本。汉代以前,扁鹊医学一直在中国医学史上独领风骚。陆贾《新语》“书不必起仲尼之门,药不必出扁鹊之方。”将扁鹊与孔子并称;《淮南子》:“所以贵扁鹊者,非贵其随病而调药,贵其擪息脉血,知病之所从生也。所以贵圣人者,非贵随罪而鉴刑也,贵其知乱之所由起也。”将扁鹊与圣人并提;王充《论衡》:“故时当乱也,尧、舜用术不能立功;命当死矣,扁鹊行方不能愈病。”把扁鹊上升到与尧舜并列的高度。《史记》载:“扁鹊言医,为方者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高考》2018年25期
《中华中医药学刊》2017年12期
中华中医药学刊

精准医学与中医学

2015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精准医学计划(Precision Medicine Initiative)”,并系统介绍了精准医学的任务及意义,随即得到多国国家元首及学术界的热捧,精准医学为现代医学未来数十年的发展指明了道路,并且预示着一场医学界的革新浪潮即将到来。这一概念一经提出便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产生重大影响,引起中国医学学术界的百家争鸣。显而易见,精准医学是时代和科技发展推动下的必然产物,它必然会引领现代医学新的潮流,为人类的健康做出巨大贡献。而诞生于21世纪的精准医学是否会对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中医学产生影响?精准医学与中医学的关系如何?现代医学开始了走向个体化医疗的“精准医学”时代,那么中医学是否需要“精准”?如何走向“精准”?纵观医学发展史,每次现代医学的革新浪潮必然会出现对中医学的质疑与抨击,这些问题已经成为中医学界在面向未来时不得不回答的焦点问题。在精准医学方兴未艾之时,探索精准医学与中医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学人文》2018年01期
中国医学人文

诗中医学

学医之梦杏林情,学医梦,悬壶济世。救生死,除病痛,妙手回春。数载青春短,境塑你我长,激情入殿堂——何愿?医海攻书乐寒暑,一生倾力为健康!行医之情鱼游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