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贝尔纳主义研究

在马克思主义思想传播中,疏漏了一个重要内容,这就是上个世纪30年代贝尔纳学派对于马克思主义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思想的传播。本文认为,贝尔纳学派是马克思主义传播_中最为成功的经典案例,其成功的原因不在于原封不动地复制马克思主义,而是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述中的某个论断变成系统的学说(如贝尔纳的科学社会学),把马克思主义命题中的某个猜测变成严格的论证(如霍尔丹的生物系统的辩证发展规律),把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某个意象变成新的研究领域(如李约瑟对中国的科学文化研究)。不仅如此,贝尔纳学派还创建出自己的理论——贝尔纳主义。贝尔纳主义被认为是以贝尔纳为主导的贝尔纳学派在马克思主义影响下,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思想做出对科学的社会研究(或科学史研究)。霍尔丹和李约瑟是贝尔纳学派的主要成员,是贝尔纳主义的主要体现者。本文以贝尔纳主义作为主题,主要试图说明:贝尔纳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思想在20世纪30年代传播中的成功表现形式,贝尔纳、霍尔  (本文共2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4年10期
科学学研究

贝尔纳主义:马克思主义科学观的一种理论创新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成为一种在国际学界有影响力的学术思潮,除了其经典著作的传统思想魅力外,一批又一批的西方信奉者对它的创造性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20世纪30-40年代,英国一批左派科学家(后人称作贝尔纳学派或贝尔纳主义者)在贝尔纳的倡导下用马克思主义科学观去解决科学问题,提出了“科学的社会功能”(科学外史论)、“科学建制”等许多富有时代价值的贝尔纳主义思想,并使马克思主义科学思想成为科学社会学、科学学和科学史等科学学科的基础理论之一,影响至今。然而,英国左派科学家的这一理论创新成果——贝尔纳主义却没能得到国内学界的应有重视。人们或者知道贝尔纳主义但不知其为马克思主义,或者知其为马克思主义但不知其所以然。那么,贝尔纳主义到底是什么?本文将力图揭开它的历史面纱。1什么是贝尔纳主义贝尔纳主义是以英国著名科学家贝尔纳命名的。但是,就像许多其它“主义”一样,贝尔纳主义并不代表贝尔纳一个人的思想,而是英国左派科学家集体智慧的结晶。为什么这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改革》2015年04期
理论与改革

一个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学派:贝尔纳学派及其思想的当代解读

王凤祥(云南大学云南昆明650091)10.13553/j.cnki.llygg.2015.04.007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是生产力”的坚定论断最初在(前)苏联社会主义科学建设事业中得到验证,在此影响下,20世纪30—40年代英国一批年轻的科学家,即贝尔纳学派对这一论断又做出了进一步的深化和发展,形成新的理论成果——贝尔纳主义。随后,贝尔纳主义思想促进了许多马克思主义新型学科的诞生,如科学学、科学社会学、STS等,影响至今。那么,在当今多元文化背景下,对贝尔纳学派及其思想——贝尔主义的研究,将会进一步巩固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学派,更好的构建和完善马克思主义学科理论体系。一、贝尔纳学派:一个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学派许多学者认为,20世纪30——40年是马克思主义的“红色十年”,因为在这十年中,马克思主义科学思想在欧洲得到广泛传播,特别是苏联科学的铸就,鼓舞了欧洲许多科学家去效仿苏联经验来拯救科学。以贝尔纳为主导的英国剑桥青年科学家就是其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西农业大学
江西农业大学

贝尔纳的科学社会学思想研究

科学社会学作为社会学的分支学科,有许多人物在该学科的发展史上出了重大的贡献。作为科学社会学奠基人之一的贝尔纳,他的很多论断不仅超出了同时代的学者,即使今天看来仍然熠熠生辉值得我们学习。贝尔纳认为,“科学事业应以为人类造福为根本目标。终有那么一天,人们用科学知识武装起来只是为和自然界作斗争,而永远没有人和人之间的战争。”并且始终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指出无论是在科学的建构过程中还是在科学组织的运行过程中,时刻都渗透着社会因素的影响,科学总是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力、历史背景和社会组织形式中开展活动和发挥作用的。本文是在对现有理论研究成果综合梳理的基础上,对贝尔纳科学社会学思想的精华进行客观叙述。首先,对贝尔纳的个人经历进行介绍,并对其科学社会学思想产生的历史渊源进行归纳。其次,学习贝尔纳的科学建制论,为深入解读贝尔纳科学社会学思想的精髓奠定基础。最后,通过贝尔纳科学社会学思想中关于科学与社会的互动关系研究,展现其科学社会学思想在科技观...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当代科学与技术知识所有权问题

在大科学时代之前,科学知识是公有的,技术知识产权则由专利权保护,两者的界限是清晰而明确的。科学公有主义是默顿科学规范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学院科学时期为科学共同体广泛认同和遵守。随着科学实践的变迁和科学哲学理论的发展,默顿基于本质主义的规范研究在理论和实践上都逐渐失去了辩护基础。在后学院科学时期,众多研究者尝试重塑和建构新的科学规范,如齐曼的“后学院科学”规范等。但这些尝试并没有理清科学形态变迁后科学知识与技术知识生产的复杂情境,因而也无法理清当下科学与技术知识所有权的现状。要深入研究当下科学共同体所生产的科学知识与技术知识的所有权规范,就必须以实践的科学哲学观重新审视科学知识与技术知识所有权规范的形成和发展的历程,理清两者在实践中所处情境的区别。在库恩之后,实践论的科学哲学的影响越来越大。实践论的科学哲学认为,探讨科学的一切问题都必须放到共同体实践的情境中。这一思路与伦理学研究中的实践论伦理学相契合。运用实践论伦理学中的“社群主义...  (本文共1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
东南大学

贝尔纳的科学伦理思想研究

科学无疑是人类文化的核心组成部分,人类的历史有多么悠久,科学思想就有多么悠久,但是,人类有意识地对科学本身进行研究的历史却并不悠久,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学是英国大学者、思想家贝尔纳于上个世纪上半叶开创的;他所开创的科学学里包含他的科学伦理思想。贝尔纳从科学的社会功能、科学家的社会责任、社会制度对于科学研究的影响等方面,比较全面地对科学本身进行了研究;大要说来,贝尔纳认为,具体科学工作中的科学工作者必须持“仁慈的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要保证科学组织中的自由和效率的实现,而作为生命个体的科学工作者却必须有崇高的道德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意识,遵循科学的伦理规范,作为整体的人类社会必须尽量保证科学研究为人类全体谋福利的方向。因为任何人类活动的价值,归根结底都是由人类自己赋予的,人类创造的任何工具,归根结底是由人类自己决定其运用方式,所以,贝尔纳对于作为道德价值主体的人类整体或个体都作了较为详尽周到的考察和思考。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