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郑州都市区建设呼之欲出

虎年虎威。2010年岁尾之际,中原河南乃至“天地之中”郑州频发经济大发展之强音——$$ 11月17日至19日,省委八届十一次全体会议审议并原则同意《中原经济区建设纲要(试行)》。承载着亿万河南人民的梦想,肩负着再铸中原“十二五”辉煌重任,中原经济区,恢弘绽放!$$ 中原崛起,郑州先行。11月26日,在郑州市委九届二十次(扩大)会议上,市委书记连维良和市长赵建才代表900万郑州人民发出寒冬中的“热词”:“加快建设郑州都市区,打造中原经济区核心增长极!”$$ 着眼核心增长极 绘就郑州都市区$$ “贵在共识,重在运作,成在实干。”市委书记连维良的这12字要求言简意赅,力透纸背。$$ 运作运作,就是要科学“运”筹,重在“作”为。正因如此,在随后召开的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连维良又再次强调:“以注重运作、优化环境为切入点,突出以转变领导方式促跨越。”进一步具体提出了项目建设、税源建设、体制机制创新等十大运作观。$$ 按照市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郑州日报2011-01-17
《城乡建设》2019年10期
城乡建设

太原都市区轨道交通体系研究

按照《太原都市区规划(2016-2035)》(以下简称都市区规划),其规划范围为:太原市六城区、清徐县、阳曲县,晋中市榆次区和太谷县,面积6503平方公里。因为晋中市榆次区、太谷县属于跨太原市的行政区域,却是与太原市区有较强联系的片区,造成了太原都市区是一个“跨行政区的都市区”这一不同于国内其他都市区的特殊之处。也为太原都市区的规划,特别是轨道交通体系的规划带来了挑战。一、太原都市区城市及交通发展衔接分析(一)城市发展层面根据目前的城市规划,六城区属于太原市城市总体规划范围,而清徐县、阳曲县、晋中市榆次区和晋中太谷县均独立编制总体规划。其中,属于太原市市域行政范围内的清徐县、阳曲县在各自总体规划编制中,与太原市六城区的土地及道路衔接考虑较为充分,太原市总体规划中的轨道交通方案也在两县进行了充分的分析和预留。而相比于阳曲和清徐,太榆同城化虽然自上世纪90年代伴随着太原都市圈概念提出,但多年来,同城化的大战略在规划层面并没有得到很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城市发展研究》2017年11期
城市发展研究

都市区治理的合作模式与演变

0引言随着大城市规模的扩大和交通、通讯技术的发展,城市的许多经济社会要素不仅局限在中心城市,而是跨界扩展到周边区域活动。尤其在通勤、交通、环境等方面,中心城市越来越需要与周边的城镇和乡村地区保持密切联系,以支持自身发展[1],进而形成了以功能联系为纽带的包括中心城市与周边城镇和乡村地区的都市区。都市区是一个拥有共同利益的地域共同体[2],内部各组成部分相互协调,才可以发挥都市区的优势。然而,都市区内部的中心城市、卫星城镇、周边乡村等子区域可能会分属不同的行政区。都市区的形成发育过程可以看作是多个行政区组织、协调的过程[3]。因此,都市区不同于一般城市地域的典型特征莫过于其复杂的行政区构成和治理格局。都市区内不同行政区在发展过程中会有许多矛盾需要调和,发展中面临复杂的组织和协调任务。内部各行政区公共服务管理水平和强度的不平衡[4],制约了大都市区作为一个有机共同体的竞争力。归属不一的多个行政单元破坏了大都市区的完整性[5,6]。如...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92年05期
经济学动态

资源流动的经济逻辑

一、导 -」~J 曰 当“放任目流”已形成一种刀量来统治人类的生估特别是经济生活之时,我们同时也发现有很多仍需要计划及政策干预的例证。亚洲国家较普遍存在的不断扩展的都市区的计划,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实际上,这种都市区是一种被扭曲了的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发展模式。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就是以这种扩展的都市区作为计划与政策干预的例子来说明计划的含义及其有效运行问题。 在深人讨沦主题之前,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役有任何计划及相关的政策干预可以成功地达到预期的目的,除非这些计划及政策干预是建立在对基本经济逻辑的正确、深入的理解基础上。相反,如果对计划的经济逻辑及经济力量役有一个债些空匆达梦i:_丝刽垦全赓为曼竺经济灾难的一种工具。因为它将摧毁人们的经济激励系统,导致普遍的低效率、普遍的漠不关心、行贿受贿、个人崇拜,以及强化权力对资产和社会福利的占有而忽视收入对比的作用与意义。并且会使经济发展的社会目标失去方向及物资墓础。因此在我们制定计划时必...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浙江经济》2018年15期
浙江经济

持续深入推进都市区建设

推进浙江都市区建设,要做好规划衔接、发展协同等战略层面的谋划,还要以通勤便利化高效化为核心抓好基础设施共建、以产业空间储备和特色打造为重点提前布局都市区产业协作、以更好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为目标通过改革推动实现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推进四大都市区建设、加快建立“一体两翼”区域发展总体格局的战略目标,为新时期做好城市工作和区域工作指明了方向。从综合条件来看,浙江已经进入以都市区引领区域发展的新阶段,必须就都市区工作加强谋划、加快推进。推进都市区建设条件和时机不断成熟经过改革开放40年发展,浙江原来以特色块状经济为主的经济形态已逐步演化蜕变为现代产业集群,对人才、技术、管理、信息等方面高端要素的需求急剧增加。相比之下,小城镇和县域集聚现代要素的能力已赶不上需求的变化,县域经济向城市经济蝶变、城市经济向都市区经济蝶变的内在动力不断增强。近些年来,浙江以“拆治归”为主要内容的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的深入展开和供给侧结构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理学报》2018年10期
地理学报

上海都市区边界划分——基于手机信令数据的探索

1引言都市区是指一个大的核心以及与这个核心具有高度的社会经济一体化倾向的邻接社区的组合,一般以县作为基本单元[1],是指与大都市在城市功能上存在密切关系的区域,一般指通过通勤等日常活动与大都市形成紧密联系的区域[2]。空间形态上,都市区包括一个或多个中心城市以及与之具有紧密联系的腹地。划分标准上,中心城市一般通过人口规模界定,腹地一般通过与中心城的通勤联系界定,如果通勤联系达到一定的规模,那么该区域就被界定为中心城的都市区,因此都市区的概念实际上接近于通勤区。都市区不仅是一个地域实体和统计单位,更是一种以中心城市为核心的空间组织形式,对于地区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以美国为例,联邦和州政府机构应宪法的要求,都基于大都市区分配项目资金、制定项目标准和实施项目等,大都市区的重要性和使用频率要远远超过城市的行政地域概念和城市的实体地域[3]。都市区的概念起源于美国,城市的发展带来空间上的蔓延和郊区化,使得居住和就业发生了空间的分离,形成...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