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伤寒论》的“时间药理学”

人体对药物的反应因时间而异,药物对人体及其疾病的作用存在着时间效应,而这种时间效应可以通过临床医师和临床药师的处方,医嘱进行表述和调控。人体的生物时间效应有利于药物的归经和靶向作用,以及疾病的转归。人体内部的各种机能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生物体的许多活动存在着周期规律变化。王好古在其《阳证略论·阴阳寒热各从类生服药图象》中指出:“昼服则阳药成功多于阴药,夜服则阴药成功多于阳药”。$$    张仲景在《伤寒论》中提出“欲解时”条文,就是疾病有可能解除,或者有可能痊愈,或者有可能减轻的时间区域,与当今时间药理学极其吻合。《黄帝内经》提出了相对论治之说:“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顺天之时,而病可与期。顺者为工,逆者为粗”、“月生无泻,月满为补,月郭空无治,是谓得时而调之。”《伤寒论》中论及时间服用药物的内容更为丰富,是为中医临床药学的始祖。$$    例如十枣汤:“芫花、甘遂、大戟各等分。右三味,捣筛,以水一升五合,先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学人文》2018年02期
中国医学人文

读《伤寒论》浅析现代医患矛盾的解决

著名医史学家西格里斯曾经说过:“每一个医学行动始终涉及两类当事人:医师和病员,或者更广泛地说,医学团体和社会,医学无非是这两群人之间多方面的关系”。当两者之间的想法或行动相互排斥大于相互依赖时,也便出现了医患矛盾。医疗环境虽在改善,但医疗纠纷问题依旧层出不穷,愈演愈烈的医患矛盾,“出台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由公安部门介入”“分流病人,以减少医患摩擦”“解决医疗机构根本性结构”……在众人建言献策的时候,作为医生,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和解决医患关系?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我们首先应该明确为什么会产生医患矛盾,经过粗略的统计和归类:医患沟通失败、医疗费用较高、诊疗效果不理想是医患矛盾产生的重要根源。我们可以从《伤寒论》的条文做以下的探索和解析。医患沟通医患沟通贯穿医患接触的全过程,诊断前的沟通、诊断中的交流、诊断后的处理,医患沟通直接影响着医患关系。诊断前的沟通。《伤寒论》原序中说道:“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斯须,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中医药杂志》2018年04期
上海中医药杂志

追源欲求真伤寒——评《宋以前伤寒论考》

《宋以前伤寒论考》由日本东洋学术出版社于2007年出版,作者冈田研吉、牧角和宏、小高修司是日本汉方界的知名学者,也是长期从事临床诊疗的医生。三位先生诊余倾心于《伤寒论》研究,卓有成效,在对文献的梳理过程中发现问题、分析原因、提出见解、自成一说,给人以启发。读罢《宋以前伤寒论考》,掩卷沉思,感触颇多,稍加归纳和展开,以就正于同道。同时对书中要点,稍作提示。对《伤寒论》的研究,将宋之前后进行对照、分析,希望能够理出一些头绪,悟出一些道理。把宋代(北宋)看作一个分水岭,是因为北宋的校正医书局对主要的医学典籍作了校订。对于历史上这样的一件大事,无疑可从正反两个方面加以考虑。从积极的一面看,这件工作对医学文献的保存、流传和普及起到了相当的推动作用;从消极的一面看,在宋人的校订过程中,医学文献的失真或多或少难以避免。看事物能够看到正负两个方面,才称得上全面。将宋之前后的《伤寒论》一对照,确实有趣,发现的问题有大也有小。大的问题:什么是宋代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医文献杂志》2018年04期
中医文献杂志

陈焕堂《伤寒论归真》的学术观点与价值

《伤寒论归真》的作者及版本简介《伤寒论归真》,又名《仲景归真》,清道光年间陈焕堂著[1]。陈焕堂,字福斋,广东东莞人,生平不详。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其同乡蒋慎存(俞轩)为本书所作的序言中,称“陈焕堂先生,吾莞名医也。积生平精诣,著《伤寒论归真》一书以问世,未付梓而殁,殁后遂失传。”蒋氏云:“知其书之足以济世也,多方搜罗始得之。而数十年中,劫于水者一,劫于火者一,劫于兵者一。”以此推断,此书成稿年代,当在付梓出版的20年前,即1829年或更早。此外,书中多处提及《医宗金鉴》,而《医宗金鉴》最早于1742年刊行,故此书的成书日期应在1742至1829年间,即在清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间。沈英森主编的《岭南中医》也认为陈氏生活于清嘉庆道光年间[2]。清光绪五年(1879年)《广州府志·艺文略》、民国十年(1921年)《东莞县志·艺文略》、《广东文物特辑·人文门》均收录本书[3-4],惜未见作者传。该书现存4个版本,其中道光二十九年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年06期
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

论《伤寒论》科研

中医药大学是以中医药高校领域为主的教学、医疗、科研的综合基地。如果把中医药大学比作一架飞机,毫无疑问,科研当是飞机的翅膀。学生们在校时、毕业后,如能练就理想的自主创新能力,方能成为真正的天之骄子。中医药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必定是以基于深厚、精湛的中医基础理论、临床经验的科研成果为动力。笔者积30余年《伤寒论》博、硕、本教学、临床与研究体会,对如何做好《伤寒论》科研,从内容和方法上作一试述,以期对培养高端人才,提高中医药科研效果有所裨益。1意义目的1.1意义1)《伤寒论》是目前现存第一部中医药领域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经典;2)《伤寒论》理法方药是世界医药领域的常青树,随着科技的进步,其生命力不但不衰,反而愈加旺盛;3)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特色和灵魂;4)经方是中医治疗手段的精髓;5)六经辨治、药食同疗与现代医学治疗与预防结合、预防为主等思想异曲同工;6)仲景倡导和注重养生思想符合当代及将来中医学走向世界的理论,所以《伤寒论》科研极具现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年12期
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

浅议《伤寒论》阴阳观

阴阳观是中国古代朴素唯物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其运用到中医学理论当中,则对人们认识、治疗疾病起提纲挈领的作用,所谓“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张仲景的《伤寒论》创立了完整的辨证论治思想体系,其中阴阳观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但时下有医者认为张仲景组方、用药体现了一种“贵阳贱阴”的思想,其用药多温热,并尊仲景为温热扶阳之祖,故往往以此为依据,力主治病用药以温阳为法。笔者就自己的学习体会,认为张仲景“贵阳贱阴”一说值得商榷,现从以下几方面浅谈仲景《伤寒论》之阴阳观。1动态比较的阴阳观张仲景所创立的辨证论治思想体系不是仅仅辨出一个证型,而是通过动态的、比较的方法完全渗透到了从病因、病机、诊法、治疗的所有阶段,而仲景对于阴阳的分析同样地采用了这种动态的、比较的方法。《内经》[1]云:“所谓阴阳者,去者为阴,至者为阳;静者为阴,动者为阳;迟者为阴,数者为阳”,在何谓阴何谓阳的问题上,不是静止的、孤立的,而是通过动态比较得来的,即时下所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