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共理性视域下社会心态及其引导研究

全球化背景下,中国转型期社会心态的主流是积极健康的。但近年来社会心态失衡现象较为严重。公共生活空间频发的非理性社会事件,极易引起情绪共鸣,有的甚至经过发酵引发了群体性事件,给社会和谐稳定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透射出社会心态非理性特点。对社会心态及其引导研究已经成为学者们义不容辞的时代责任与历史使命。通过探讨公共理性与社会心态的内涵及作用,挖掘社会心态与公共理性之间的内在关系。即社会心态具有公共理性诉求,公共理性则规约着社会心态的结构内容,从而在公共空间架构起通往社会心态应然状态的通道。核心价值观属于公共价值,是公共理性的内核,这意味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然地成为中国当下公共理性的主要内容,深刻地影响着我国公共空间的公共认知、公共情绪和公共行为。而对社会心态内外生成因素的深入分析,帮助我们进一步探寻有效的引导对策。对引导社会心态的价值阐释则是研究的落脚点,有助于在个人层面提升思想道德素质形成健康社会心态,在社会层面协调社会关系维持良序  (本文共21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社会科学》2017年06期
浙江社会科学

家规的社会教化功能及其实现:基于公共生活空间的视角

作者丁社教,西安交通大学哲学系博士生研究生,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教授、院长。(西安710072)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家庭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单元,其作用在于维持生活和繁衍生命,属于私人空间,如果要体现个人在社会中的作用,就需要突破家庭而走向城邦,因为城邦是“大写的人”,能够真正体现出“公共善”。(1)有别于古希腊家-国两分的模式,中国古代在本质上就是“家国一体”,国是家的放大,故而,才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说。显然,在中国古人看来,家庭成员的行为规范受到家规的影响,家规必然会影响到家庭成员的社会化进程,这表明,人们在公共生活空间遵循的行为规范往往可以从其家规找到源头。因此,公共生活空间行为规范的建构需要从家规的建构开始。一、家庭是公共生活空间的历史起点“公共空间”、“公共领域”以及“公共生活空间”等概念多与政治学相关联,意指在划清公私界限的情况下,研究如何形成和完善制衡公权力的领域。在这里,本来的空间含义被赋予了政...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工业建筑》2017年04期
工业建筑

大连港工业遗产的创意空间研究

网络社会的建立和知识经济的发展,强化了创意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1]。文化、经济与城市空间已经形成紧密的共生关系,这促使处在工业化阶段或后工业阶段的大多数城市产业向创意产业方向转变并以集聚态势发展,也对城市的产业、文化与社会空间开始进行重组[2-3]。而工业遗产是创意产业发展的有形载体和资源平台[4-5],利用创意手法使其特有的发展脉络、生产工具与工业美学所形成的空间场所和文化资产结合创意经济提升自身价值并达到可持续性发展。工业遗产与创意结合,使工业城市蕴涵着的文化资产来重新诠释城市发展的历史文化,进而创造城市文化价值,也让城市拥有文化多样性,促进地方经济建设发展。目前,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和杭州等城市已建立了工业遗产与创意产业相结合的集聚区并不断在完善其创意空间[6-8],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推动了工业遗产的可持续发展。大连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和重要的港口城市,其现存工业遗产资源旅游开发潜力比较大的应是大连港集团的港口运输和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农村公共生活空间的重建

随着我国社会变迁,传统封闭的乡村社会被卷入更大的市场中去,不仅带来农民收入的增加,农民的社会交往方式也在发生着微妙改变。本文通过对X村传统公共生活的考察发现,农村公共空间日益萎缩。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首先,政治生活逐渐退出村民的日常公共生活内容之中;其次,传统农业生产互助减少,以经济利益为主的雇佣关系成为农业生产中的一部分;再次,代销点被新型超市取代,其公共空间作用没有被传承下来,农村淘宝的兴起将会进一步削弱集市的公共空间作用;此外,婚丧嫁娶等仪式也被简化。村民互动减少,农村公共生活形式更加单调。广场舞在农村地区的兴起给日益清静的农村生活带来了新的活力。为了更好地把握新型公共生活重建的关键要素,本次研究通过参与观察和非结构式访谈的方法,对X村广场舞等活动的建立和发展过程进行考察,研究发现:新型公共生活的呈现是政府、群众、基层社会组织共同努力的结果。政府是公共空间的投资者、引导人;群众是公共生活的组织者,参与力量,群众需求的改变是...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行政管理》2016年11期
中国行政管理

试论公共生活空间行为规范约束力的前提性条件

随着新兴公共生活空间大量涌现,行为失范也频繁出现,规范约束力衰减、失效甚至消失。规范的作用是引导群体成员的主动合规范性行为,是群体成员强制行为人遵循规范行动,规范的本质就在于它的约束力。m因此,重构规范关键在于理清影响规范约束力的复杂因素。_、元规范是公共生活空间行为规范约束力的文化前提公共生活空间是由点(单个人)线(人际的单一关系)面(人际的多角度关系)所构成的人际网络(人际的多层面关系),这一人际网络的每个结都蕴涵至少一种伦理要素,因此公共生活空间中的规则具有一种弥漫笼罩性的定向力量。按照布尔迪厄的场域理论,“在高度分化的社会里,社会世界是由大量具有相对自主性的社会小世界构成的,这些社会小世界就是具有自身逻辑和必然性的客观关系的空间。”[2]这些相对自主的社会小世界就是场域,这是一种关系网络,是各种位置之间的客观关系之组合。在这些关系网络中,每个场域都有自己运作的支配性逻辑。[3]这种支配性逻辑就是行为的规范。规范是人们“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西安纺织城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间规划设计研究

城市及其住区的日益发展,对住区与城市的融合、住区居民公共生活质量以及住区街道中对于人与车的关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人们对这方面的思考和探讨也日益增多,一方面,越来越认识到了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间发挥的重要作用,虽然它仅仅是车行道到住区之间一条狭长的地带,但是它既是住区与城市联系与区别的边界,又承载住区居民户外公共生活和服务的平台,更是城市公共生活发生的重要场所,在街道的“人车”之争中,它作为“人”的空间,是居民公共生活不可或缺的承载空间;另一方面,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间所面临的问题也日益严峻,街道重车轻人的设计、住区封闭内聚的模式等给住区临街公共生活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并使其价值得不到充分的体现。因此如何发掘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间的价值,解决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间的问题亟需深入研究。本论文首先基于住区、街道以及住区边界(或住区临街空间)等与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间紧密关联的理论研究,结合环境行为学、心理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成果,对住区临街公共生活空...  (本文共1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