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少年司法制度建构的相关问题探讨

美国是少年司法制度的发源地,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经过一个世纪多的发展,至今为止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备的少年司法体系。我国少年司法的思想产生时间很早,但是至今却仍未建立起现代少年司法制度。本文旨在借鉴美国少年司法制度中的优秀经验,为我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建构提出一些构想,以保护儿童权利、减少和预防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笔者将在本文中着重论述:第一、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理念与特征;第二、以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理念与特征为借鉴,我国将建立的少年司法制度应如何建构。以此为中心,笔者将本文分为四章:第一章分为两节,第一节讨论了少年期的名称和年龄范围,指出笔者在本文中以儿童、少年两个用语来指代少年期,其年龄范围的上限是18周岁;第二节首先讨论司法、司法权、司法制度的概念、性质,以此为基础探讨少年司法制度的性质和意义,为得出少年司法制度的概念做铺垫;其次对少年司法制度概念的主要观点作出评析,阐明笔者的观点,同时指出笔者认为少年司法制度是以保护少年为基本出发点  (本文共12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理工大学
华东理工大学

从隔离到契合: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的嵌入性发展

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的合作,人们最早认知的是社区矫正工作。然而,一个未成年人在犯罪之后直至进入社区矫正或监禁矫正之前,还要经历公、检、法三个刑事诉讼程序,在这长达半年至三年左右的刑事诉讼期间里,涉嫌犯罪未成年人面临着人生最大的困境,普遍会感到焦虑、彷徨、无助、迷茫,因此急需社会工作服务的介入。然而在我国,由于过往司法体系的结构性缺陷,社会工作在公检法三个司法程序或领域内并无法定的位置。这种状况既不利于涉嫌犯罪未成年人的社会矫正与社会康复,也不利于少年司法制度的人性化建设。自2009年起,B市开始探索少年司法社会工作模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从关系角度看,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形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从结构上来看,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达致了初步的契合。那么,B市少年司法社会工作模式是怎样建构起来的呢?抑或而言,社会工作是怎样嵌入进少年司法的场域、体现并发挥其专业的角色与功能的呢?这一建构性行动的内在逻辑又是怎么展开的呢?显然,研究这些...  (本文共2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年06期
青少年犯罪问题

美国少年法院之百年嬗变

美国少年司法自其第一个少年法院———1899年伊利诺伊州库克郡的少年法院建立以来,经历了多番挫折。历经一百多年的美国少年法院,已经逐步迈向成熟稳定。回顾美国少年法院在这一个多世纪中的曲折发展,一般分三个阶段,即少年法院运动时期、少年犯罪人权利发展时期、犯罪控制时期。相比20世纪的演进,新世纪的美国少年司法,尚未形成显著性的历史特征,修正的保护主义开始回归美国少年司法的视野。一、20世纪上半叶的“少年法院运动”(一)少年法院运动的呈现第一个少年法院在成立之前,少年法院并没有充分的哲理基础和实践计划,主要基于仁慈、人性的少年福利角度出发。(1)因此,1895年芝加哥妇女俱乐部和天主教探访和援助协会(the Chicago Woman's Club and the Catholic Visitation and Aid Society)这两个社会组织提出了少年法院的构建。然而,这一倡议遭到了否决。至1898年,伊利诺伊州儿童家庭和帮助...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犯罪与改造研究》1991年04期
犯罪与改造研究

联邦德国《少年法院法》(选登)

