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反思与抉择

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是基础教育改革研究中的重要课题,它对基础教育改革产生着重要的影响。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基础教育改革历程中,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不断地进行变换。研究从基础教育改革的理论、基础教育改革的政策与基础教育改革的实践三个层面事实地展现了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的历史变迁,反思了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中存在的问题。从理论上对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进行了探讨,分析了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的选择与确立的可能性与必要性,探索了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的过程,探讨了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的思维方式与方法论以及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的评价与更新。本研究主要包含以下内容:首先,对基础教育改革及其价值取向的内涵、性质及意义等进行了分析。基础教育改革价值取向的选择和确定与怎样理解基础教育和基础教育改革紧密相关。论文重新诠释了对基础教育与基础教育改革概念的理解,分析了基础教育与基础教育改革的属性与特征,重新解读了基础教育的培养目标,对基础教育改革的意义进行了探  (本文共1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

中国文学动物叙事的生发和建构

本论文立足于对“中国文学动物叙事的生发与建构”的相关研究实则是基于将当代动物叙事作为一个叙事学意义上的类型整体为考查前提,重心是在对动物叙事这一特殊的叙事类型其具体的功能形态与历史根源的考查上。也就是从类型的本质属性与发生学(起源学)两个最为基础的向度衍生而出,包含了对当代动物叙事的概念诠释、伦理资源、叙事传承、类型衍生、功能形态、深层结构、主述模式以及神话根源等多个层面的详尽探讨与系统论述,这实则也兼顾了从审美形式、叙事形态、艺术样貌到文化传承、心理结构与伦理价值——这样经由形式到内容,兼顾历时与共时,横向与纵向(历史的维度)相结合的完备与科学化的研究范式。研究的终极指向是要在“人、动物与自然”这一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就错综复杂地胶着在一起的三维情感逻辑关系当中,以“动物叙事”这样特殊的题材表达方式,所反衬与映射出的从古至今人类(个体到民族整体)潜隐的伦理意识与思维理念当中的某个侧面——对自身困惑、不安与危难的给予解答与拯救的尝试...  (本文共4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叶海卡·德洛尔的政策思想研究

现代政策科学是西方的产物,从政策科学诞生之日起,它就与以色列学者叶海卡·德洛尔的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叶海卡·德洛尔是是继拉斯韦尔之后的“第二代公共政策学家”,被誉为“政策科学领域的泰斗”,政策科学的创始人之一。然而中国学界对其思想的系统研究凤毛麟角,这可能是由于“与其说他是政治学家,毋宁说是行政学家或系统专家更为恰当”①,而行政学的发展才不过百年多的历史。有人认为德洛尔的学问是“超学问”,他的文章相当“晦涩”难懂②。的确,德洛尔的学术品性非同一般,在著作中他喜欢用统治者(ruler)这样的被现代民主政治抛弃的词汇;他对“可持续发展”概念进行了无情的批驳,认为这个概念抑制了人类的发展;他关注十字路口的关键性抉择,强调对“可选择的未来”进行慎思、感知与憧憬,主张统治者应克服“现状的暴政”,与历史进行审慎的“模糊赌博”,并认为“与历史赌博”,虽令人不快,却合乎人类处境。其政策思想中的“权力中心论”、“精英治国论”更是让我们仿佛回到了柏...  (本文共2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报业》2015年21期
中国报业

传统媒体内部创新的反思与抉择

本期特约嘉宾华南创业新媒体闹客邦创始人,TMT行业观察者栾春晖都市快报社詹晓明河南商报子公司小象融媒总裁郭小阳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钱晓文钱江晚报媒体融合部毛玮琦当下,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浓厚氛围中,在互联网传播革命日新月异的浪潮中,饱受“内忧外患”的传统媒体由被动到主动投入创新创业的洪流。两年以来,传媒机构及传媒人创新创业的新闻不断刷屏,一浪高过一浪,且取得初步成功者亦有其人。前人的成就激励着后来人不断加入创业队伍,这支队伍迅速壮大,甚至有人调侃:“同事们见面,打招呼的话就是,你创业了吗?”目前,传媒人的创新创业主要有两条途径,一条是完全脱离供职媒体,投身互联网领域创新创业;另一条是在传统媒体内部进行创新创业。本组特别策划我们主要谈谈传媒内部创新创业的事儿。从2005年开始,传统媒体就听到“狼来了”的呼声,期间广告发行几经波折,到2013年经营创收加速下滑,步入寒冬。刺骨的寒风,考验着传统媒体人的神经,让传统媒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的效率与公平

作为一种人类社会活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像其他社会活动一样,同时面临着效率与公平两个方面的问题。基础教育课程作为一种发展资源,能够有效促进个体、社会和国家的发展,从而使其具有了效率意义。基础教育课程作为一种国家公共物品,内在地反映着社会个体或群体在课程利益上的某种关系,从而使其具有了公平意义。由此,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形成了两种改革取向:一是效率取向,即通过课程改革提高基础教育课程培养人的效率,进而提高社会和国家的发展效率;二是公平取向,即通过课程改革消除基础教育课程导致人与人之间不公平发展并由此导致社会发展不公平的因素,提升基础教育课程作为社会公共物品的公平品质。从历史上看,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在效率取向和公平取向之间摇摆前进,这在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与美国20世纪以来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均有体现。我国在建国初期建立起了效率取向的基础教育课程体系,到1958年被公平取向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所替代,并在1966年陷入了带有非理性色彩的、极端...  (本文共21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课程研究》2019年14期
新课程研究

基础教育现代化进程中实现智慧教育的路径选择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明确指出要“加快教育现代化”,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1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要实现国家的现代化,教育现代化是根本,而基础教育是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基础工程。处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变化都比较迅速,他们好奇心强,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热衷于探索丰富多元的科技世界,传统的“灌输式”教学已满足不了处于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探索新知的渴望,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间出现了矛盾现象。近年来兴起的智慧教育可以有效解决基础教育阶段出现这一问题。智慧教育是教育的新形态,是适当而有效地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实现智慧化教学、智慧化学习,增进学生高级思维能力和创新创造能力培养的教育方式之一,它是信息时代教育现代化的核心与标志。[1]在基础教育阶段融入智慧教育,可以有效推进基础教育现代化进程,助推中国梦,加快实现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国家目标。一、智慧教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育评论》2018年11期
教育评论

基础教育的变革与反思

在我国,基础教育主要指国家规定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即国民基础教育,是每个公民都要接受的基本的教育。随着社会进步与发展,人们对教育的需求日趋旺盛,对教育层次的要求越来越高。由周仲飞主编的《基础教育近观》一书包括教育、教学、生活三个篇章,既有对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