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医藏象和现代解剖不相容吗

近日拜读《中国中医药报》上张大明“解读中医藏象”一文,这篇文章提到了一个很重要也是很敏感的问题:关于中医藏象和现代解剖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同意张君所说古代中医脏腑概念是来源于解剖的看法,也同意张君所论述的“司外揣内”、“以表知里”的藏象研究方法和解剖方法不同,可是,是否依此就能断定中医藏象和现代解剖不相容呢?因为事关中医基础——藏象学说的未来发展,故欲与之辩。$$    认为《内经》“不重视解剖”不符合事实$$    张君说:“自《内经》开始,古代医家研究脏腑的方法发生了深刻的转化。由静态解剖,转向动态观察;由打开腹腔,直视脏腑,转向‘司外揣内’、‘以表知里’”,认为《内经》以前的医家主要研究方法是“静态解剖”,到《内经》以后才变成了“动态观察”,这种看法并不正确。$$    目前仅存的《内经》之前的医书——马王堆帛书《足臂十一脉灸经》与《阴阳十一脉灸经》并不是静态解剖的著作。动态观察也就是实践-认识-再实践-更深层的认识,一直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陕西中医学院学报》2009年03期
陕西中医学院学报

中医藏象学的理论体系探讨

中医藏象学作为中医学理论坚实的基石,自《黄帝内经》时代以降,历数千年丰富、完善与发展,在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发展进程中起到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并在临床实践中得以不断升华,深刻影响着中医临床诊疗活动。运用各种可行的、严谨的科研方法,以源于临床与文献、服务于科研与临床的思想为指导,系统深入地开展中医藏象学理论体系的研究工作,有利于提高临床诊疗和保障健康的医疗服务水平。1中医藏象学的理论体系特征人体的组织结构与功能是一致的、互根的,但中医藏象功能的描述与目前已知的人体内脏结构之间存在一定差距,表现出独特的理论体系特征。围绕中医藏象学的理论体系特征开展了大量现代研究工作,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多层面概括。涉及:脏腑为时间和空间的立体结构,是多器官、多功能的复合单位,各藏象系统整体大于孤立的各部分之和的藏象系统质观点[1];藏象具有功能系统化、实体多元化、调控多途径、整体协同化,时脏一体化的特点[2];模型性、层次性、关联性、时空性、全息性[3]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中医药》1989年04期
黑龙江中医药

略论藏象问题

三、藏象问题与中医思维特征到具体脏器修饰限定时才能有所专指以区别 《内经》“藏象”这一述宾词组所以变于其他。为一种“学说”的名称,原因是多方面的,从那些最早出现在文献中的脏府名称如除了训话,主要还与中医思维特征有关。近心、胃等分析,心是人或动物心脏的象形,年钱学森同志提倡建立思维科学,作为“研胃则兼有会意、象形两种成分。说明关于脏究思维的规律和方法”⑨。下文拟从几个方府概念形成之初主要依赖于它形象的发现。面谈谈笔者的浅见。可见的形象、现象古人谓之“实象”。而脏 1、关于胜府概念的形成。王冰注《素府与肢体、组织、精气相关联、相配属的认问》藏象并未涉及“藏”字文义,只说“象,识,则是古人长期医疗实践过程中观察结合谓所见于外,可阅者也”②。如果不是回J巴辨的产物。思维中的想象、联想、比象、避,说明他的审慎。汉末以前,字书本无推象,一般谓之“虚象”。有些发现以实象藏、脏二字,当然简作脏则更是近几十年为基础或起点,但需经过“虚象”的过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陕西中医函授》1989年06期
陕西中医函授

藏象学中整体观举隅

整体观是中医学术理论体系的基本特点之一,指导人们正确认识和处理局部与整体的关系,整体观念认为整体是由各个局部有机联系起来构成的,没有各个局部整体是不存在的,同时又认为整体中的任何一个局部都能体现整体,局部是整体的缩影,局部蕴藏着整体的信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是辩证的统一,是辩证唯物观思想在中医学中的具体体现。一、整体生命活动是各器官机能活动协调统一的结果 藏象学说最显著的特点是以五脏为中心的整体观。人体这个整体是以经络为联系、沟通、调节的通路,以心、肝、脾、肺、肾五脏为主,联系胆、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耽六腑,形体(筋脉肌骨皮),五官(耳目口舌鼻)及四肢百骸等全身组织器官,以精、气、血、津液为物质基础,并通过其作用,来完成整体性生命活动。其过程是相当复杂的,在人体内部,各个脏腑在形态、结构、功能上虽有不同,但这只是统一体中的组成和分工,在维持整体生命活动过程中是既分工又协作,内脏之间既有相辅相成的促进作用,又有相反相成的制约作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养生》2001年11期
现代养生

把握藏象 创新发展——全国中医藏象研究创新思路学术研讨会纪要

由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基础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主办的全国中医藏象研究创新思路学术研讨会暨基础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换届改选会议,于2001年8月19日至23日在北戴河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的主题是:中阵藏象内涵与发展思路。从中医藏象古今比较论述,从临床疾病辨证实践,探讨脏腑的内涵;从中医藏象形态与功能定位研究,探讨藏象现代研究的新息路、新发现。开幕式由第三届基础痊论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匡调元教授主持,主任委员一李恩教授致开幕词。会议本着“百花齐放,畅所欲言,‘不求共识,只求思路”,以创新息路学术研讨会的精神,得到与会专家的认同。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办公室主任靳秀琴、河北省卫生厅副厅长孙万珍也到会祝贺。 会上,河北医科大学李恩教授作了题为“中西医结J合的创新想路在于发扬中医学术思想竺的主题报告。主题报告分3个部分:①中西医结合半个世纪的回顾;②发展中西医结合的困惑与对策;③发展中西医结合难点与分析。并对“21世纪需要人才类型及标准”包括三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7年04期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浅析中医藏象观内涵及其临床运用

《素问·六节藏象论》说:“帝曰:藏象何如?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处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色黄,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对此,张介宾《类经·藏象类》释曰:“象,形象也。藏居于内,形现于外,故曰藏象。”由此,我们可以清楚的了解到中医的藏象观正是在实体脏器的基础上,总结出精神、内在脏腑、外在形体、四时之间的相互通应关系,而这一关系的总结必然是在人体功能的基础上,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在中国哲学的影响下,以取象比类为方法,逐渐总结出与自然界所反应功能的相通之处,而不可能是在实体器官的层次上作广泛的归纳与演绎。并在这一基础上,通过后世的临床实践赋予其了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等基本属性,并分类而归纳出“证”这一具体概念,用以指导中医药预防和治疗人体的疾病。1中医藏象观的解剖学实体脏器基础《灵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