第三编未成年青年 第一节实体刑法之适用 第105条少年刑法的适用 (1)未成年青年实施的、按一般规定应当科处刑罚的犯罪行为,具备下列情形之一时,适用于少年的第4条至第8条、第9条第1项,第10条、第11条和第13条至第32条的规定,法官可同样适用于未成年青年: 1.全面估量行为人的个性及客观条件,认为在行为时其身心发育状况与少年相似,或 2.根据行为之方式,情节或动机,认为属于少年犯罪行为的。 (2)如未成年青年因其犯罪行为的一部分已依一般刑法判决,且该判决已生效的,可适用本法第31条第2款第1句和第3款的规定。 (3)未成年青年的少年刑罚最高刑期为十年自由刑。 第106条一般刑法对未成年青年的从宽适用 〔l)未成年青年因犯罪行为得适用一般刑法的,如其刑罚为终身自由刑,法官可判处其10年至15年有期自由刑。 (2)法官不得科处其保安监置处分。担任公职能力的丧失和公开选举权利的丧失的规定(刑法第45条第1款),不受影响。 第二节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社会科学》2017年02期
中国青年社会科学

美国少年法院的刑事政策变迁及启示

一、少年法院之诞生及理念基础美国于1899年创设少年法院,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少年法院的国家。到1920年,美国已经有30个州建立了少年法院,而到了1945年,所有州都建立了少年法院[1]。在美国少年法院建立初期,其秉持保护主义理念来处遇非行少年1。而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犯罪率攀升等社会背景的变化,美国少年法院的刑事政策经历了修正的保护主义,直至形成今日的严罚主义。以严罚政策来处遇少年,未能尊重少年阶段的特殊性以及非行背后的原因,而仅以“非行-责任”的直线型思考方式来处遇少年,是将少年视为社会防卫的客体而非主体,将少年推向社会边缘,少年犯罪问题也未能根本解决。作为联邦国家,美国共有52套法院体系(一套联邦法院系统、50个州法院系统以及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系统)。各个不同的法院系统互不隶属,在各自职权范围内和管辖范围内各司其职。在联邦层面美国并没有少年法院系统,但却有51个州级的少年法院系统。联邦法院虽然没有专门设立少年法院,但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青少年犯罪问题》2016年06期
青少年犯罪问题

德国少年刑事司法体系评介——以《少年法院法》为中心

一、德国《少年法院法》指导思想根据《少年法院法》第2条,少年刑事司法的目的首先是防止少年再次犯罪,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少年刑事程序和法律后果的设计应该以教育为导向。有观点认为这一条款表明少年法院法的本质是刑事法而非教育法,所谓的教育不过是实现刑事目的的手段,1当手段与目的发生冲突的时候,前者应该让步。相反意见则相信,除了作为特殊预防的手段之外,帮助少年学习社会规范和承担责任并最终完成社会化,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基于对此种价值的重视,教育思想甚至可能构成对刑事目标的限制。2这一指导思想上的分歧难以消弭亦无需消弭,因为在刑事目标和教育思想之间的权衡、取舍恰恰是少年刑事司法的生命力所在。二、少年刑事司法体系的参与者除了法官、3检察官及其助手(即警察)、律师这些常规角色外,少年刑事司法体系中还有一些特殊参与者。(一)少年法院助理4少年法院助理是德国的少年福利系统与少年刑事系统的交叉点,在少年刑事司法体系中有四大任务。其一是调查少年的性格、...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14年12期
河北法学

美国少年法院的变革与青少年犯罪控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北京100720)2005年3月和2012年6月,在备受美国公众瞩目的两大法律诉讼案件,即罗珀诉西蒙斯(Roperv.Simmons)和米勒诉阿拉巴马州(Miller v.Alabama)的判决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宣告现存的“对未成年犯适用死刑”和“对未成年犯适用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法律规定违反了美国联邦宪法,应予废除1。最高法院作出上述两项判决的主要法律依据是,美国联邦宪法第八修正案中明确规定:“禁止残酷的和非常的惩罚”[1]。这一判决结果意味着美国刑法中两项针对未成年人的重要的法律条款从此失效。自此之后,未成年犯不仅不得被判处死刑,而且也不得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两项判决传递了一个十分明确的信息,即美国最高法院在少年司法问题上的立场发生了重大改变,出现了向传统的福利型少年司法制度回归的迹象。这无疑将对该制度的变革施加重大影响,对当今美国少年法院的命运增加新的不确定因素。美国...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