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贺清泰《古新圣经》研究

《圣经》是全世界流行最广的一本书,它在中国的翻译发展史源远流长。现存最早、最完整的《圣经》汉译本是《古新圣经》,而且它也是最早的汉语官话《圣经》译本。此书成书于嘉庆年间,根据哲罗姆《拉丁通俗本圣经》翻译而来,共三十七卷,一百四十多万字,除《雅歌》及部分先知书未曾译出外,翻译了其余的《旧约》以及全部《新约》,作者是一位法国传教士——贺清泰。这部几近完整的《圣经》对今天的《思高圣经》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影响,至今鲜有问津,实为可惜。在国内,研究《圣经》汉译的学者多从马世曼译本及马礼逊译本入手,而更早期的著作却被忽视。当下对于汉语神学的梳理,若忽略早期《圣经》的译介工作、不从源头做起,则根本无法理清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脉络;不回到根本,就不可能重建中国基督宗教史。因此应弥补这部分盲点,以扎实的态度回归原点,进行最根本的探索。更何况今天天主教的权威《圣经》——《思高圣经》,是在其编者翻阅贺清泰《古新圣经》的基础上完成的。目前对于《圣经》的研究  (本文共5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贺清泰《古新圣经》研究

《古新圣经》是现存最早的一部白话《圣经》汉译本,它成书于嘉庆年间,系根据天主教权威《圣经》——哲罗姆编译的《拉丁文武加大本圣经》翻译而成,共有37卷,字数达百万余言。《古新圣经》的译者贺清泰是一位法国籍耶稣会士,他于乾隆年间来华,曾在乾隆朝任宫廷画师,也曾长期从事清廷的外交事务翻译工作。明清时代,文言文在汉语书面语系统中占据绝对优势,白话文则蛰居在某些特定的文类——如长篇章回体小说——当中。明末阳玛诺以儒家经典文体“尚书体”翻译《圣经直解》,反映出他对“译体”问题的关注,以及在汉语中重构《圣经》经典地位的企图。贺清泰与阳玛诺相去近两百年,但他却选用当时并不入流的白话翻译《圣经》,与阳玛诺的选择殊异。贺清泰选用白话译经、白话解经体现出的是另一种对“译体”问题的关注,从根本上说,这不但与他效仿先贤哲罗姆以通俗拉丁语翻译《圣经》相关,而且也与礼仪之争后清朝日趋严厉的禁教政策关系密切。译经之外,贺清泰更在经文之后添加了大量白话注解,白话...  (本文共19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国际汉学》2015年04期
国际汉学

“本意”与“土语”之间:清代耶稣会士贺清泰的《圣经》汉译及诠释

由于种种原因,明清时期入华天主教传教士在《圣经》汉译与诠释方面进展迟缓。然而仍有少数人克服教廷和清廷的限制,进行了开拓性的尝试。本文以新近发现的法国耶稣会士贺清泰(Louis Antoin...  (本文共28页) 阅读全文>>

《文贝: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2014年01期
文贝: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

薪传与新诠:《古新圣经》的解经之道

作为现存最早的白话《圣经》汉译本,《古新圣经》在《圣经》汉译史上意义独特。该书全本近一百五十万言,仅注解部分已有三十余万字,所涉庞杂,含蕴丰富。乾嘉年间法国耶稣会士贺清泰为一部汉译白话《圣经》做注,显然与天主教源远流长的注经传统密切相关。从内容上看,《古...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华文文学》2015年04期
华文文学

文白变迁:从《圣经直解》到《古新圣经》

《圣经》汉译的过程往往最能集中体现中西语言文化交流的种种症候。明清时期,文言文在汉语书面语系统中占据主流,白话文仅蛰伏于章回体小说等特定文类。明末耶稣会士阳玛诺在所著《圣经直解》中以儒家经典...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国际汉学》2016年04期
国际汉学

贺清泰《古新圣经》初探

1803年前后,法国耶稣会传教士贺清泰的《古新圣经》问世,这是第一部几近完整的《圣经》中译本,对今天的思高《圣经》产生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